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四十八:三方

章一百四十八:三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您不允许指的是......”奥尔林挑了个不怎么突兀的发问方式。

    “大概是改三司令为三大臣之后不久,道尔顿就像我伸出了‘友谊的橄榄枝’。”威廉里奥简单的解释。

    ‘哈,友谊的橄榄枝,友谊的双手,这可真是个人心浮动,各有活动的当口啊。’厄洛森不禁感叹道。

    “也就是说道达雅小姐会因为您的愿望主动放弃竞争宫相的机会?但是既然道尔顿已经是您的助力,为什么不直接将她推上宫相之位呢?”奥尔林惊觉威廉里奥竟然没有提前告知她这一点,如果是威廉的话,如果是威廉的话,不,威廉应该会做事更加客观,更加冷静的吧。

    “宫相这个位置可以落在八大家族身上,也可以落在有军队背景的人身上,但是兼具这两者的,就不是什么合适的人选了。”威廉里奥觉得只要把话说到这个程度就够了。

    “那么殿下是希望支持费里斯阁下么?”厄洛森问道,这让他有些犹豫,虽然因为他有九个姐姐,可以自由投身到自己想做的事情里去,但是他终究是财阀公子出身。也就是说,和老牌贵族们不对付的“缺乏底蕴和历史的暴发户”。

    伊诺尔吉在能源领域的地位和柴斯菲尔德的金融霸主地位是不相上下的。柴斯菲尔德在飞速发展的时代意识到仅仅是证券和银行业是不够让他们适应历史的发展的,所以老柴斯菲尔德进军了网络信息领域。伊诺尔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们从能源的掠夺者、开发者向新兴能源的寻找者,替代能源的开发者和现有资源的合理规划者进步着。但是这一切增加的也仅仅是财富和话语权,不是政治地位,任何一个阶层在拥有财富之后一定会诉求权利和权力,柴斯菲尔德选择资助当权者,伊诺尔吉则逆着激流勇退的地产大亨沃辛特的走向,由厄洛森出任帝国的能源大臣。

    厄洛森其实并不喜欢阿尔费雷德的很多政策,单说税款,阿尔费雷德上台以来各种从有钱人手里榨钱,这个“有钱人”可不只是老牌贵族,也包括新锐财阀。他相当清楚皇帝虽然给他一个内阁席位,却也提防着他的事实。而且他绝对不相信外界所谓“阿尔费雷德陛下体恤人民”的说法,他和他家族的钱是从为他们工作的人身上榨出来的,皇帝的统治和权威是从全体人民身上榨出来的,谁还比谁的动机更高尚了不成?

    总而言之,虽然跟金家族的军事贵族还有民权代表的崛起方式不同,但是商业巨子们同样是大贵族的仇视对象,跟皇室也是离心。厄洛森无论如何都不希望亲手扶植一位八大家族出身,根正苗红的世袭贵族宫相。

    “再有更合适的人选之前。”威廉里奥算是证实了厄洛森的担心,“总比是更加恶劣的情势要好。”

    “更加恶劣的情势?”厄洛森不解。

    “我记得阁下是赛车手?”威廉里奥没有正面回答厄洛森,反而提及了厄洛森的私事。

    “兴趣而已,虽然家族产业是能源开采,我的研究和规划也多于此有关,但是个人产业上,我名下是有自己的赛车俱乐部和电子竞技战队的,当然,我也是这两者其中的一员。”厄洛森答道。

    厄洛森·缪斯·伊诺尔吉经常被自己的七姐克里奥·缪斯(1)·伊诺尔吉调侃为“分裂”,他是固执的精英主义者,曾经私下嘲弄右议院的很多议案,因为这些议案代表了大多数非精英的人的意志。却又在某些时髦的地方格外时髦,职业赛车手和电子竞技选手以及这二者的资助者大概是时髦的最好体现吧。

    “殿下!”米歇尔·奥尔林出言纠正谈话的走向,她保养良好的面部皮肤上竟然拧出几条细纹,在她看来,什么赛车,什么电竞,无疑是会“带坏”帝国皇储的。

    “那么你在这两种刺激的竞技领域的战场上时,遇见不得不选择,却只有一条险径和一条绝径的时候会选择哪一条路呢?”威廉里奥问道,奥尔林是担心过度了,他可不是会被“时髦”或者“刺激”这样的词汇吸引的人。事实上,十三年来真正能让他的内心泛起波澜的只有几个人而已,而没有生命的物质或者某种概念,他是不会上心的。

    “前者,所谓绝境逢生等同于奇迹,而我不相信奇迹。”厄洛森略加思索道。

    “那就是了。”威廉里奥点头。

    “现在就是这样的选择吧。”奥尔林安心之余,隐隐察觉了威廉里奥的指向。

    “有一位无论能力背景都不输于费里斯和小佩恩的候选人是我无论如何都不希望看到她成为宫相的。”威廉里奥用及其严厉的态度说道。

    “但是那位难道不是皇帝陛下希望......”厄洛森·伊诺尔吉是精英主义者,阿格莱塔·穆莱尔符合他对“精英”的定义,但是上位方式又让他觉得不齿。

    “如果她真的成为宫相备选,那么她也只是表面上代表小叔叔而已。”威廉里奥定义到。

    “从那位的所作所为而言,她的立场确实奇怪,她和斯特林还有兹兰恩走的很近。”曾经的右议院首席议员其实并不是威廉一直好用的民权派,更准确的说法她是“威廉派”,即忠于威廉皇储本人的,以威廉本人的利益为行事标准,注意,不是以威廉本人的观点为准,也就是说,她判断事物时会根据“是否对我的主君有利”出发。

