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游戏加载中 > 第921章:用命铺路

第921章:用命铺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石家兄弟化成了石头,立在了路的中央,他们停留在了这里,没法再和大家一起往前了。

    而随着石家兄弟化成石头的那刻,柳树枝,杨树枝,小草都消失了,那些砸于茗和砸石家兄弟的大石块则成了碎末,也消失了。

    喜嫂子本来是拼命往前面跑的,可是看得石家兄弟变成了石头,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难受。

    春生大眼睛内有水光,石头叔叔人很好的,他们还把他放在脖子上驮着他玩过,可是他们现在变成石头了,他以后还能再见石头叔叔吗?

    青枫还是那个样子,石家兄弟这个结果是必然的,石家兄弟是石头成了妖,他们不可能逃出去的。

    秦爷爷,宋婶子,大黑,青字女孩脸上都是难过。

    于茗看着石家兄弟变成的石头,石家兄弟不能再跟着他们前进了,于茗心里难受吗?是有点难受的,特别是在石大用身子帮她挡住大石块,石家兄弟被砸的身子凹进去,脸都快没了,还在笑,让他们往前。

    于茗一直都欣赏坚强的人,这样的石家兄弟就这样没了,她要说一点难过的感觉都没有,那她就太凉薄了。

    可于茗并没有太表现出来,她看完石家兄弟,转身看向了前面,前面的路离林子的距离好像是近了一些。

    他们走了这半天都没拉进距离,现在石家兄弟成了石头留在了这里,路倒是近了。

    于茗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他们的队伍留下一个人,少了一个人,路就会近一些,你想走到尽头,这个队伍可能会全灭,就算不全灭,也可能只剩下一两个人。

    那个时候你才会到了路的尽头,而那个时候妖王也才可能会出现。

    那个时候,就算有一两个人走到了尽头,想来是也伤痕累累,你还能对付妖王?

    这也许是一条必死的路。

    可不管是什么路,都要走的。

    “走。”

    于茗只说了一个字,他们没有回头路,只能往前。

    “走吧,石头他们留在了这里,不能让他们白白留下,只要能走出去一个,咱们就不会白死。”

    秦爷爷也开口了。

    众人点头,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这条路上他们清楚他们都会死,可是死了能拉近路的距离,能给青叶带去希望,如果青叶能走出去,他们也算没白死。

    于茗看着大家相互搀扶着往前,她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他们心里都明白,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埋怨于茗,与其说是于茗带他们走,不如说是他们帮于茗铺路。

    于茗此刻的心情和刚进入游戏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刚进入游戏她是想了解这里的一切,想知道妖王是什么样子的,想知道这里面有多少玩家,有没有妖物,她能不能带着人一起逃出去。

    可现在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样。

    于茗也迈步往前。

    往前走,于茗一直在看路和林子的距离,没有拉进。

    于茗的手紧紧的握着断锯,只有那一个办法吗?

    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缩短路的距离吗?

    她不要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为她铺路。

    又走了十几分钟,于茗突然听到了声音,悉悉索索的声音,这是什么的叫声?还是什么在行动?

    好像是蟋蟀,可是这里有蟋蟀吗?

    于茗看到众人变了脸色。

    “走,大家快走。”

    秦爷爷用劲喊着,让众人用最快的速度往前。

    于茗看到两边的田地里面有东西蹦了出来,是蟋蟀,可是不是一般的蟋蟀,她不是没见过蟋蟀,蟋蟀才多大,可现在出现的蟋蟀一个个得有成人的拳头那么多,不是一只,黑压压的,看不清楚有多少只,但百只肯定是有的。

    这蟋蟀从地里往外蹦,它们要蹦到路上来,至于它们来做什么?不用说,那肯定是攻击众人啊。

    于茗就算拿着断锯都不好砍,用脚去踩,一下都不一定能踩死,这么多蟋蟀,她一个人肯定是弄不完的。

    喜嫂子二话没说,抱起了春生,往前跑。

    青枫没急,她看着于茗等人,看他们怎么应付。

    于茗拉着断锯刚要过去砍蟋蟀,却被青草一把拉住。

    青草明明先前受伤了,可是此刻她拉住于茗的手很用力,她不让于茗过去。

    “走,你们都走。”

    青草大声的喊着,她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了,此刻显得有些狰狞,还有一股无法言说的决然。

    于茗知道青草要做什么,她拉住青草,她冲青草摇了一下头,可是青草却用力推了于茗一下,把于茗推给了青梅和青青。

    “拉她走。”

    青草是对青梅和青青说的。

    青梅和青青流着眼泪冲青草点头,然后她们一人一边拉住了于茗的胳膊,任于茗挣扎,不放手。

    “走。”

    秦爷爷用力的把拐杖往地上一戳,呵斥着众人。

    大黑什么都没说,扶住秦爷爷,青梅和青青拉着于茗,宋婶在后面推着于茗,让于茗走,他们如果不这样,于茗就会留下,就会去拼命,他们得带着于茗走,他们要护着于茗,因为只有于茗有机会走出去,于茗是他们的希望。

    于茗想挣脱几人,可是她们拉的很紧,于茗回头,她看到青草就站在路的中间,她本来很虚弱的,可是此刻青草却站的很直。

    于茗看到青草的胳膊慢慢分裂,分成了无数份,只是她分裂出去的不是胳膊,而是绿色的草,一根根草穿过一个个蟋蟀,是从蟋蟀的头部穿过。

    蟋蟀很大,草却很细,可是被草穿过的蟋蟀却摆脱不了草,它们挣扎,却挣扎不出去,挣扎了几下,它们不动了。

    一只又一只的蟋蟀被草穿过,无数的蟋蟀都围在了青草的旁边。

    青草此刻只剩下一个头,她其余的部位都变成了草。

    这样的青草看上去很吓人,如果让正常人看到会吓的乱叫,如果是拍成恐怖片,会让人起鸡皮疙瘩,你想想,就一个人的脑袋,支撑脑袋的是无数根草,这每根草都穿着一个拳头大的蟋蟀,这密密麻麻的蟋蟀围绕着这个脑袋,多吓人。

    青草就剩下一个脑袋了,可是她在对大家笑,然后她的眼睛看了一眼前方,她的眼内带着释然,带着向往,然后脑袋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根根青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