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1034:魔罗!天僧苏醒献自己(求月票)

1034:魔罗!天僧苏醒献自己(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面板当中,有关大力火麟刀的属性已是发生了些许改变。

    “10级魔意:火麒麟逆鳞鳞甲以及逆血会产生刀控人心之幻象,令人魔念丛生,难以自拔,邪气攻心进入魔性状态,功力增幅十成,若心境清明者可完美驾驭10级魔性,即可增幅三十成功力,拥有魔的感官力量。

    注:。”

    “刀技【火麟噬】:爆发大力火麟刀上的逆鳞鳞甲内所储存的逆血所有力量,即可爆发一头堕落火麒麟的八成力量攻势,择人而噬,可攻可守,持续时间两息,刀技发挥过后,逆血力量须三十天方可恢复,在此期间10级魔意退化为9级魔意状态。”

    看着面板中出现的大力火麟刀新添属性,江大力心情振奋。

    火麒麟的逆血与逆鳞相融后,果然也增强了大力火麟刀的属性,甚至令这把刀出现了一些晋升的契机。

    不过所谓的契机具体是否能抓住,也是虚无缥缈之事,唯一值得兴奋的是魔意特效的提升,以及出现了刀技。

    上一世,江大力还从未见过任何具备技能的兵刃,便是这一世接触的神兵有不少,可强如雪饮狂刀、火麟剑、凌霜剑等神兵,也根本不具备神兵技能。

    “有些可惜的是,神兵技与魔意10级特效,都是依赖于火麒麟逆血作为力量核心,一旦我使用了火麟噬......一个月内,也就无法再发挥10级魔性的特效威力了。”

    “只不过......想完美发挥出10级魔性的威力,本就需要冒极大风险,故此这两种特效之间的冲突,还算是能够接受......”

    江大力心中分析一番后,舞动六百五十多斤的大力火麟刀发出阵阵恐怖的破风尖啸声,滚滚灼热的刀气即便未曾爆发,也在大刀挥舞之间形成排排热浪推挤。

    这样的恐怖威势,可以说已是超越了寻常江湖人所能理解的范畴,属于神兵自带的杀伤,几乎已是位列江湖绝巅,非常人所能接触。

    嗒嗒——嗒——

    江大力信步走到这间宽敞修炼房间的另一处区域。

    这里是一片浇灌铸炼的铜墙铁壁的房间,四壁包括顶穹都镶嵌有夜明珠,使得房间并不阴暗。

    可以看到铜墙铁壁的房间内,四处墙壁上均是凹陷下去的拳印、掌印以及刀痕。

    这里是江大力行功过后活动筋骨小试牛刀的练功区域。

    现在,他便要试试10级魔意状态下的实力增幅,能否安全掌握在那种状态下强大的力量。

    曾经他多次在战斗中进入9级魔意状态。

    在魔的感官下,他的思维反应速度以及各种感官的灵敏程度俱是大幅度提升,并且力量、真气运转速度、真气威力等等还会增幅二十成左右,尽管那种增幅的状态会因邪气攻心造成的不稳定致使仅能维持短短十几息,却也帮助他多次在战斗中稳住了局面。

    10级魔意相较于9级魔意自是更强,若能抵御控制魔性,完美发挥,完全可增幅三十成功力,算是他除了生死状态最强的实力增幅手段,而且也无须积累气势。

    唯一的缺陷,可能便是维持时间太短,只重在短时间的爆发。

    “现在我的各种功法等阶都提升了起来,尤其是战神图录中的战技,简直就是消耗内力的大户。

    生死状态这种前期研究出的秘技虽然厉害,于我现在而言,却也是消耗巨大,而且蓄势时间太长,战斗中若不能合理运用这些武功与秘技,只怕敌人还未打死,我就已是内力告竭。

    因此,10级魔意,算是目前而言非常合适作为杀手锏的手段。

    即使有强敌,若能坚持十几息的爆发时间,也足够了,若十几息也无法解决战斗,在生死状态下,也很难解决。”

