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三十五:圣礼

章一百三十五:圣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路易来到亚历山大已逾两月,除了上次有热闹可看的家宴以外,只有长狩能让他提起一点兴趣。他好热闹,只有热闹能够消除他内心的孤独感。而亚历山大在这一方面实在是有些沉闷,克里斯顿可是有每年持续二十天的狂欢节,这放在亚历山大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所以,当路易听说还有圣礼节这么一出的时候,还是非常兴奋的,终于又有乐子可以找了。克里斯顿的小公爵甚至想塞一只仿生蟾蜍之类的进自己的那份礼物盒,所幸弗蕾姬亚及时发现并切制止了他。

    虽然礼物恶搞不成,乐趣打了个折扣,如期而至的圣礼节还是即使给予了路易补偿。在这种大型庆祝场合,路易和他的未婚妻一样喜欢找个角落呆着,不同的是克里斯汀是为了躲避喧嚣,他是为了更好的观察人间百态。

    亚历山大宫最大的宴会场都装不下这么多来宾,阿尔费雷德大手一挥把会场搬到了皇家广场。因为皇帝一时兴起的主意,新任宫廷总管苏拉·赫伯特甫一上任就遇上了这件棘手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笑话。结果,看笑话的人成了笑话。

    现在,呈现在路易面前的是找不出一丝毛病的会场,从地毯的布局到天蓬的设置,从冷气的安排到色彩的融合,饶是挑剔的路易也不能违心的吝惜溢美之词。据说相较去年,圣礼节省下了三分之一的资金,气势和排场却翻了个倍。预算报上去之后,帝国财政大臣吉尔福特·奥丁生平第一次笑着拨款。

    会场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克里斯顿小公爵的视线很快被各色莺莺燕燕吸引。皇后最近格外青睐紫色的礼服,不过比起前皇后执着的重紫色要浅的多,是洋溢着青春活力的紫色,而且已经很少带有凯麦忒的元素,比如今天,就是亚历山大最流行的灯笼袖款式。不过款式颜色都不重要,因为只要穿着这件衣服的人是梅丽珊克,那它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服装。

    仿佛是故意唱对台一样,枢机大臣今天选择了生机盎然的浅绿色,近来她很少穿裙装取而代之以风格鲜明的女式燕尾服。巴洛克风格几乎是玛姬·玛尔塔的形象特徽,不过妆画的很浓,大概是为了掩饰病容。苏拉就显得比较禁欲了,她和克里斯汀可以比一比谁穿的更多,漏的更少。嗯,皇后各种意义上完胜其他人,只看脸的话。

    路易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被另一道倩影吸引了。他没见过这位小姐,她看上去比自己大一点,而且她居然比自己还高!然后肤色比亚历山大人要深,大概是梅丽珊克的亲戚?同样紫罗兰色眸子也证实了这一点。路易还没有看够,她就消失在会场中央高耸的那一堆礼物后了。

    等到今天晚上的主角登场的时候,路易的快乐就结束了。威廉里奥十三岁了,终于可以告别可笑的盖不住膝盖的短裤,穿上改良军装款式的礼服,戴上没有实质意义的装饰绶带。顺便,他和阿尔费雷德的衣服是同款,只不过一深一浅,一黑一白。他还在已经加厚的衣服后面披上了一层呢子外套。

    路易对威廉里奥是有些小不服气的,他自知天资不及路易,也经常把这一点挂在嘴边,惹得克里斯汀觉得厌烦。所以当他看到圣礼节的排场的时候,那一点竞争意识和不平衡感占据了上风。

    “威廉里奥殿下,请您优先挑选。”今天的寿星当然有资格首先挑选他的“圣礼”。

    然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置物架顶端最显眼位置的装饰了鲜艳红玫瑰的小巧盒子。

    “威廉里奥,你自己选。”阿尔费雷德皱眉,这未免也太明显了。今天挖空心思隐晦的将玫瑰元素加入赠礼的人占大多数,这样明目张胆又摆在最显眼位置的确实夺人眼球。

    “红玫瑰可是皇室的象征,说不定这是圣迪欧斯·索罗斯的意思呢。”梅丽珊克调笑道。

    “你这么想?”阿尔费雷德问。

    “我只是觉得它跟皇储殿下很配。”梅丽珊克嗔声细语。

    “那就那个吧。”威廉里奥随手一指,大好的日子,干嘛跟梅丽珊克唱对台呢?

