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三十三:前夕

章一百三十三:前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女侯爵阁下。”梅耶拥住朝自己扑过来的外甥女。

    “你可真是......”克里斯汀跟小姨拥抱。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路易沙哑而欠揍的嗓音突兀的响起,克里斯汀不用转身就可以想象未婚夫是以怎样一副没骨头的样子倚在门框上。

    “什么?”克里斯汀转过身,果然,这人懒懒散散,没个正形。

    “我跟你订立婚约真是亏了。“路易”啧啧啧“了几声,“你身边随便一位女性,哦不,一名雌性生物都要比你耐看。”

    “我说,女性也就算了,雌性生物是什么意思?”克里斯汀充分认识到和这人生气没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继母那只折耳猫颜值大概比你高三个档次。”

    “那是纯种欧利瓦折耳猫好么,号称‘猫中贵族’。“克里斯汀说,随即反应过来,“你拿我跟猫比?大可不必,不满意我的长相,您可以另选良品。”

    “不必了,我比起脸跟看中脸后面的东西。”路易左手食指和中指并起,在里太阳穴几厘米的地方晃了几下,“而且,刚才是调侃,虽然你的五官不对亚历山大的胃口,但是黑发黑瞳可是克里斯顿美学价值观里的巅峰之美的体现。”

    “那样的话,您没有见过狄拉姊姊真是可惜了,她的发色眸色比克里斯还要纯粹一些。”梅耶说的没错,克里斯汀的发色其实是黑偏暗红,整体上看是黑,只有强光可以把和黑抵死缠绵的那一点点红色剥离出来,所以称作是黑其实已经有些勉强了。

    “路易·德文。”夸张的大幅度俯身加油腻腻的吻手礼,似乎这样的动作比他的自我介绍更能表明他的身份。

    “梅耶·金,谢谢您对我容貌的夸奖,但是我外甥女也是很好看的。”梅耶语气里带着一点责难之意。

    “金家主别误会,在我这里,容貌不是鉴女性的标准,而是鉴别所有人的标准,最低标准,当一个人只剩下脸的时候,那他的存在意义和动物园供人观赏的猴子没什么差别了。”路易说。

    “小公爵阁下别吓着梅耶姐(sistermeiier),虽然她自己就是火爆脾气和直来直往,但是对段位更高的毒舌可缺乏防御力。”病床上的玛姬说。

    “小公爵阁下的毒舌那是地狱级的伤害,假以时日必然是克里斯顿外交谈判桌上的的一柄利器。”给玛姬剥荔枝这件事只能占去凯文·里昂的手,堵不上他的嘴。

    “看来我的臣属有三个特点,第一,都非常能说;第二,都比较叛逆比较惨;第三,都爱看戏。”克里斯汀冷冷的说。

    “......”

    “梅耶小姨?”克里斯汀发觉自己忽略了梅耶。

    “克里斯,你也,有自己的圈子了。”梅耶选择这种表达方法,因为她不觉得用“势力”可以形容这个可怜的团体,这个没什么目标的失位者团体。

    “是啊,所以您不用担心我去克里斯顿会有问题,我有他们呢。”克里斯汀说。

    “你去意已决?”梅耶无奈。“老实说,我和威廉殿下一个意见,不支持你去克里斯顿,这些和你母亲的遗愿背道而驰。威廉殿下至今对此颇有微词,但是我,今天似乎觉得你能有自己的打算也不错。”

    “我没打算违背妈妈的遗愿。”克里斯汀很认真的说,“妈妈让我跟陛下搞好关系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利用他的愧疚感把握自己的婚姻。现在,我虽然和他断绝了关系,但是结果是一样的,去克里斯顿,和路易缔结婚约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的把握。”

    “而且,这更多是为了保命的权宜之计。我不会辜负妈妈的,我将来会回到这里,为她讨回公道,经营她留下的事业。”克里斯汀没有提起假婚约的事情,那是那天密谋的几个人的秘密。

    “难怪,你把几乎所有现在属于金的势力代表聚集到卡梅洛特。”梅耶说。

    “梅耶姐?”是玛姬。

    “离开之前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克里斯是长大了,但是还没滴水不漏到这个地步。”梅耶转向玛姬,“格蕾丝母子没有回柴斯菲尔德,把我叫来卡梅洛特。我是鲁莽,但不是无知,我的外甥女考虑问题不算周全,但是善于纳谏。她能询问意见并且能给出靠谱意见还值得信任的人,只有你和阿格莱塔。”

    “那为什么不是枢机大臣?”路易问。

    “因为你说阿格莱塔是哈默尔恩的朋友,更是亚历山大皇帝最信任的人。”克里斯汀说。

    “很高兴你听进去了,也很高兴帮到你,然后,我回避一下?”

    “没有意义,我想干什么,能干什么,你会不知道么?”克里斯汀表示没有必要。“再说,我也没打算说什么天大的机密。”

    “嗯。”路易点头。

    “那,帕特里克·金也是你叫来的?”梅耶问。

    “就知道你是来兴师问罪这个的。”克里斯汀抚了一下脑门,“是我叫来的。”

    “你什么意思,他是害死狄拉姊姊的凶手的孙子!”

