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零八:疑云

章一百零八:疑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凯文·里昂仰面躺在默尔恩乡间城堡洁白舒适的客床上,回忆这和玛姬的你来我往,这女孩太敏锐了。是的,他可没有自己所说的那么深情,他和玛姬也确实不熟,但是这不妨碍他对她产生好感,所以当阿格莱塔告诉他他可以去哈默尔恩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玛姬。

    他甚至专门和林顿·沃新特请教了撩妹的方法,玛姬居然还看出来了!这位好友恐怕是唯二在他落难时肯施以援手的人了,可是小沃新特也羽翼未丰,除了路上花销之外也就撩妹上有点杯水车薪的帮助了。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每一个亚历山大人都知道,玛姬·玛尔塔是自己放弃家族继承权的,为了追随克里斯汀公主。这就足够让屡遭背弃的凯文心向往之了。接下来,他必须抓住她,进而抓住克里斯汀,然后是阿格莱塔。

    只有阿格莱塔·穆莱尔才具有帮他拿回一切的可能,但是帝国的枢机代并不想蹚这摊浑水,因为皇帝不看好他。那么,如果克里斯汀拜托她呢?里昂是自己的,自己一定要拿回来。如此盘算着,凯文陷入梦乡。

    他居然梦到了艾琳·里昂,在梦中她就那样微笑着望着自己,无声的嘲讽着自己的幼稚,他怒不可遏,他抽出腰间的单手细剑,就想在那个女人身上捅出几个窟窿来。然而,他没有这个机会,脚下厚实的地砖突然裂开,他来不及保持平衡,就被推下去,他落入喷涌的岩浆前最后看到的那张面孔属于推自己的人,凯威·里昂,他的父亲......

    他出了一身冷汗,然后他被灼目的光芒刺伤,他拉起被子就蒙到头顶。

    “起来!”玛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扬手就是一掀,然后,她怔立当场。

    “干嘛?”凯文揉着眼角,从指缝见看出去,映入眼帘的事面红耳赤,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的玛姬。

    “你,你居然......”玛姬大跨步的往后退。

    “我居然怎么了?”然后他一哆嗦,把被子从玛姬手里抢回来,裹到身上,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怎么,没见过......”

    “你要是敢把那个词说出来就不要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好吧,没见过不穿睡衣睡觉的吗?”凯文轻松的问,他不觉得有多尴尬。

    “当然没有!不如说哪有会在别人家不穿睡衣睡觉的啊!”

    “对不起,我失礼了。”凯文承认错误。“等等,你该不会是没有见过......”

    不用问了,玛姬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了。尴尬,真的尴尬。

    “真对不起,我以为玛尔塔的少主.......”

    “不好意思,可能咱们两家的教育方式有一定的差别。”半晌,玛姬才说了这么一句。

    “是有一些差别。”差别大了好么......

    “你先......,把衣服穿上?”玛姬提议。

    “好,那你,回避一下?”简直太尴尬了。

    “嗯嗯。”

    玛姬一秒钟也不想多呆了,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玛姬,里昂阁下还没有起床......么?”克里斯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车祸现场.......,这是在场三人共同的想法。

    一阵兵荒马乱穿衣服之后,几人终于在小会客厅落座,然而气氛没有丝毫改变,依然尴尬。

    “咳咳。”克里斯汀出声。“凯文·里昂阁下是吧,你的情况玛姬都告诉我了,我也向阿格莱塔求证了。”

    “是,殿下。”凯文说。

    “但是我不知道你们其实.......,玛姬,你可以早告诉我的。”克里斯汀看向玛姬的眼神隐隐有一些责备她隐瞒自己的含义“如果早知道你们是这样的关系,我就不会在接见里昂阁下的时候有这么多顾虑了。”

    “殿下,您误会了,我刚才只是去叫他起床而已。”玛姬觉得自己跳进伊泽贝尔港也洗不清了。

    “一般不是侍女叫起吗?”克里斯汀直接指出。

    “这,我这不是......”玛姬欲辩难言。

    “殿下,我和玛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有分寸,但我认为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凯文为玛姬解围。

    “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事啊!还有你叫谁玛姬,我们很熟吗?”然而在玛姬看来凯文这不叫解围,这叫添乱,越洗越黑。

    “你昨天还向我提起凯文阁下呢,基本都是说好话。”克里斯汀回忆到。

    ‘你还对殿下提起我了?’凯文用眼神问玛姬。

    ‘那只是个一点都不美好的意外!’玛姬恶狠狠的瞪凯文。

    “殿下,请相信我不会在女伯爵阁下过世不到三天的时候谈情说爱的,我引荐凯文·里昂是因为同情他的遭遇,最重要的是他对女伯爵阁下的死因似乎有别的看法。”玛姬忍无可忍。

    “玛姬,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克里斯汀转说着转向凯文。“所以,里昂阁下觉得我妈妈的死哪里有问题?”