    威廉里奥接过礼盒,随意的拆卸,他其实觉得这种活动很没劲,不过克里斯汀喜欢,阿尔费雷德又强调他必须出席。

    “这......”佩恩在看清威廉里奥手里的东西的时候第一个出声,显得很是困惑。

    “怎么......”然后是梅丽珊克,困惑夹杂着茫然。

    ”是尾戒啊......”威廉里奥将那个精致的小东西扬起又接住,“宫相阁下知道它的来历?”

    “这是犬子准备的,没想到被殿下选中了。”老宫相不是很有精神,看起来完全是勉励支持参加圣礼节的,实际上几个月前他已经有过一次脑溢血的症状,所幸抢救回来了。

    威廉里奥闻言将尾戒举到灯光下看,和一般金银的俗气不同,这是将一颗完整的蛋白石雕琢成低托,主体部分是一颗仅仅经过磨光没有任何造型艺术的原型月长石,和底托之间嵌着一圈艾加石(1)。

    “贵公子真会讨巧。”威廉里奥笑道,“蛋白石象征天才和知识,月长石是恋人之石,艾加石又是我的诞生石。如果我抽到了那当然是皆大欢喜,但是其他人无论谁抽到了,都不会显得失礼。没有什么人会讨厌被称赞博学,没有哪位女性不希望透过月长石窥探幕后的隐秘之情。”

    “艾加石是代表‘隐秘的热情’,这一点上小宫相会否失算?”克里斯汀适时的插话。

    “你不知道我每年要收到多少艾加石制的礼物,真的腻味了他们一点也不隐秘反而饱胀的热情,打成碎钻也算是别出裁。”威廉里奥转向佩恩,“小宫相有心了。”

    “哪里,正巧今天也是他的生日,所以对可能到殿下手中的东西当然更加上心。”佩恩说。

    “那也祝他生日快乐。”威廉里奥点头,然后把那枚尾戒套上左手小指,算是接受,实际上,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已经证明尾戒很趁皇储的心意。

    路易持续靠在那个位置刁钻的角落,注视着场内发生的一切。阿尔费雷德抽到了梅丽珊克亲手包装的签字笔,考虑到那只钢笔过于繁复的装饰和摒弃实用性更注重美观的重量,它被供在某个玻璃罩子里的可能性比实际用于办公要大。

    皇后当然得到了皇帝准备的熏香套组。自此,路易确定这对夫妻的赠礼是安排好的桥段。倒是当时威廉里奥看上去没有做戏。弗蕾姬亚捧着那个露出一半的鸢尾骏鹰纹章的盒子笑的一点都不矜持。

    “慢着,接下来克里斯你先。”威廉里奥在梅丽珊克第二次出手给自己腹中的孩子谋取丰收的祝福之前开口。

    克里斯汀其实已经无所谓这个顺序了,但是她一定会捧威廉里奥的场,所以她上前,在还算是重要的位置拿起一个通体墨色,缠绕红黄丝带的盒子。摇晃几下,感觉颇有分量。路易见状,立刻走上前,拦下想要拆盒子的克里斯汀。

    “一个个都在这里拆了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先领了再说。”他也一边说一边抄起克里斯汀盒子旁边的一个包装。

    “路易!”克里斯汀不满。

    “那个,各位,如果没事的话我和克里斯汀就先退场了,毕竟,我们需要‘交流感情’嘛。”路易眨眼。

    广场上瞬时想起一片”哈哈哈“的声音,阿尔费雷德也被气氛感染,颇为大度的把他眼中的这对”小情侣“的提前离场当作是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允准了他们的离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