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五十一:求情

章五十一:求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克里斯?”阿尔费雷德面露惊讶,刚刚结束关于亚历山大和凯麦忒互助同盟论战的皇帝打算宣布会议结束,他专用的进入议政厅的侧门却被推开,然后他看到了爱女的身影。

    “爸爸。”克里斯汀攥紧拳头,上前一步行礼,努力做出一副引人怜爱的表情。“打感情牌,克里斯,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们不可能耍手段来阻止这个离婚,先前我们的继承人计划就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后果。”威廉里奥的叮嘱在她耳边想起。

    威廉里奥已经感觉到他继承人一事是一招臭棋。他本来可以直接打感情牌,但是他害怕不够稳妥,所以加上了算计的因素,应允了狄奥多拉的计划。然而事实证明,这是错的,他认识到自己的斤两是无法和阿尔费雷德耍心眼的,就算阿尔费雷德不是一个多念及感情的人,现在也只能孤注一掷期盼他对女儿的怜惜可以压过对妻子的厌恶。

    “公主殿下。”经历论战之后的内阁众人尽显疲态,但还是遵循了礼节。因为交头接耳可不是帝国心脏团体该有的行径,所以他们纷纷以交换眼神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惊讶。

    “克里斯。”阿尔费雷德重复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克里斯汀在阿尔费雷德问第一遍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但是她没有回答。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议政厅,亚历山大权威的象征,决定帝国命运的会议会在这里召开,这点常识纵使称不上早慧的克里斯汀也清楚地知道。她现在处在没有人能阻止她进入但是她绝对不该进入的地方。

    “怎么回事,这明显不是最好的时机,难道威廉哥哥觉得在众位大臣面前公开是一个机会?他们会站在我这一边?”克里斯汀喃喃自语,然后,她抬头看向面色不定的阿尔费雷德,以及都在等待她反应的内阁众臣,顿时明白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她沉吟之后,决定相信威廉里奥。

    “来阻止您错误的决定。”这是回答“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一问。克里斯汀搜肠刮肚把自己会用的词句拼接起来,同时回忆着威廉里奥在公开场合的腔调。

    “莱塔,送克里斯回去。”阿尔费雷德不知道女儿要干什么,但他有预感,克里斯汀接下来绝对说不出什么让他高兴的话。

    “您不能妈妈离婚,有什么问题好好谈谈不行么?”眼看阿格莱塔执行皇帝的命令朝自己走来,克里斯汀也不思考了,直接脱口而出。

    小公主绝不知道她自己投下了怎样的一颗炸弹,这次众位内阁大臣阁下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交头接耳立时便起。

    阿尔费雷德脸色铁青,让克里斯汀由衷胆寒,那种对父亲的生疏感再次涌上来,还夹杂了对君王的畏惧。她坚持的很辛苦,但是克里斯汀没有退缩,她是亚历山大的公主,她是伟大的彭德拉根,身上还流着帝国第一军事世家以及遥远东方的高贵血液,不该退的时候不会后退。

    “谁告诉你的?狄奥多拉?还是金家族?她终于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肯放过了么?看来朕还是对她太宽容了。”阿尔费雷德在整个论战里都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但是现在,他是真的愤怒了。

    “不是妈妈告诉我的,是威廉哥哥,您到底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为什么这么过分的对待外祖父?”克里斯汀豁出去了。

    “公主殿下,陛下是......”佩恩插口,然而......

    “住口!弗兰克·佩恩!你怎么敢在我面前开口,你才是陷害我的家人的坏人!”

    “克里斯,你的教养呢?”话出口,阿尔费雷德自己都愣了,因为不久之前他刚刚这样指责过狄奥多拉。

    “教养能阻止你和妈妈离婚,能阻止我沦为私生女么?”如出一辙,克里斯汀真的是狄奥多拉的女儿,两个人的回答如出一辙。

    “你真是被你母亲影响太深了。”阿尔费雷德只能这样哀叹。

    “我觉得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我是妈妈的女儿真是太好了。”

    “公主殿下!”阿格莱塔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回去吧。”今天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女秘书官的预期,信息量太大,她需要梳理。不过该做什么,她还是清楚地,那就是——调和矛盾。这件事只能她来做,只能她这个既是公务员又是半个“皇室成员”的“公主党”来做。

    “你母亲和朕的婚姻有很多问题,不只是简单的感情,现在离婚对我们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你放心,你是朕的女儿,朕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沦为私生女的。”阿格莱塔给了阿尔费雷德喘息的机会,皇帝调整好情绪,换了一副缓和的口吻安慰女儿。

    “那妈妈呢?”克里斯汀不依不饶。

    “她不适合做皇后。”

    “我看不出来哪里不合适,我妈妈是最好的皇后。”

    “这是亚历山大的国事,你不该插手。”

    “我是亚历山大的公主,不插手亚历山大的事,还要插手哪里的事?”克里斯汀顿了一下,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啊,我会被嫁出去对不对,爸爸,我今天就把我最想说的话告诉您!我不会离开亚历山大,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回来,这里才是我的家。”

    “莱塔,你还愣着干什么?带她回去。”阿尔费雷德不再企图和女儿争执,再次命令道。

    “不,请您不要和妈妈离婚!”克里斯汀当然不从,但是这次她没有机会再做些什么,阿格莱塔已经半推半拽的拖走了她。

    克里斯汀在侧门关闭前最后看向阿尔费雷德的那一眼,两人都记了很久。在多年之后,克里斯汀认为那是她第一次产生拒绝外嫁的想法,之前随遇而安任人安排的她,在意欲寻求存在感之后产生了自己的想法。

    而阿尔费雷德可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他要面对的是克里斯汀大闹一场之后需要收拾的残局——还回响着女儿哭喊余音的议政厅和一众白白观看了皇室一场好戏的内阁大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