    “但是他是现在金家族里少有的能够帮到你和格蕾丝的人。”克里斯汀早就准备好了说辞。

    “我记得您说过不会对他恢复以前的信任。”玛姬也不赞同克里斯汀让帕特里克重新参与到家族事务中去。

    “是啊,这又不是用他的障碍。我不能拿他当叔叔,却不能忽视他是金家族的一员。我恨他祖母,也连带着不喜欢他,甚至恶心他。但是,强忍着怒火来看他,不得不承认他可以利用的。”克里斯汀说,“他的冷静和小心正是金家族的人少有的品质。”

    “你问过他的态度么?”路易问。

    “这个主要是梅耶小姨的任务了,请你和确认帕特里克是个什么意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全权代表我主理金家族,和格蕾丝合作,如果帕特里克有意,也带上他,经营好我母亲留下的东西。”克里斯汀布置任务,“等莱昂纳多叔叔出狱回到海军陆战队,和他呼应,为我回国做准备。在查出害死妈妈的凶手之前,积攒足够的,能够把那个幕后置于死地的筹码!我们必须强大到让陛下不能忽略我们的意见的地步!他才不在乎法律和真相,他只在乎能入他眼的东西!”

    克里斯汀气喘吁吁,她非常激动,她想说刚才那些话已经很久了,这是她反复打磨才敢说出口的话,是她的肺腑之言。

    “克里斯......”梅耶只觉得震撼,说不出话。

    ”你......有更具体的计划么?怎么呼应?要发展到什么程度?万一没能查出来怎么办?万一那个人就是阿尔費雷德陛下怎么办?”当头棒喝一般的,是路易音量不大的连环发问,他可不是梅耶,会让情感主宰理智。

    “我......”克里斯汀被问懵了。

    ”喂,你有更好的办法啊?”凯文·里昂冲到路易面前,看那架势视路易接下来的答案,他可能会被揍一顿。

    “我的话大概也是这样的办法,毕竟她手上也没有多少资源,但是我的计划不会这么漏洞百出,没有后路,它会更完备,更严密。我也不会因此沾沾自喜,因为我知道,我不是最高明的一个。论天分,皇储殿下在我之上,论经验,有的是智慧的长者。”路易才不怕凯文可能的拳头。

    “你们停!”梅耶出声打断,她已经冷静下来了,作为一个成年人,过了最激动的时候,她也意识到路易说的有道理。但是哪怕换了她,也不会这么直接的浇克里斯汀一头冷水啊。

    “什么嘛。”凯文收起架势,“那你帮她把那个计划完善了不就好了,你不够的话,这里这么多人呢,什么事做不成啊。”

    “这话是很有道理了。”玛姬点头,她压根就不担心吵架打架的事。

    “那,我......”克里斯汀原本还是很自信的,现在确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只要别高估自己就好,对你来说,自卑的清醒比自信的昏聩要好,按照你的天才特权理论,对自己的绝对自信也是一种特权,属于威廉里奥和炎天宸,还有你那个早逝的威廉叔叔那种人的特权。”路易见克里斯汀真的被吓住,也难得舒缓了语调。

    “嗯。”克里斯汀若有所思。“那么,梅耶小姨?”

    “好吧,我确实有些分身乏术,也出了不少判断性的失误。”梅耶小心斟酌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我会询问帕特里克的意见,既然他已经被证明了和狄拉姊姊的死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如果没有帮我的意思,我可不会低三下四的去求他。”

    “那就好。”克里斯汀略显欣慰地说。

    在气氛缓和的之后一段时间里,梅耶一直在观察路易。她恍惚间觉得,克里斯汀和路易刚才的相处模式,怎么说呢?严丝合缝,克里斯汀有一点膨胀,路易立刻给予打击。这是现在两个人不对等的情况下,假如,两个人站在同等的高度。一个感性一个理性,一个冷静一个激情,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呢?

    “那你是什么时候走?”梅耶对于即将到来的分别接受不良。

    “圣礼节之后,给威廉哥哥庆祝生日。”克里斯汀答。

    “那可最好了,错过今年圣礼节绝对会后悔。”梅耶说。

    “今年有什么特殊之处么?”凯文·里昂有段时间没有好好娱乐一下了。

    “因为和克里斯顿联姻,皇后怀孕,皇储生日都赶到一起了,场面绝对不会小。”梅耶八卦起来也是实力非凡,“扫兴的是那个凯麦忒女人,据说要让黄金船在伊泽贝尔港停泊三天,供一般人参观狂欢,还自掏腰包大宴卡梅洛特三天,从凯麦忒来的船据说会填满半个中央海,当然这是夸张了的说法。好像全世界就她最有钱一样。她还把她侄女,就几年前那个跟威廉里奥殿下比琴的公主叫到亚历山大来了。”

    “听说凯麦忒‘年长国王之子’也就是王储定下来了?”路易问。

    “好像是,你问这个干嘛?”梅耶点头。

    “是王后伊西斯的儿子吧,图丽公主是王妃奈芙缇丝的女儿。”玛姬补充了路易的疑问,并且和他对视一眼,两人明白,他们想到一块去了。

    “你们两个想到什么了?”克里斯汀很有兴趣。

    “还不确定,等确定了告诉你。”路易说。

    “那我尊重你们的‘小秘密’。”克里斯汀棒读到。

    “这是,吃醋?”凯文语不惊人死不休。

    凯文这一句,让克里斯汀和路易都沉默了,随即这对未婚夫妻一致对外,把不甚失言的凯文怼到怀疑人生。

    然后,整个病房陷入兵荒马乱之中,直到医生进来,礼貌而不是风度的把反应过激的女侯爵和出言讥讽的小公爵“请”出去。金家主告辞之后,玛姬才得以享受来之不易的安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