    当她将这份忠诚转移到威廉里奥身上,而这位皇储和父亲的政治立场并不相似时,以主君利益为第一位的新任司法大臣就当然没有理由去偏袒自己曾经的同僚们。

    ‘也就是说,现在往左走时跟自己不对付的大贵族大人,往右走是符合自己精英标准却为非精英的愚者们代言的枢机大臣么?’厄洛森觉得好笑,政治果然......

    “费里斯总比穆莱尔好拉拢。”奥尔林看来倾向于威廉里奥的打算。

    “那么小佩恩呢?”厄洛森的食指擦过袖口。

    “弗朗西斯·佩恩处于绝对劣势啊。”奥尔林说的是事实,老佩恩死的仓促,没能留下多少政治资本。小佩恩除了世袭这一名头之外几乎毫无优势。

    威廉里奥调动自己脑海中有关弗朗西斯·佩恩的资料。他没有见过这位小宫相,风闻他有才华见地,性格孤僻,沉默寡言。有着深邃的猩红色瞳孔,和他的爱酒一样难以捉摸,和克里斯汀同样的发色却来自于不同的民族和血统,拥有和自己无关性别的美丽相反的,建立在男性这一性别基础之上的帅气。品味高雅,即没有老牌贵族的抓腔拿调的优雅也没有暴发户的做作。只是这样的印象的话,不知为什么,威廉里奥脑中浮现出一个极其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形象,明明他们没有见过。

    但是,有三个理由让他放弃了跟弗朗西斯接触的可能。首先是时间,宫相势必在近期决出,不够让他排除风险,跟对方接洽,谈妥条件,四处奔走。

    其次是胜算,他同意奥尔林的看法。比起其它两个候选人,弗朗西斯缺乏皇帝的支持和民意的推动,甚至阿尔费雷德曾经打击过佩恩家。也没有八大家族的雄厚背景,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最后是风险,他不确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能造成怎么样的结果。相对的,拉拢费里斯要容易得多,实在不行,先让费里斯代理,等到有合适的人选时,威廉里奥有把握换掉他。现在最紧要的是阻止穆莱尔成为宫相,削弱她对皇帝的不良影响,让阿尔费雷德回到一个理想的君主状态。

    还有一点私心,克里斯汀至今怀疑是佩恩害死了狄奥多拉,威廉里奥对此持观望态度。但是如果他扶植一个佩恩,他跟克里斯汀之间的关系难道不会......

    “我明白了,皇储殿下希望费里斯阁下成为宫相。”厄洛森权衡利弊,决定跟随皇储的脚步,既然他已经选择了这个阵营。

    其实厄洛森早知道皇后怀孕生子后会和皇储发生矛盾,只是他认为冲突发生的时间要推后几年,毕竟威廉里奥只有十三岁。似乎,现在宫相的死激化了矛盾,他也低估了皇储的见地。

    政治里中立等于自取灭亡,所以必须选边,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观望则是放弃机会,所以暂时不选边紧跟皇帝的脚步等于远离在未来威廉里奥的时代可能的地位。所以,费里斯就费里斯吧,那样平庸的男人根本算不得什么精英,自己也绝对不会输在他的手下。

    “想必陛下在下次内阁会议上就会提出宫相的人选问题了,请允许臣回去准备。”厄洛森说。

    “等一下。”威廉里奥说。

    “殿下?”厄洛森不解其意。

    “你有九个姊妹?”

    “我以为伊诺尔吉家用九位缪斯命名的千金也算有名了,虽然比不上赫伯特的淑女。”厄洛森提起姐姐们,满是自豪。

    “那个。”威廉里奥指着厄洛森的袖口。

    “哦,这个啊,是我的七姐的一位酒友的。”厄洛森抬起袖口,价值不菲的袖扣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她听说我要来见您,特别从她那位酒友那里借过来的,听说那位酒友非常爱惜这对袖扣,克里奥·缪斯·伊诺尔吉,就是我七姐费了好大的劲,保证一天就还回去才借到的。说实话,虽然我家也算是有些家底,但是这样的东西,不是有钱就弄的到的,不怪人家珍惜。”

    “原来如此,谢谢,你可以回去了。”威廉里奥点头。

    “殿下,伊诺尔吉的女孩再美也......”是商人的女儿,奥尔林在伊诺尔吉告辞后提醒威廉里奥。奥尔林倒不是带有色眼镜看人,她也不见得高贵到哪去。而是她认为威廉里奥应该跟贵女联姻,他是卡罗拉的儿子已经是跟民众的联系了,婚姻还是应该拉拢上层。

    “我对大自己十几岁的姑娘没兴趣。”威廉里奥知道奥尔林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懂得珍惜那对袖扣的人,很有品味而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