    江大力心内思量片晌,对10级魔意这个杀手锏不由抱有了更多的期待。

    原本生死状态才是他最强大的底牌,直到如今也是如此。

    但随着他的力量如今变得越来越强,真气、元神等等各个方面也都在增强,再想如曾经弱小时那么容易进入生死状态,令实力暴增四倍,可就非常困难了。

    关键也是生死状态,是需要强大的压力之下,积累足够多的气势才可能进入。

    而实力到了他如今这个地步,能带给他强大压力的敌手也寥寥无几了,且进入生死状态的消耗,也已因实力的增强而剧增。

    这就像一个人在年龄小身体瘦弱时,饭量也小,一日三餐吃不了多少就会饱腹。

    当他的体量变大、胃口也会随之剧增,一日三餐所需吃的食物可能就是曾经的几倍。

    江大力收敛心神,手掌化为指叩,曲指弹在大力火麟刀的刀尖处。

    铛地一声响,大力火麟刀抖动如雷,赤红如火的刀锋迅速被内力激活,绽放熊熊烈焰般的刀气缭绕刀锋,足有三寸之长,令人感到灼热无比。

    几乎在这同时,一股强烈的邪气攻心而来。

    10级魔意!

    江大力登时只感到尾枕穴的魔气滔滔狂冲而出,霎时间走过任督二脉,冲散四肢百骸,攀升到大脑。

    一股难以言喻的桀骜、狂躁、嗜血的魔念于心灵之间迅速放大。

    他登时魔性汹涌呼啸,遍布全身,身上魔气翻腾,一头蓬乱黑发飘散,无风自动,目露奇异紫芒,嘴角勾起邪异笑容,面容虽未改变,但浑身气质却已充斥了一股无可比拟的魔意。

    “%%……%…………@!#*#!#!”

    脑海中仿佛有无数细碎而令人意乱的声音在喃呢低语,渐渐组成一个诡异的音节。

    那音节组成的两个字似乎就是——魔罗!

    这个诡异的音节一出,便几乎令人疯发癫。

    江大力双目紫意大放,也霎时已向着纯粹的黑色过渡,浑身极不稳定的气息狂涨,有种疯狂到毁灭一切的冲动,天上地下,独我独魔。

    嗡!——

    大力火麟刀在粗壮手腕间一个翻转,刀锋向前,赤芒大亮,宛如一把剧烈燃烧的火炬,嗡鸣震颤。

    就在这时,江大力脖颈上悬着的粗大念珠播散出了一股温和而明润的佛光。

    同时之间,大力火麟刀刀柄处的破境珠内,也散发出了一道佛光与元神念头。

    “阿弥陀佛!江施主何以至此?”

    江大力骤然警醒,浑身冒汗,心神在即将坠入悬崖前的那一刻迅速收束,进入到无情极的状态,所有情绪上的波动立即压制到了冰点。

    他一声狂啸,整个人的精神集中到手中大刀刀锋上,同时催发体内真气。

    轰!——

    一股凛冽凶猛的炽烈刀气,立时由火焰般的刀锋透出,还未彻底爆发,便已足有数尺之长,焚烧空气扭曲成波纹。

    “呃啊!!!”

    江大力发出压抑低吼,极力维持在控制10级魔意的状态,心神却超脱魔性的控制,变得晶莹通透,完全忘掉了一切杂念,集中意志觑准前方铁壁最厚实之处,大步跨前,精芒电闪,连刀疾劈而去。

    炽盛的火焰刀气登时狂涨,宛如巨浪滔天,卷势更猛,一卷便达十丈,高逾顶穹,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刀气。

    “轰!”的一声狂撞墙上。

    铁壁剧烈颤动,在炽烈刀气中变得赤红、撕裂,金属扭曲的声音为滚滚刀声盖过。

    刀在咆哮,风在怒扫!

    三尺厚的铁墙竟被生生撕裂熔穿一个巨大豁口,内里包裹的砖石爆炸四溅,刀气破壁而去。

    “嘭!”

