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二十一:说服

章一百二十一:说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克里斯,你不信任我么?”威廉里奥问道。

    “我不信任皇帝陛下。”克里斯汀其实并不想跟威廉里奥冲突太多,她很爱威廉里奥,很尊敬威廉里奥也绝不愿意站在威廉里奥的对立面:“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我足够努力的话,一定有回来和你团聚,还有为妈妈讨回公道的机会的。”

    “你不需要努力,你只要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可以了,把其它的事情交给我,小婶婶的事我会调查,我会......”

    “我想努力,我想通过自己的手去达成这一切。”克里斯汀强烈的表达着自己的愿望,“我到克里斯顿去,至少可以保证不会拖累你,让你可以专心。如果真的有人想要我的性命,那么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哪怕不是陛下,你现在也会感到吃力吧。”

    “那也没有必要放弃公主的身份......”

    “我压根就不想当这个公主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么?”克里斯汀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没有谁对我有什么特殊的期待,你看,你也只是想为我遮风挡雨而已!让我自己闯闯看吧,威廉哥哥!”

    “......”

    四下一时寂静,克里斯汀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捂住嘴。但是威廉里奥已经脸色惨白的起身,他觉得不适,奇怪的是这种不适不是因为克里斯汀顶撞他,而是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指尖溜走的无力感,从他出生以来只在阿尔费雷德那里体验过的无力感。

    “对不起。”克里斯汀道歉,“这样吧,威廉哥哥,我在克里斯顿等你来接我,但我现在还是不要留在亚历山大比较好。”

    “我会尽快强大起来,我会尽快接你回家。“威廉里奥站起来,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下定决心似的承诺到。

    “好,这是约定。“克里斯汀说。

    “约定“。

    大掌与小掌贴合,叩击,清脆的三声响,这是承诺和约定。然而,克里斯汀隐隐觉得,有什么潜在的,脆弱的东西,悄无声息的裂开了。

    另一边,弗蕾姬亚一出门就和路易对上了视线。

    “克里斯汀·狄奥多利亚·彭德拉根。嘛,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路易和弗蕾姬亚并排行走。

    “小路易,你在克里斯顿这样没关系,但是,这里是亚历山大,你面对的不只是小克里斯,还有小威廉。“弗蕾姬亚说。

    “我争取不让你太为难,弗瑞亚。“路易回应说。

    “小克里斯,确实和小时候不太一样了。“弗蕾姬亚感叹到。

    “要我说,她和那些庸脂俗粉是不一样的,她眼睛里散发着不干的光芒,代表着野心,藏的很深。“路易回忆克里斯汀的眼睛。

    “小路易,我知道你为什么抢在我前面提出这个婚约。“弗蕾姬亚说,“你也知道为什么我会犹豫。“

    “这么说,果然么还能回来的事情是个谎言“路易说。

    “两国之间的婚约不是儿戏。“弗蕾姬亚说,“而且,我是克里斯顿的公爵夫人,一切以克里斯顿的利益为上。当她只是我的侄女,我当然希望她可以像我一样有选择权,所以我犹豫,要不要提出这个婚约。你提出来之后,我没有退路,那么我给她选择权。但是,从她答应嫁给你开始,她的存在就不只是我的侄女了,还是构成克里斯顿利益的重要一环。因而,我只能骗她,别无选择。”

    “其实亚历山大的皇帝陛下是知道婚约的事的吧。”

    “其实就是费雷德哥哥让我回来接走克里斯的,为了保护她,也为了亚历山大和克里斯顿。”弗蕾姬亚说,“只是居然有人敢在葬礼上公开刺杀什么的,还是自白剂加上心里诱导都问不出幕后的硬骨头。不管是冲着谁来的,那个目标都是得罪了相当不得了的存在啊。这样一来,婚约就更儿戏不得了。”

    “但是你要求的话,公爵殿下,我父亲,他一定会同意的。“路易说。“他会同意你任何要求,即使是解除我和克里斯汀小姐的婚约。”

    “是的,他会同意,但我不打算这么做,这对克里斯顿没有好处,对亚历山大也是。“弗蕾姬亚说,“即使对她自己而言,嫁给你也是最好的选择。”

    “我也料到了,嘛,能娶到亚历山大的公主,不,哪怕不是公主,只要她代表亚历山大,那就足够了。而且她比精明的欧利瓦公主要好点。”路易耸耸肩。

    “欧利瓦的胡安娜公主也是个美人。”

    “她太聒噪,而且我觉得胡安娜·欧利瓦·诺布勒扎不需要嫁人,你看看她身后那条‘小尾巴’,她亲爱的小表妹阿狄丽娜”路易说到。

    “姊妹之间难免亲近些,虽说她们确实......,如果你想选她做未婚妻我也没意见,对于一位公爵夫人而言她这个问题反而不会带来额外的麻烦,但是那样需要其他方法安置克里斯汀。”弗蕾姬亚摇头,“但是这种调侃在克里斯顿可以说,亚历山大和欧利瓦就不行了,特别是欧利瓦,欧利瓦是最虔诚的国家。”

    “最虔诚的国家的公主也是最虔诚的,只不过不是对圣迪欧斯·索罗斯。“路易全然没有顾忌,“我奉劝您还是不要欺骗克里斯汀公主比较好,看起来她最不能容忍的恐怕就是背叛和欺骗。“

    “这是善意的谎言,我会一直保护她。“弗蕾姬亚说,“而且,只有强者有权言欲,弱者只能请求庇护。”

    “威廉里奥殿下怎么办,他反对的那么激烈不只是因为妹妹要离开吧,而是预见了她基本回不来这件事。”

    “他别无选择,我刚说过,强者才有资格言欲。“弗蕾姬亚面色冰冷,“他连我哥哥都应付不了。”

    “我就怕亚历山大下一任皇帝陛下哪天要求我’归还妹妹‘,那可就麻烦了。”

    “当他成为亚历山大的皇帝,他就不会执着于一个约定,或者一个妹妹了,特别是知道小克里斯在克里斯顿过的很好。”

    “我不觉得。“路易不以为然。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弗蕾姬亚不介意和继子打个小赌,“威廉里奥·彭德拉根是天生的帝王之才,离开小克里斯,他会成长的更快,下次见面,你可能就会发现他盛名不虚,他的资质在你之上。“

    “理查的资质也在我之上。“路易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是所有事都是由资质决定的。“弗蕾姬亚不动声色。

    克里斯汀觉得自己以退为进,总有一天会回到这篇土地;威廉里奥觉得这是权宜之计,他一定可以接回克里斯汀;弗蕾姬亚觉得她是执棋者,一切都尽在掌控;路易觉得他遗世独立,冷眼旁观所有的一切。我们还不知道,算盘的的最响的是谁,他或她是不是最后的赢家,也未可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