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九十二:家事

章九十二:家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柴斯菲尔德家宅和柴斯菲尔德总部可谓如出一辙的矛盾,并不用详叙它身为柴斯菲尔德的“王宫”却隐藏在柴斯菲尔德城最偏僻的角落,它拥有不起眼的外表和让人不能忽视的内在面积,以及那恰到好处绝不夸张的室内装潢。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狄奥多拉关上客房的门,侧身靠上门框,对着玛姬开口。

    “请您稍等,与其让我这个中介者进行转述,不如让当事人亲自向您解释。”玛姬说。

    “当事人?”

    “其实今天迭戈·贾来尔小少爷带我和克里斯殿下去见了一个人,她希望我把您留在柴斯菲尔德。”玛姬说。

    “她刚才和我说见她的人今晚会回访,我判断是可行的。”梅耶插口到。

    “我也见了那个人,所以才撒娇的。”克里斯汀补充道,她经历了父母的婚变之后,很少再撒娇了。

    “你们三个......”狄奥多拉觉得胸前一股暖意涌上来,在帕特里克没有想通简·金的事情之前,这些人就是自己的依靠,自己也是她们的依靠。

    “扣扣扣。”敲门声让狄奥多拉停下话头。

    “柴斯菲尔德家的人都喜欢敲门敲三下的么?”狄奥多拉吐槽到,而且这门敲得急切,她因背靠在门上,所以整个身子都被震了三震。“谁?”

    “我和玛尔塔小姐约好今晚来拜访您。”是个年轻的女声,却透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苍凉。

    狄奥多拉看向玛姬,玛姬点头,她将门外的人放进来,随即大吃一惊。

    迭戈·贾来尔紧握着一架铝合金轮椅的扶手,双手青筋毕露,仿佛他手中握着生命中最要紧的存在一样。他轻喘着气,想必推动轮椅的过程中没少费力,毕竟对于一个少年而言这轮椅和椅中人的重量可不是说笑的。

    狄奥多拉视线前移,轮椅包裹着一个憔悴的妇人,应该就是刚才发声之人。她年龄在三十上下,衣着简朴,黛色的发丝随意披散,形容枯槁,从外部看不出腿脚上究竟是什么毛病。她看向狄奥多拉的眼神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

    “我是格蕾丝,格蕾丝·柴斯菲尔德。”

    “柴斯菲尔德小姐?”狄奥多拉揣度着女子的身份。

    “是,克劳狄乌斯·柴斯菲尔德是我父亲。”

    “那您这是......”

    “不知道女伯爵阁下有没有时间听我讲一个故事?”狄奥多拉知道她必有深意因而等着下文。

    繁华商业街出身的小混混靠博彩业攒下了一笔小钱,一点也不华丽的转身成小商人。几年辛劳,小商人利滚利变成了中产阶级,自学考入亚历山大国立大学学习经济管理,毕业后依靠读书时的人脉华丽转身成为大商人。

    大商人在一次舞会上结识了巨商的独女,独女青睐于痞气却又精明的大商人。巨商非常宠爱这个独女,也认可大商人的才能,力排众议把女儿嫁给了大商人。后来巨商过世,大商人夫妇齐心协力竞争击败了巨商都苦手的宿敌,成为了新的巨商。

    巨商夫妇有三个孩子,长子狡黠而聪敏,次子宽厚而沉稳,幼女美丽而有才气,本该是商界少有的模范家庭。然而巨商夫人被一场流行疾病带去了圣迪欧斯·索罗斯身边,她遗嘱将所有个人财产留给幼女做嫁妆。

    巨商夫人的遗嘱激怒了长子,长子派出最得力的部下改头换面接近幼妹。幼女天真烂漫,迅速和得力部下坠入情网。得力部下极有耐心的潜伏数年,慢慢的架空了幼女。幼女并非没有戒心和手腕,只是不及得力部下而已。

    次子对这一切冷眼旁观,他选择保持沉默。最终幼女醒悟自己被骗,愤而离婚,而两人的独子选择跟随母亲。幼女最初并非对得力部下的龌龊勾当没有察觉,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她曾经将一部分产业转到儿子名下,本事无心之举,没想到这却成了母子赖以生存的根本。

    巨商秉承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观念,所以在前女婿向女儿发难,两方打起商战时没有插手。最终前女婿技高一筹,女儿损地失财,只剩下哈默尔恩一隅的立锥之地。女儿无奈,求助于二哥,次子以代管哈默尔恩的产业为条件同意照顾妹妹和外甥,得力部下不想和他交恶,长子也一样,于是罢手。

    格蕾丝·柴斯菲尔德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整个叙述过程中没有掉一滴眼泪。但是说到动情处,却难免梗塞呜咽几声。她身后的迭戈在这个时候身上往往浑身颤抖。

    狄奥多拉体贴的沉默,给这对母子平复心情的时间。然后她才开口:“我猜,那位‘得力部下’是姓贾来尔对么?迭戈小少爷的父亲?”

