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心理真相 > 第426章 虐杀

第426章 虐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心理真相第426章虐杀青山上绿树成荫,一条小河自山上蜿蜒而下,流水叮咚,奏起一曲大自然的旋律,鸟儿轻盈地穿梭,唱着欢快的歌儿从这边飞向那边,蝴蝶落在一朵洁白的花上,吸饮着花蜜开心地扇动着翅膀。

    常平走到小溪边蹲下洗了洗手,捧起一捧水大口地喝了起来,一条小泥鳅受到惊吓钻进了石头下面。

    常平起身甩了下手上的水,举目看着远方,已经在大山里跑了四天了,凶手的下落一点儿也没有。两座山峰后面是一座更高的山峰,山头还有积雪,他决定爬上那座最高的山峰看看,即使找不到凶手,也能从最高的山峰上看得很远,看见很多地方。

    常平觉得内心很平静,之前的戾气不见了,这不是好事情,因为不是消失了,而是隐藏起来了,一旦爆发就像火山喷发一样,会伤到附近的一切。

    他像一个旅人一般,欣赏着一草一木一花,聆听着虫儿和鸟儿的鸣叫,看着一只小兔子从草丛里蹦了出来,飞快地跑向远方。

    兔子?刚刚跑过去的是一只兔子?我好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这是要饿死自己吗?我怎么会放跑那只兔子?脑海里不由出现了黄油油的烤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常平吞咽了下口水,朝着兔子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常平去而复返,手里拎着一只兔子,心情很是愉悦,所以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唱山歌唻,这边唱唻那边合,那边合。”后面咋唱来着?凑,忘了。“唱山歌唻...”,常平又唱了出来,这次唱的更大声,大山里都出现了回音。奶奶地,我原来唱歌这么好听,如果去参加一档选秀节目,一定能冲进前三,这嗓子,这声音,啧啧啧。

    常平哼着小曲,利索地把兔子拨了皮,洗干净,从包里掏出调料,均匀地洒在兔肉上,然后点着火把兔子架在了火上。可惜呀,那么可爱的一只兔子,就变成这份模样了。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呢?因为我饿啊!

    一只兔子下肚发现更饿了,看着飞过的鸟儿都是烧鸡的模样。舔了舔嘴吹,嘬了嘬手指起身看了眼周围,没有兔子了,倒是有老鼠,对那种动物实在没什么胃口。如果采两个野果有好啊!

    装了一壶水再次踏上了寻找凶手的路,看着离着近,走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火辣的太阳晒得头皮疼,于是用草编了一顶帽子戴在了头上,绿呀,绿得闪闪发光!

    站在山峰上看着远处的山峰,大概有七八公里的样子,喝了口水下了山峰往另一个山峰走去。

    嗯?有烟?难道有人?常平觉得应该去看看,没准儿是驴友呢,这样也能聊上一会儿,如果有美女的话就更完美了。呸,自己都是有老婆的人,怎么就想这些有的没的?

    常平没打算隐藏,所以光明正大的走了过去。咦,怎么没人说话?应该走是累了,都不想说话了吧?继续往前走,绕过一颗颗树,踩倒一片花草,

    眼睛看着不远处的烟火停下了脚步,不是驴友,只是一个人。一个白白胖胖,穿着白色练功夫、同样是光头的老人。

    老人看着常平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荒山野岭的遇到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年轻人相见即为相识,正好我老人家一个人寂寞,可否过来一坐?”老人笑起来很和善,慈眉善目中透着一股子大气,明明语气很委婉但又感觉有那么一点儿不容置疑。

    常平微微一笑走了过去:“相逢不如偶遇,既然老人家相邀,我怎么能拒绝呢!”山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老人?他在这里做什么?看样子也不是练武之人,不会是过来找灵感的吧?

    老人看着常平哈哈大笑:“好极!好极!没想到在这大山之中还能遇到小哥这么有趣的人!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早点儿从家出来,亲近一下自然,结交一些忘年好友!”

    常平盘腿坐在老人对面,抱拳笑道:“谢老人家抬举!老人家一个人进这深山,如若碰到野兽甚是危险,家里人不担心吗?”老人身旁放了一个背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老人拍着身旁的背包:“我带了防身之物!儿女公务忙,虽然担忧却顾不上我这老人,撒个小慌就掏出来了!”老人自得又自嘲地笑了起来。

    常平也跟着笑,好久没回家里了,等这次案子结束该回家看看老爸老妈了!收回思绪微笑看着老人:“老人家来这山里多久了?还是早些回去,晚上并不太平!”

