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瑰冠 > 章一百六十五:卫李(其二)

章一百六十五:卫李(其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明玠伸手将站立不稳的姬子扶住,虽然是出手扶住,却是虚环着姬子的半边身子,一只手着力点在姬子衣袖上,一点没有冒犯姬子,也没有接触她的皮肤。待姬子站稳,才转身对着“怪胎”开口:

    “这位公子,凡事要讲一个先来后到,是我和宫雪姬先来,公子你后到,是否......”

    “是否什么?”“怪胎”仰起脖子,用下巴对着李明玠,根本没有正眼瞧他的意思。

    “是否该由先来的我们先进?”见这人不识趣,李明玠只好挑明。

    “嚯嚯!若是倾尊陛下或者朝阳公主亲临,你也敢讲一个先来后到么?”比李明玠高一个头的“怪胎”看似比他大两道三岁,身高的优势加上那股外溢的狰狞之气显得格外具有压迫力,然而李明玠不为所动。

    “若是那样,我自当让位请陛下和殿下先进。”李明玠答道。

    “答得好啊李公子。”这怪胎竟是知道李明玠的身份,这让一直观望的姬子一怔,这人知道李明玠是晋王的公子,居然也敢如此嚣张么?“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那怪人边说边从腰间取下配饰,拎着精心编制的穗子在李明玠眼睛前头摇晃那配饰说来奇怪,这人不修边幅,一身尘雾,这配饰和穗子确实格外的洁净。待摇晃的配饰逐渐稳定,李明玠认出那不是什么玉佩玉璜之类,竟是一方小印。

    怪胎用闲置着的手将印章面抵上李明玠的眼,他整个视野里都是那小印上的三个大字——炎天宸。小印是桔梗白玉(1)质,这种玉质地极软,不好雕琢,是玉中一等一的好货,纹路是和主人身份合趁的“凌霄孤凰”,但是不知为何,与孤凰相对处竞是一只隼狼。隼狼是传说中的凶兽,高原白狼身上长有两对隼翼,如何也不该与皇室的象征凤凰雕在一处。

    “这是宸丫头,哦,就是你们的朝阳公主的私印,见印如见人,这玩意儿也就比国玺分量轻上那么一点儿。如何,该不该本少先进?”怪胎边说边把玩公主私印,还抽空抓了抓衣角里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虱子。

    “我可以让。”李明玠想不到这人居然拿出了公主私印,有些底气不足,然而还是坚持了自己的主张,“但是宫雪姬不行,宫雪姬是客,敢问若是公主本人在此,不会请客人先进么?再来,宫雪姬是袭香大人的客人。”

    怪胎满脸不屑:“本少记得李明玠是晋王唯一嫡子,这世子殿下跟迎国的公族小姐......”怪胎阴阳怪气的说。

    若是飞鸟能听懂这人在说什么,怕是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这个侮辱自家小姐清誉的登徒子一通教训了。但是李明玠和宫雪姬子都不是会这样做的人,而围观的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不敢上前阻止,一群人竟然就这么堵在宫宴门口。

    “非也,这位公子。我与宫雪姬萍水相逢,并无深交,然而君子理应对困境中的女士伸出援手,如此而已。”李明玠其实已经很生气了,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不能作出有违身份的举动,哪怕他的底线已经被触碰。“我是大周子民,我所言让宫雪姬先进,不过是因我大周乃礼仪之邦,以礼待客而已。”

    “另,在下也不是晋王世子,谁是晋王世子要家父向女皇陛下推荐人选,经女皇陛下同意,方才能定下。”李明玠稍稍抬高声音。

    怪胎却没有急着反驳,他的神情整个严肃起来,绕着李明玠转了几圈,自言自语道“我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派来兴兆了”。

    然后正对李明玠:“你方才所说,可是出自真心?”

    “没有半句虚言。”李明玠不假思索的答道。“我相信若是公主殿下亲临,也会出于待客之道作出和同样的选择。”

    “你不是晋国公子么?周国子民?”

    “晋是周的封国,名为封国,也是大周领土,有晋全境人民皆是大周子民。家父是晋王,我是晋国公子,我父子具是倾尊陛下的臣子。”

    怪胎有如点墨的双瞳锁死了李明玠黑褐色的虹膜,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三十秒,在李明玠眼角酸涩几乎要坚持不住眨眼流泪时,怪胎猛然后退两步。

    宫雪姬子见怪胎将手伸进袖子里以为他要掏什么具有攻击性的武器之类的,虽然周国宫禁森严,但是这位敢这么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打扮参加宫宴,若不是对的身份有绝对自信,就是要疯子。而从他方才的表现来看,虽然狂妄,却不像精神有问题。那么,假定他有带武器的特权野是合理的。宫雪姬子一边如是思考,一边握紧拳头,计算她跟李明玠的距离。她不像一般公族女子用薙刀(2),而是居合(3)好手,只是她的居合不用长刀,而用肋差(4),因而被视为邪道。可是她手上现在没有武器,她很担心自己赤手空拳能不能帮到李明玠。当然,不到最后一刻谨慎如她不像在禁宫动手,但若是被对方先攻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然而怪胎从衣袖里掏出的东西让姬子所有的打算都落空了,那是一条和他的袍服同色同纹的......带子?然后姬子就看着这个怪胎郑重将长带子折了一折,围上腰际,干脆利落的让那条腰带回到了它应该在的位置。

    然后怪胎有松开半拢半束的头发,也将发带处理到合适的长度,重新束起,不同的是,这次一根都没有落在发带圈住的范围之外。只是这样还不够,怪胎轻轻的将自己身上几处明显的尘迹弹干净,骨节匀称的手指蕴含着力量,让飞鸟又脸红了一把。

    处理完这所有的一切,怪胎左手附于右手之上,对着李明玠,躬身长揖。

    怪胎这么一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的举动,吓到了在场的半数人,然而他自己不以为意:“在下卫植,方才种种无礼举动,还望李公子见谅。”

    李明玠在听到“卫植”二字时,本身心头的那一股怒火立即尽数消弭。他走上前扶起卫植:“卫公子不必如此,这道歉我接下了。”

    “喂,若是要道歉,也该给我家小姐道歉。”不知何时从侍从手里拿到同声传译器的飞鸟说,她虽然也被卫植这一套操作唬的一愣一愣的,却还惦记着自家小姐方才被撞的事。

    “凭什么?”卫植连半个眼神也不施舍给飞鸟,态度又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卫植只尊敬自己认同的人,她何德何能染本少给她道歉?”

    “你......”飞鸟没见过这么不可理喻的人,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妨事。”姬子上前解围,“卫公子若是觉得无愧于心,姬子也无需卫公子道歉。”

    “还算识相。”卫植从鼻腔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你先进吧,毕竟李公子都这么说了。”

    宫雪姬子征询性的看向李明玠,李明玠点头,姬子会意李明玠是想让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她制止头上冒烟的飞鸟。两人校对过请柬,进殿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