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从逍遥派开始签到 > 第三百一十四章:剑尊弯腰(四千字,求订阅)

第三百一十四章:剑尊弯腰(四千字,求订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逍遥派开始签到

    “还好大师姐没有参与到他们这些破事里面。”

    李乘风心中这般想着,然后又想起了自己那多年没有消息的大师姐巫行云,心中叹道:“也不知道大师姐究竟去了哪里。”

    算算时间,从巫行云失去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

    这期间,李乘风从未间断过搜寻她的消息,从丐帮到让整个武明帝国帮他搜寻,都没有找到过有关于巫行云的踪迹。

    在他学会了之后,也是第一时间也是推算巫行云的所在,但都推算不到有关于她的信息。

    按理说,以李乘风和巫行云的关系,他就算推算不到巫行云的下落,至少也能推算出一些有关于巫行云的信息才对。

    但是在李乘风的推算之中,有关于巫行云的任何信息都是虚无一片,就好像巫行云这个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李乘风也是无可奈何,但他相信,巫行云肯定还活着。

    李乘风看了看正在逗弄小青萝的逍遥子,又看了看二脸尴尬的站在一旁的无崖子与李秋水,轻叹了一声,然后来到逍遥子身旁,轻声对他说道:“师父,有小辈在场,您多少给二师兄和三师姐留点面子。”

    “哼,他们还有面子吗?”逍遥子冷哼道:“看看他们怎么做父母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不亲他们。”

    逍遥子确实生气,气无崖子的风流,更气李秋水的不争气,知道无崖子风流还死缠着。

    但再怎么说,这两个也是从小在他身边长大的徒弟,所以李乘风给了台阶之后,逍遥子也没在板着脸。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逍遥子转过头,冲着无崖子与李秋水两人问道。

    无崖子和李秋水听到逍遥子的话,马上凑了过来,无崖子道:“这孩子叫青萝,李青萝,随师妹姓。”

    逍遥子闻言,看了无崖子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将怀中的孩子交到李秋水手中,道:“痴儿,人生在世,不得强求,强求求来的东西,终究是不得长久。”

    李秋水听到逍遥子的话,直接掉下来了眼泪,转头看了无崖子一眼,然后低着头道:“师父,徒儿知道了。”

    “唉!~”逍遥子心中微微叹息。

    虽然李秋水口中这么说,但逍遥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眼中的执着,但他更了解无崖子的本性,风流这种事,改不了。

    做为两人的师父,逍遥子或许可以约束无崖子,但他不能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

    “罢了罢了。”

    逍遥子摇摇头,然后看向无崖子,指着李秋水怀中的孩子,道:“无涯,感情上的事情,师父不会要求或者约束你什么,但至少给这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

    “弟子明白。”无崖子一脸尴尬的回答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逍遥子再没有下过山,而是留在山上巩固修为,准备凝聚元神,晋升四品境界,时不时还会抽空教导一下沈浪和苏星河两人,顺便还会逗弄一下李青萝。

    或许是因为被逍遥子叮嘱的原因,无崖子后来确实减少了下山的次数,陪着李秋水和李青萝的时间也变得多了。

    但李乘风他们都知道,这只是暂时而已,无崖子不可能守着李秋水母女过一辈子。

    这一点,李秋水自己也明白,但至少现在她乐在其中。

    至于李乘风,他在缥缈峰待了几天,便又下山去了,而他这次下山的目的,是为了把独孤剑带回来。

    ……

    峨眉山,万佛顶。

    青色的伫立于万佛顶之巅,在之下,有三道身影坐立,是剑尊,李白和独孤剑。

    剑尊站在前,看着端坐于之下的李白与独孤剑二人,面色复杂。

    原本,剑尊只打算将立于此处三日,感应所在。

    但独孤剑和李白两人在看到之后,都有了非常强大的感悟。

    独孤剑就不用说了,他是‘天生剑体’,即便还没有修行,但是在看到之后,身上就逸散出‘无形剑气’,后来更是引动降下‘无上剑意’为其磨炼根骨。

    这等异象,就连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剑道天才’的慕家那两兄弟都没有观摩只是,都没有出现过,足见独孤剑在剑道一途上的天赋有多强!

    剑尊本就已经将独孤剑当成了自己的徒弟,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可能收回,打断独孤剑的机缘。

    不过,让剑尊意外的是,李白在这段时间因为观摩,完善了自己的剑道之后,修为竟然一路暴涨,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凝聚了武道真丹,踏入了五品境界。

    虽然李白能成功凝聚武道真丹,很大程度是因为剑尊的指导,但这种天赋,让剑尊也动了将他收入的念头。

    剑尊看着李白与独孤剑两人的身影,心中暗暗想道:“这次虽然没有感应到,但能遇到他们这两个难得一见的剑道天才,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突然,剑尊眉头一皱,锐利的目光猛然朝着远处的天空望去,在那里,有一道庞大的飞禽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所在之处飞驰而来,而更让剑尊在意的,是站在那庞大飞禽背上的身影。

    剑尊看到的身影,自然便是推算出独孤剑的所在之后,找寻而来的李乘风,而李乘风脚下的巨大飞禽,便是小啾啾了。

    “是他?”