    老人翻着烤肉:“今天才出来,也没打算在山里过夜,转转就回去,如果晚上儿女发现不在家,下次就该禁足了!”老人拽下一条兔腿递给了常平:“来尝尝我的手艺,年轻人家里穷,这个也不常吃,每次烤,儿女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现在物质条件好了,儿女也不爱吃了,只是偶尔才换换口味!”

    常平伸手接过了兔腿:“谢谢老人家,我今天有口福了!”说着咬了口兔肉,外酥里内,满口留香,虽然调料放的很多,但是仍保留了兔肉的原味。

    老人也拽下了一块儿兔头,咬了一大口:“可惜我不是好酒之人,不然定跟小哥豪饮三碗!”说着大笑了起来。

    常平又咬了一口兔肉:“在这荒山之中能吃到如此美味也是一大幸事!”

    老人笑看着常平:“小哥果然是豪爽之人,很有我当年风范呐!”

    常平笑道:“不拘小节方是大丈夫!”一个兔腿剩下了骨头,常平把骨头扔进了火堆里,人也跟着倒了下去,闭眼那一刻他看老人笑的一脸诡异。

    老人冷笑起身,提起常平扛在肩上朝着山顶跑去,速度比正常人空手跑起来还要快。

    可惜常平才吃下去的兔肉才咽进去被挤得又吐了出来,老人只顾走路也为发现。越过山峰钻进了树林,老人扛着常平奔行着,前方出现了流水声,一条瀑布倾泻而下,落在潭里发出了震耳欲聋

    的响声。老人抗着常平跃了起来,落下的时候在石头上蹬了一下冲进了瀑布里面。

    外面是波澜壮阔的瀑布,里面却是洞天福地,颜色各异的石乳挂在洞顶,水滴声叮咚悦耳,让整个山洞如梦如幻,仿似仙境一般。老人对这里轻车熟路,扛着常平走向了里面,最终走进了左手边的一个山洞,山洞内放了一口大瓮,猩红的血水跑着手脚。

    老人走到瓮气抬手把常平扔向大瓮里边。就在他刚刚把常平扔出去那一刻,常平毫无征兆地一掌打在了老人的胸口,这一掌用了八成功力。

    “噗”,老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也飞了出去,常平手在瓮沿上按了一下,腰上一扭落在地上。

    “嘭,”老人撞在了洞壁上,身体还没落在地上常平就追了上来,双拳再次砸向了老人的胸口,这次用了十成功力。

    老人仓促之下伸手抵挡,没有声音。如果此时可以透视的话,就可以看到,老人的双手与常平拳头接触的一瞬间骨头瞬间破碎,接着是两条胳膊,骨头就像被锤子砸了一样,甚至比锤子砸的还碎,稀碎!

    “啊!”老人落地之后才嚎了出来。常平并没有罢手,走到老人脚下抓起老人的一条腿,一拳砸在了脚心。

    “啊!”老人双眼一瞪晕了过去。常平又抓起了另一条腿,一拳又砸在了脚心。

    “啊!”老人又醒了过来,张着嘴大叫,可惜没人听到他的叫声,身影冲到洞口就让瀑布吞噬了。

    “你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常平一脚蹬住老人的身体,两手抓住老人的胳膊,用力往后拉,一条胳膊就被撕了下来,老人疼得眼睛都瞪出了血。

    “噗”鲜血从破损的伤口处喷了出来,喷了常平身上和脸上都是。常平依旧没有罢手,再次拉住了老人的另一条胳膊:“我让你残害儿童,伤天害理!”

    “啊!不要!不要!啊!”一条又被撕了下来。

    老人再次晕了过去,常平一脚踩着老人的裆部,两手用力拉,老人被疼的死去活来,一条大腿被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他们那么小啊!他们有很好的未来,你未来完成你的私欲竟然杀了他们,你杀他们就杀,却不该折磨他们!你个畜生!畜生都比你有人情味!”

    常平拉着大腿再次拽了下来,老人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他疼死了过去。

    常平抓住老人的头发拖到了大瓮跟前,把老人的脑袋按在了瓮沿上:“你看看,看看你做的畜生事!你即使死了也挽不回他们的性命!你个刽子手!”

    常平一手薅住老人的头发一手掐住老人的脖子,用力的拉扯,老人被疼行,他感觉自己脑袋正在跟身体分离,他想组织却有组织不了。

    “啊!”一股鲜血喷了出来,老人的脑袋和身体分离,常平一手拎着脑袋,一手拎着身体,仰天长啸,状若疯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