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三十六:帝心

章三十六:帝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陛下。”阿格莱塔打断沉思中的阿尔费雷德,递上一杯热茶,这个动作在他们两人的相处中经常会出现。

    阿尔费雷德的体质比不上曾在海军服役的亨利,亨利尚且承受不了繁重的公务,阿尔费雷德就更不行了。他有非常严重的胃病,作为妻子,狄奥多拉永远记不住他的胃药放在哪里,因为她以和皇帝并肩的皇后自居,而不是居于下位的存在。阿格莱塔身为文书秘书官,原不用做这些侍女的工作,但是她仍然会去做。

    “陛下,最近的事,您下了好大一盘棋。”慧黠的女秘书官率先开口,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你都看出来什么了?”阿尔费雷德不动声色的将皮球踢回去。

    “皇储殿下如果不被皇后陛下安排亮相,您也会这样做,因为您宣布加冕仪式到仪式举行只有十天。加冕仪式何其复杂,怎是区区十天可以准备完成的?您早打算册封皇储。”阿格莱塔道。

    “很准确,朕确实早打算将威廉里奥以朕的继承人的身份介绍给全世界,借了梅丽殿下的欢迎国宴,刚好达到朕的目的。”阿尔费雷德肯定到。

    “这样的话,皇后陛下的所为不正中您的下怀么?在其他国家的使臣看来,皇储公开献艺,皇后出面介绍,皇帝宣布册封,一气呵成,很难不怀疑是亚历山大谋划好的。”

    “莱塔,那是狄奥多拉的示威,对朕的示威,警告朕朕的继承人由她抚养长大,她对他的影响比朕更深。当然,她不会做出任何与朕背道而驰的行为,为了她皇后的‘职责’。所以在她看来,这是一箭双雕的计划,既可以示好与朕,表达金家族在皇储问题上的‘妥协’”,又可以警告朕她不是完全被动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触及了朕的底线威廉里奥。”

    “其实,臣很早察觉了皇后陛下有所计划,但是她向臣承诺不会有碍陛下,臣相信了她,也相信了金家族。”阿格莱塔坦诚到,“早知道......”我就应该阻止她。

    “你没有做错,莱塔,金家族也好,狄奥多拉也好,他们从来没有存过谋反之心,危及朕的统治和性命的想法。”阿尔费雷德肯定阿格莱塔。

    “那么,您为什么还要......”对金家族下手?

    “朕才不管金家族如何,朕管的是亚历山大不需要‘军神’、‘军队的精神领袖’、‘永远的三军总司令’这件事。而且,阿格莱塔,金家族现在不会做什么,不代表以后不会什么。事实就是,金家族在通过民众崛起后将手插进了军队,又通过联姻获得了皇室这个后盾,现在甚至开始谋划和皇储相关的事。欲壑难填,朕也是未雨绸缪。”

    “那么,克里斯汀殿下呢?您不考虑她和金家族千丝万缕的关系么?金家族的兴衰关系公主的声望甚至是婚姻。”在阿格莱塔看来,金家族没造成绝对威胁之前,阿尔费雷德就为了除掉它而牵连克里斯汀未免太残忍,狄奥多拉自己作死暂且不说,克里斯汀可是阿尔费雷德最宠爱的女儿,如此绝情也不像阿尔费雷德的为人。

    “朕没想过完全除掉金家族,从一开始这件事就以阿尔伯特阁下主动退休为目的并以此为止,佩恩的行动只是个警告,哪怕狄奥多拉已经开始谋划威廉里奥,朕也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

    “果然,陛下忌讳的是老伯爵在军队里的影响力,或者说,您其实是在把权利收回自己的手里......?”阿格莱塔小心翼翼的询问,期间偷偷关注着阿尔费雷德的反应。

    “阿格莱塔,有些事情即便所有人都可以看出来,你也不能把话说明白?知道么?”阿尔费雷德无语了一下,想必到此时,所有中枢相关人员,八大家族当家,金家族和佩恩都看出来皇帝的目的了,只是这么明显的把话说出来的只有阿格莱塔。

    “从税制战争开始,陛下瞄准了财政权,您知道臣会提出那个提案,因为臣和您朝夕相处,臣查询税制相关资料,暗中写报告的事您清清楚楚,之后您也知道臣会主动提出以自己的名义发布提案,您顺水推舟也好,借坡下驴也罢,总是达成了目的。”阿格莱塔不以为意,继续说道。

    “然后是皇储殿下,确立您选定的继承人,金家族的事件是军队......”阿格莱塔嫣然一笑,“臣的主君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呢?但是,税制战争的损失,不在您的计算之内吧?”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帝功成何止万骨枯?如果阿尔费雷德明知税制战争的可能的后果还要发动改革,那就......

    “咳咳......”阿尔费雷德突兀的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那......是朕的失误,不该不听奥丁阁下的警告,朕在经济上确实......嗯,经验不足。”

    “那么,您还有下一步打算,对么?”阿格莱塔贴心的岔开话题,皇帝都做到这一步了,不可能没有下文。

    “等皇储加冕结束,朕自然会告诉你。”阿尔费雷德正色道。

    “臣在陛下的计划里?”阿格莱塔作惊讶状。

    “是,而且是至关重要的......一环。”阿尔费雷德答道。

    “您想用‘棋子’这个词尽管用就好,臣不介意,不如说非常荣幸。”阿格莱塔一语中的,阿尔费雷德的确是将所有局中人当成棋子在做布局的。

    “那么金家族和和皇后陛下?”阿格莱塔又追问到。

    “你果然还是要问这个。”阿尔费雷德明显很无奈,他原以为埃娃已经是最热心于缓和帝后关系的“皇家情妇”了,没想到自己身边有一个青出于蓝之辈。

    “只要金家族不再压到朕的底线,朕不会有进一步的动作的。狄奥多拉更是如此,没见这几天狄奥多拉什么反应都没有么?因为朕在宣布皇储加冕仪式的第二天,就让她和威廉里奥一起入驻彭德拉根塔了,那里和外部消息是完全隔绝的。不然以她的脾气,阿尔伯特退休的时候就已经冲到朕的面前质问朕了,这里还有安宁么?等加冕结束,军队交接完毕,木已成舟,她就算知道了,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了。”阿尔费雷德怕阿格莱塔不信,又补充到。

    “嗯。”阿格莱塔回应,然后坐到皇帝对面自己的办公电脑前继续工作。在她看来,这件事已将告一段落了,事后,自己只要好好和皇后解释一下,想必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然而,如果所有事情都可以如阿格莱塔所预料的那样,她就不会只是阿尔费雷德的秘书官了。至少佩恩——瑟斯特和梅丽珊克不会让这一阵西风就这样停滞下去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