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于是我和宿敌结婚了 > 182.生活总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182.生活总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慕优前思后想,觉得择日不如撞日,免得夜长梦多。

    不过他需要借酒壮胆,毕竟这是一件,需要勇气才能做的事情。

    便从地下酒窖里拿出珍藏的美酒,卧在沙发里,翻出了两个空酒杯,倒入,轻轻抿了口酒,思绪恍恍惚惚地飘远。

    最能讨陆戎欢心的事情,慕优其实很清楚,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会因为控制住陆戎而做到这种地步。

    有了之前的经验,现在慕优的心理已经建设得很强大了——毕竟已经发生的事情,纠结再多也没有用,倒不如顺势而为,还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慕优今晚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用美色麻痹他,换言之,就是色诱。

    在这之前,慕优从来没有过类似的想法,更没想到,他生平头一次使出美男计,竟然是因为一个男人。

    生活总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喝了两瓶伏特加,又混着喝了几口混合的果酒,他这回刻意拿捏着酒量深浅,让自己不至于深思不清,还能壮胆。

    慕优第一次对自己的酒品有了正确的认知以及终于承认了自己酒品的糟糕,竟然也是因为对付陆戎。

    陆戎回来的时候,感觉到了客厅灯光的黯淡,微微皱了皱眉,才想打开大灯,却看到了卧在沙发里的慕优。

    慕优卧在一楼客厅的沙发里,微微扬着酒杯,脸色染上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比平时多几分慵懒,和几分欲语还休的诱人。

    细长的腿随意搭在质地优美古朴的桃花心木长桌上,修长的手指握着高脚杯,他的目光正看向窗外,看起来安静又慵懒,不知道是在出神,还是在思考些什么。

    陆戎瞬间便打消了打开灯的念头,敏锐的预感到了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陆戎皱了皱眉,缓缓靠近慕优。

    灯光开得幽微黯淡,液晶电视频道里刚好播放着一首经典的《侯斯顿之恋》。夜色笼绕着舒缓慵懒的鼓点,慕优目光淡淡慵懒地不知落在哪里,陆戎看到慕优晃晃悠悠的手指,突然感觉到,慕优可能要睡着了。

    陆戎迅速将目光转移向桌子上的几瓶酒。

    伏特加对于慕优来说,度数并不低。

    慕优果然很喜欢作。

    明明喝不了酒,却还是很喜欢挑战。

    陆戎的手从他身后绕过,一把夺过他的酒杯。

    慕优似乎这时才发现了陆戎的存在,被人抢走酒杯的强势行为,令慕优很不爽,他淡淡的皱起眉,待到看清楚陆戎轮廓的时候,他的眉头皱的愈发深了,然而很快像是被某种情绪抑制住了,竟然渐渐舒展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慵懒潋滟到极致的笑意。

    慕优脸色微微发红,薄唇微微挽起的弧度看起来像是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衣扣散开了两颗,露出了形状优美的锁骨,而因为斜卧的姿势,敞开的衣衫露得很大,从陆戎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线条优美的肌肤,却又因有了衣衫的遮掩,显得更加诱人。

    衣衫的尾扣也大幅度地敞开,露出了他健硕无一丝赘肉的小蛮腰,线条漂亮到让人忍不住抚摸。

    慕优勾起了一边的唇角,潋滟的桃花眸中一闪而过的亮光。

    “你回来了。”

    陆戎在慕优身边半蹲下,微微眯起眼睛,手指忍不住轻轻抚上他的唇瓣,力道却出奇地大:“在等我?”

    美好到让人想揉碎在怀里。

    陆戎此刻的声音已是破碎的沙哑,像是将某种瞬间挑起的躁动压抑到了极点。

    陆戎手指碰触他唇瓣的动作并不温柔,也并没有显得多有耐心。

    慕优笑意深深,不答反问,像是不满:“等你?等你回来抢我酒?”

    那语气听起来似乎在不满,却更像在欲拒还迎地挑衅。隐隐透露出来的慵懒的野性美已经极深地刺激了陆戎。

    陆戎喉结滚动,闭了闭眼睛,小半晌之后,才睁开眼,声音听起来已经是比之前的沙哑好多了,然而听起来依然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你今天到底想做什么?”

    直觉告诉陆戎,慕优是有目的的。

    但陆戎压根猜不出慕优的想法。

    慕优的眼眸细微的一眯,当然,他以十分之一秒的速度很快将这份被戳穿的异样遮掩下去。

    慕优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扬了扬下巴,看起来无所谓的模样却让人心底发痒,声线清冽低哑:“没有,你挡到我看电视了。”

    “撒谎得找个好点的理由。”陆戎的手指骤然捏住慕优的下巴,深邃的目光底色是无尽燃烧的炽热,此时此刻陆戎的手指已经不似平常冰凉,而是不正常的灼热。

    这让慕优知道,他的诱惑很见效。

    但是慕优听到陆戎挑衅的话语之后,竟然感觉到了有些许的难堪,难道他刚刚的理由真的看起来很像谎言么?

    即使是受到诱惑的陆戎,目光看起来还是清明。

    清明到轻而易举地就察觉到他的谎言。

    方才陆戎走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慕优根本就没有在看电视,而是出神地看着窗外。

    这回陆戎没留给慕优反驳的机会,他迫不及待地想让慕优说出他的目的,这样他就能好好享受一番了。

    话语单刀直入:“说,想让我做什么?”

    虽然语气已经再次压抑不住似的沙哑起来,但他还是目光深邃地盯着慕优。

    ……

    慕优突然就想吐槽,为什么平时的陆戎看起来如狼似虎,就喜欢一边看他拒绝,一边对他酱酱酿酿,而自己真正准备好了诱惑他的时候,陆戎的智商却突然上线,一言一行间像是早已洞察到了他的意图。

    然而,现在并不是彻底澄清的时机。

    得先让陆戎放下防备再说……

    慕优微微挑了挑眉,笑着说:“没有目的你会放过我?”

    这句反问很有水平。

    “不会。”陆戎紧绷着腮帮,目光深深盯视着他,承认地倒是很坦然,他现在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好好收拾他。

    他要进一步地开发他,占有他。

    “这样么?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陆戎的眼睛眯了眯,没预料到慕优会这么问,眼底的亮光却更甚,有些坏心眼的凑近,在慕优的耳边轻轻磨蹭了一会儿,才沙哑地说道,“今天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

    ……

    这话,欠揍到不忍直视——

    惊得慕优完全不想搭话,虽然这确实是最好的解释。

    陆戎确实是一天没回来。

    见慕优没说话,只是淡笑着看着陆戎,陆戎以为他是默认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