    “亚伦·穆莱尔阁下的诊断结果是毒杀。”玛姬说。

    “我认为有异的不是女伯爵阁下的死因,而是下手的人。”凯文说。

    “不是莫妮卡·金吗?”亚伦·穆莱尔疑惑。

    “动手的是金夫人,但是不会只有她。”

    “你从何得知?”玛姬问到。

    “诸位应该知道我的远房叔叔是卡梅洛特场的jingcha总监吧。”

    “埃德加·里昂?”克里斯汀昨天才听说过这个名字。

    “是的,我和埃德加叔叔关系很好,自从我父亲娶了继母而我公开反对导致继承权不稳之后,就只有埃德加叔叔还对我和以往一样了。”凯文说,“这次我能够顺利从卡梅洛特来到哈默尔恩,就是因为他把我塞进调查狄奥多拉阁下案件的专案组里。”

    “然后呢?”玛姬听出点味道了。

    “雷托·特纳的死因是什么?”凯文反问玛姬。

    “失足落水。”玛姬答道。

    “他是被人在水缸里溺死然后从船上抛尸到河里的。”凯文说。

    “你怎么知道?”克里斯汀置疑。

    “托埃德加叔叔的福,我也算是在各大刑事案件现场混大的,溺死和被溺死尸体的差别不是谁都能看出来,但我可以。”凯文对答如流。

    “即使溺死和被溺死的区别不是很大,也不会瞒过所有人吧。”克里斯汀说。

    “这就是问题所在,有人隐瞒了真相。“凯文断言。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不是么?”玛姬从来不好打发。

    “您当然可以这样想,但是还有其他的疑点不是么?”凯文接着说,“比如莫妮卡夫人的人脉是否足以让她招揽雷托·特纳这样一位协助者?他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钩吻,她的钩吻是从哪里来的?有了以上这些疑点,我们回到最初,其实金夫人只要下毒就可以了,雷托·特纳的存在本身就很多余不是么?”

    “嗯.......”一片沉默。

    “殿下,我没有退路了!”凯文见没人相信自己,有些急眼,下意识的去看玛姬,然而,玛姬的反应却异常奇怪。

    “你!”玛姬面色纠结。

    “怎么了”凯文·里昂不解。

    “玛姬跟我描述你的情况的时候,我问她觉得你会怎么说我妈妈的事情,而她告诉我的,告诉在座的所有人的,就是你刚才这番所谓‘其它的疑点’。”克里斯汀说。

    “当然,叙事方式和用语是不一样的。”克里斯汀怕玛姬多心,补充到,表明她不怀疑两人事前对过台词。

    “看来,我妈妈可能真的不只是因为莫妮卡的下毒和雷托的手段才遭遇不测的。”克里斯汀说道。

    “会是佩恩吗?”玛姬猜测,她对宫相一家感官从来说不上好。

    “还会有其他人么?”克里斯汀反问到。

    “但是里昂,你说的这些关于雷托·特纳的死因,戴维斯警司都没有......”玛姬突然想到了这一层。

    “我跟艾米丽·戴维斯警司接触的时候,她整个人只给我了一个感觉,很仗义。”玛姬说。

    “仗义的很假吧!”凯文吐槽。

    “你叔叔跟她关系不很好吧。”玛姬问。

    “我对她又偏见我承认,但是......”

    “她是阿格莱塔推荐的人,不至于会骗我吧。”克里斯汀说。

    “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枢机代阁下看走眼了呢?”凯文反驳。

    “枢机代阁下很少走眼。但是能做到卡梅洛特场的警司,必然不会是心思单纯的人。”玛姬分析到。“你觉得她会察觉不到你混进了专案组?”

    “你的意思是......”

    “谁让你去雷托·特纳的尸体现场的?”玛姬问凯文。

    “一般的刑事案件是埃德加叔叔的嫡系和戴维斯的人轮流负责,我混在叔叔那波人里长大,她也不太认识我。而每次需要合并侦查时两拨人合成一波,案情有起色前,相互帮助,案情明朗之后,就各自抢功了。”凯文回忆到。“我是在叔叔那波人里藏着的,她特地嘱咐此次案情重大,所以全员都必须到场。”

    “这就对了,戴维斯警司从一开始就知道,知道你的事,知道你为什么来哈默尔恩,因为你和她都跟枢机代有关。但是有什么存在让她不能把真相告知我们,所以干脆绕了个圈子。”玛姬点头。

    “太麻烦了吧!话说她居然是枢机代的人?”凯文说。

    “你对戴维斯警司印象差,只是因为她和你叔叔关系不好吧。”克里斯汀说。

    “她不能说的原因呢?”凯文问。

    “当然是佩恩!”克里斯汀说。

    “也不尽然......”玛姬反对。

    “啊?”克里斯汀不解。

    “殿下,我认为至少先给里昂一个容身之所吧,他确实给您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且哈默尔恩总是仁慈的。”玛姬留了一个心眼。“至于女伯爵阁下的真正死因,或许我们应该在问询莫妮卡·金。”

    “嗯。”克里斯汀点头,然后转向凯文,“玛姬说你希望被我藏起来?”

    “身不由己。”凯文答道。

    “但是这样,你的将来......”克里斯汀说。

    “殿下,只有能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论及将来。”凯文说的恳切。

    “我要跟你打个预防针,陛下要我接受他的安排,否则就解除和我的收养关系,届时我就不是亚历山大的皇女了。”克里斯汀说很诚实的说。

    凯文·里昂沉默了,现状超出了他的想象,正当他想询问克里斯汀关于这件事的打算时,梅耶·金推门而入。

    哈默尔恩家主气喘吁吁,却来不及调整呼吸,她维持着缺氧带来的不适表情开口:“莫妮卡畏罪自杀了!我和戴维斯谈过,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