    “他不是我父亲,我没有父亲,我父亲已经死了!”迭戈抢白到。

    “恩......”克里斯汀听着迭戈的控诉,神色恍惚。

    “克里斯,这边。”玛姬对着克里斯汀招手。她知道迭戈的经历和情状无疑让克里斯汀联想到了她和阿尔费雷德之间僵硬的父女关系,他们之间有多久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了?

    “引人深省的故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狄奥多拉说道,然后话锋一转,“但是格蕾丝小姐不是为了给我讲一个故事才深夜造访的吧。”

    “女伯爵阁下,我知道您希望柴斯菲尔德可以支持金家族在传媒业方面的开拓,也知道我父亲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的同意。”

    “事实是我被狠狠的拒绝了,尽管柴斯菲尔德足下说的很委婉。”

    “我也是柴斯菲尔德,我大学是学传媒业的,我可以帮助您。”格蕾丝说道。

    “您帮助我们?”梅耶问道。

    “互相帮助吧。”格蕾丝答道。

    “不是我对您的”能力有疑问,而是......”狄奥多拉斟酌着词句。因为格蕾丝先前的阐述告诉她她是一个失败者,而且是寄人篱下的失败者。

    “准确来说不是我,不只是我,还有我的二哥马克西姆,他不会公开出面,但是会尽他所能的提供支持。”格蕾丝适时的甩出一个筹码。

    “需要您把哈默尔恩地区的产业交给他来换取保护权的马克西姆足下?”

    “我的家人都是彻头彻尾的商人,商人比政治家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政治家需要对自己所有追逐利益的行为加上一块遮羞布,但是商人总是坦坦荡荡的追名逐利。您可能不能理解,但是我对二哥这样随时转换态度,在我对他而言有用的时候换一副嘴脸的做派已经很习惯了。”格蕾丝解释道。

    “有用?”狄奥多拉捕捉到了这个词汇。

    “据我所知奥托·柴斯菲尔德已经是新皇后陛下指定的御用珠宝原材料供应商。比起这个头衔能带来的金钱利益,梅丽珊克陛下已经成为奥托最大的后盾才是最让马克西姆不能忍耐的。”格蕾丝注意到她说出某个名字和头衔的时候克里斯汀呼吸一滞,狄奥多拉反而坦然。

    “那你就心甘情愿成为为马克西姆足下和那位大人牵线搭桥的工具?他(he)可不一定会欣赏你。”梅耶素来不喜欢没有骨气的人。

    “我没有选择不是么......他(he)?”

    “不是么?”

    “难道不是阿格莱塔·穆莱尔枢机代阁下么?”格蕾丝追问。

    “是,怎么不是,哈默尔恩有把有地位的女性用他(he)(1)来尊称的习惯。”玛姬没有给梅耶解释的机会。“马克西姆足下不在意穆莱尔阁下的名声吗?”

    “我掌握哈默尔恩产业那么多年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习俗,果然不是当地人吗?”格蕾丝低吟到。“商人逐利不为名,奥托要是有皇后陛下做后盾,那么柴斯菲尔德的继承权就没有马克西姆什么事了。与其那样,还不如牺牲所谓的名声寻求穆莱尔阁下的帮助。”

    “但是又不肯自己出面?”梅耶冷哼一声“我听说的马克西姆·柴斯菲尔德可是无比重视名誉,从不逃税的儒商,风评好过奥托·柴斯菲尔德多少,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伪君子。”

    狄奥多拉笑而不语,格蕾丝根本不去搭她的腔。

    “我知道了,我会把马克西姆足下引荐给阿格莱塔,阿格莱塔应该不会拒绝成为他竞争柴斯菲尔德继承权的助力。同时金家族会正式聘请你负责媒体方面。”

    “作为交换,柴斯菲尔德假性竞争,把这块市场让给金。父亲已经把柴斯菲尔德在媒体方面的处置权交给了马克西姆,他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格蕾丝说。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之后......”格蕾丝说着就示意迭戈准备回程。

    “请稍等。”狄奥多拉叫住格蕾丝,“我还有一样东西,希望你可以看一下,应该会有帮助的。”

    格蕾丝不解,但还是本着慎重的原则接过了狄奥多拉递过来的纸张。然后,历经风雨见过无数大世面的旷世巨贾之女,瞪大了眼睛,因为这张纸末尾的署名。

    康斯坦斯·炎(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