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贵女福气多 > 150 章雅悠醉酒

150 章雅悠醉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接下来的几日,章雅悠是外松内紧,从表面上看,倒也没什么特别避讳的地方,照样去荷亭和彤宜斋,还给容绮准备了寿辰礼物,从端木霆送的珠宝里选了几样小巧金贵的,又命人给她打造了一把小巧的匕首,比照之前长孙靖送她的那把进行定制的。

    到了二月底,章雅悠就带着人去万剑山庄了,因为容绮的生日是三月初一。等章雅悠到了万剑山庄,容绮拉着她又聊了一下午的封悟夙,意犹未尽之下,坚持留章雅悠睡自己的闺房,章雅悠头皮发麻:这是打算彻夜谈封悟夙的节奏?

    但容绮的热情不容她回绝,她打算晚上装睡。

    “我打算去一趟河北,你知道他们是先去哪里吗?”容绮道。

    章雅悠眼皮已经在打架了,容绮仍旧是兴致勃勃,她无奈道:“和州是疫情发源地,疫情最严峻,周边三个州已经有疫情爆发的迹象,东龙州离得最远,需要进行提前预防。他们不是在和州,就是在东龙州。以我的判断,大概率在和州。好了,明天就是你生辰了,我们先睡好不好?”

    容绮道:“我睡不着。我医术不精,只是粗通医理,可以去给他打个下手。明天就及笄了,以后不能再这么无忧无虑了吧?”

    章雅悠心说,小姐姐,你不能无忧无虑并不是因为及笄了,而是你现在情窦初开,封悟夙未必就是良人。

    封悟夙并非表面上看着那么从阳光乐观以及好说话,笑容几乎是他的面具,仔细看他的眼睛,很少能看见那种快乐的光芒,不仅如此,他的身世也是一道谜,可上一世她对封悟夙的了解甚少,只是偶尔听说武陵侯有个关系甚为亲密的同僚,亲密到李可柔吃出泼天陈醋。

    “睡吧,说不定梦里能见到封悟夙。”

    “讨厌!我还挺羡慕你的,你看,房翊多主动。”容绮趴在床上,双手托着腮,满脸的憧憬。

    章雅悠心里懊悔,怎么就告诉她自己和房翊的事情了呢!可她实在太困了,明天再懊悔吧。

    “哎,你说,封悟夙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啊,会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官宦小姐?”容绮用胳膊肘捣了章雅悠一下,发现她睡着了。

    “这么快就睡了?那好吧,我也睡吧。”她打了一个打哈欠。

    第二天章雅悠起得比较早,毕竟是容绮的及笄礼,万剑山庄很重视,山庄里好多年没办喜事了,自然要热闹一番。万剑山庄旁系虽多,但到了容绥这一代,就容纶、容绥、容绮三个孩子,容千峰未纳妾,也没二房,就这三个嫡出的孩子,容绮又是最小的幺女,自然是千娇万宠地长大的。

    她出门的时候遇见容绥了,容绥笑意吟吟地看着她,道:“最近武功有在坚持吗?”

    章雅悠笑道:“那是自然。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嘛,我每天都练的,只是这师傅……”哎,师傅换了几茬。容绮、容绥、房翊、田英甚至封悟夙都教导过她的,每个招式又都是浅尝辄止,估计练出来的不但是花拳绣腿的空架子,恐怕还不伦不类。

    “这一本心法秘籍,你拿着。”容绥笑道。

    章雅悠道:“山庄不是武功心法不准外传的吗?我跟着容绮学武功已经是破例了。我不要。”万剑山庄对她有恩,不要因为自己一时贪念闹得容千峰夫妇失望、其他人不满。

    容绮也出来了,正好看到这一幕,笑道:“你若是嫁给我哥,不就成了自己人!”

    章雅悠和容绥同时闹了个脸红。

    最后,那本心法秘籍章雅悠还是没收下,被容绮这么一说,万万不敢收了,她听说容绥也是有议亲对象的,那家是金陵的王家,也是大名鼎鼎的江湖世家。

    容绮的及笄礼办得热闹又气派,山庄里处处洋溢着欢乐,男女老少脸上都带着真心实意的祝福,那笑容几乎把章雅悠融化,她真羡慕容绮,在这样简单友爱的大家庭中生活,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即便她不重生,她都觉得容绮比自己单纯无邪,虽然容绮比她还大了将近一岁。

    想起章家有些人的做派,尤其贺氏的手段,章雅悠不寒而栗,她这么久不肯回京城,也是有这一层的缘故,一来是不想见,二来是如果她回去了自然要找贺氏算清这笔账,可章家这样的门第必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又怕牵连到无辜。

    “怎么躲在这里喝闷酒?”容绥不知何时过来了,手上提着一个荷叶包,在章雅悠面前晃了晃,道:“荷叶烧鸡,我今天早上才捉的珍珠鸡,刚让下人做好。要不要一起?”

    章雅悠笑道:“美酒配烧鸡,自然要一起。”

    “走,带你去个好地方。”容绥身形一晃,抱着章雅悠就飞了起来,飞檐走壁、衣袂飘飘,很快到了一处空置的院落,那里落英缤纷,桃花朵朵。

    田英躲在暗处,看着容绥抱了章雅悠,心下正犹豫:要不要跟过去呢?这可是侯府的未来女主人,怎么能和别的外男搂搂抱抱呢?跟过去吧,以容绥的武功,必然会被发现,自己该怎么解释?还有,章姑娘和容绥一道喝酒的事情,要不要和侯爷汇报?不汇报吧,就是撒谎,是不忠;汇报吧,不用脑子他都能想象到侯爷会如何暴跳如雷。

    哎,先跟过去看看吧,万一两个人只是喝喝酒、吃吃烧鸡,他就不告诉侯爷了,万一……嗯,他必须出面制止啊。

    “你心情不好?”容绥小心翼翼地问道,顺手给她撕了一条鸡腿,还非常细心地把没有清理干净的绒毛给拔掉了。

    章雅悠喝了点酒,话就有点多,小脸红彤彤的,娇憨无比,她和容绥絮絮叨叨地说了被贺氏下黑手,自己好不容易考进了咏絮阁却因为皇后一句话就被赶出来了,还受到了京城贵女的恶意编排,这才到了江南,结果因为破坏了端木青露的好事,被三番五次磋磨,前几天则是凶险异常。

    说到伤心处,章雅悠流泪了,哎,重生这条路一点都不好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