    江大力全身肌肉暴凸,随着碎砖沙石,猛虎出涧般冲了出去,外面却就是由六个四合院围成的大花园。

    他气息冰冷凶悍冲出到外面,被迎面扑来的花香与清风吹拂在身,登时彻底退出了10级魔意的疯狂状态,只觉体内狂躁而不羁的血液迅速冷却,心神也不再感到强大的意乱之压力,缓缓平复紊乱的呼吸。

    再回身去看已被刀气强行撕裂熔穿的厚实墙面。

    那厚实墙面内的石头俱已破碎,钢铁向外扭曲,延伸出道摩擦后充满高温的赤红尖铁,就好像从地狱深处的赤红魔爪。

    江大力不由眼皮一颤,对于方才所爆发的力量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

    10级魔意,果真是厉害,但显然也更难以控制,方才他就险些失败,如非慧恩的念珠以及破境珠内天僧发出的提醒,只怕情况将会很危险。

    “阿弥陀佛!”

    就在这时,破境珠内也传出了天僧的元神波动,“江施主,没想到贫僧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再次苏醒,你方才身上的魔性如此之重,莫非便是手中这把刀的缘故?此刀乃是大凶之器,江施主你已拥有如今这等实力,又何必再冒险,须知诸行无常,一切皆苦......”

    “好了!天僧,你才刚苏醒,就要教本寨主做事,本寨主现在心情不佳,却不想听你念经。”

    江大力打断天僧话语,不想才稳定下去的心绪,又因这和尚唠叨个没完没了再来脾气,话语一顿道,“不过方才还是要多谢你援手,你如今再次苏醒,状态如何?”

    天僧打住讲经,慢悠悠道,“贫僧这部分元神分神已是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如今距离这分神全盛时期已不足六成的实力,若是再受重创,只怕这分神便要消亡,江施主,你还是尽快考虑好是否援助贫僧降服谢眺此魔吧。”

    江大力平复内息,将手中灵光消敛的大力火麟刀收回背后,道,“和尚你沉睡的时间太长了,已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你,现在雷峰塔发生了变故,谢眺很可能已经从雷峰塔逃脱寄体在了魔师庞斑的体内......”

    他将雷峰塔前后一系列事情悉数道出,告知天僧。

    此时不少周遭的守卫听到动静,也都纷纷靠近过来查询,在看到江大力的身影后,立即鞠躬施礼后退守一旁。

    “阿弥陀佛!冤孽!真是冤孽!没想到谢眺终究还是逃出了雷峰塔,而雷峰塔竟然还存在如此可怕的天险,相较于谢眺而言,这天险确实更加是一场浩劫,江施主你打算先化解这场浩劫,也是应该的,这将是一场福泽天下的功德。”

    天僧听完所有事情经过,低宣佛语感叹,不再急着执意要求江大力去消灭谢眺。

    江大力淡淡道,“和尚,你放心,魔师庞斑本就与我是互为敌手,若谢眺真的躲在他的体内,我当然也是不会手软的,只不过眼下我自是没有功夫去与庞斑计较。”

    “有江施主你这一句话,贫僧也就知足了,贫僧大限已至,未免这一身残力就此消亡天地,贫僧也遵守诺言,愿将元神献出,只希望为江施主你再添一分除魔救世之力!江施主可前往我净念禅宗取走老僧元神。”

    江大力察觉天僧心意,不由心内摇头感慨。

    对方的元神力量,对于天下间绝大多数人而言,可能都是一场大造化,可惜,于他这种已踏入归真境又不缺神兵的人而言,就颇为鸡肋了。

    不过也正是如对方所言,未免送给贼老天浪费了,他这逆天之人,也的确应该去取走,便先藏入破境珠内,留待日后时机合适再作他用。

    轻微的衣袂飘飞声自花园外传来。

    江大力提前便有所感应,知晓是东方不败,当即聚气传声于数十丈外道,“东方,我已修行完毕,准备妥当,可以出发去乐山凌云窟了。”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