    剑尊当初在神州大阵时,曾经见过李乘风,虽然两人并未正式照面,但剑尊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李乘风。

    并且,剑尊在看到李乘风是朝着他这边而来之后,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片刻后,小啾啾便载着李乘风来到万佛顶之上。

    李乘风拍了拍小啾啾的脑袋,让它在此等候,旋即从它背上一跃而下,他看了一眼那伫立的和端坐在之下的李白与独孤剑两人,微微一笑,然后才看向一脸凝重的剑尊,道:“在下李乘风,见过前辈。”

    上古之时,为抵御海外异族的入侵而没落,所以李乘风即便是没有见过的人,但印象中对这个宗门的感官还算不错。

    当然,也只是印象而已,真正是敌是友,还要看这次的事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剑尊。”

    剑尊看着李乘风,一脸戒备的问道:“阁下来此,所为何事?”

    当初在神州大阵崩溃之时,剑尊亲眼看到李乘风操控‘气运’拯救阵中苍生的画面,所以他虽然没有和李乘风接触过,但心中对李乘风的感官也不错,甚至还有些佩服。

    只不过,剑尊刚才感受到李乘风的目光明显在独孤剑与李白两人身上停留了一阵,说明他认识这两人。

    他还记得,当初他强行带走独孤剑的时候,独孤剑的母亲曾说过,独孤剑有一位师父,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独孤剑母亲口中的师父,就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

    然而,古话说得好,怕什么就来什么。

    只见李乘风对着剑尊微微一笑,然后指着端坐在之下的独孤剑,道:“这是我未入门的弟子,听闻他被阁下强行带来此处,我是来带他回去的。”

    原本剑尊在看到李乘风指向独孤剑的时候,心中就是一沉,但当他听到独孤剑只是他‘未入门’的弟子时,心中有升起一股希望,然后看着李乘风,试探着问道:“阁下是说,他只是你‘未入门’的弟子?”

    “没错。”

    李乘风点点头,道:“我与独孤剑母亲是故交,在独孤剑出生之时,他母亲便已经将他托付于我,希望我收他为徒。

    不久前,我也当着独孤剑的面,答应了要收他入门,只是还未来得及正式收徒,他就被阁下强行带走了。”

    “原来如此。”

    剑尊在听完了李乘风的话后,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朝着李乘风弯腰一礼,道:“首先,我为此前强行带走独孤剑的举动向阁下赔罪,只是这孩子‘天生剑体’,普天之下,在没有比我更适合他修行的地方。

    还望阁下为了这孩子的前途,能让他随我回修行。

    老夫可以用性命保证,他入我之后,绝对会受到最高的重视,我将会倾尽一切资源来培养他。

    拜托了!”说完,剑尊继续弯腰。

    都说‘剑者,宁折不弯’,但此时剑尊的额头几乎要低到与鞋子持平的地步,可见其态度有多诚恳。

    剑尊的这种态度,也是让李乘风没法发脾气,不过,好在他原本也不太想收独孤剑为徒,这次找来也只是因为余小玉的恳求再加上面子上过不去而已。

    “前辈无需如此。”

    李乘风来到剑尊面前,轻轻将他扶起,然后说道:“虽然独孤剑并未正式拜我为师,但我毕竟已经答应了他母亲,所以恕我不能答应前辈的请求。

    不过,此事倒是可以问问独孤剑本人。

    此子内秀早熟,虽然年纪还小,但心智已经远超同龄人,相信他自己心中应该也有想法。

    若是独孤剑自己愿意跟前辈前往修行,我绝不阻拦,并且他母亲那里,我还会亲自去说和。

    但若是独孤剑自己不愿意,我也希望前辈不要强求,可好?”

    “自然可以。”

    剑尊听到李乘风这样说,当然没有理由,也没资格不同意,他点点头,然后朝着李乘风拱手,道:“多谢阁下。”

    虽然李乘风没有直接答应让独孤剑跟他走,但人家和独孤剑已经是口头上的师徒,而且还是得到了独孤剑的父母认可,在这种情况下,李乘风找来之后,就算是直接与他动手都理直气壮。

    但李乘风还愿意给他一次机会,让独孤剑自己选择,已经是足够给他面子,他若是继续强求,那就是不识好歹了。

    “前辈同意这个提议就好。”

    李乘风看着剑尊,轻笑着说了一句,然后突然脸色一变,沉声说道:“不过,前辈刚才说,普天之下,没有再比更适合独孤剑修行的地方,这一点我不太认可。

    虽然我对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而且我也不是主修剑道,但我自信,我所会的剑道,未必就会比你们差。”

    剑尊听到李乘风的话,也是面色一沉,而后周身猛然释放出一股凌厉的剑意,锐利的锋芒直冲云霄。

    剑尊刚才之所以对李乘风弯腰,只因为对独孤剑这个弟子的渴求,再加上自己确实理亏,而现在李乘风的话,在剑尊看来,虽然不一定有反悔的意思,但肯定有对的轻视,更是已经有了挑衅的意味。

    为了一名天才弟子,剑尊可以弯腰,但他绝不容许有人挑衅自己的宗门,尤其是在剑道上!

    剑尊看着李乘风,目光中隐隐有无形的剑气游荡,他沉声说道:“如果是说其他,老夫不会与阁下争,但在剑道一途,我为天下正宗,世人皆知,容不得任何人挑衅。

    阁下既然认为自己的剑道不必我差,那就让老夫领教一番。

    若是阁下的剑道真有你说的那般强大,能胜过老夫,老夫转身就走,绝不再提收徒之事!”

    李乘风听到剑尊的话,脸上的笑容不变,心中却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他刚才那些话,确实是在挑衅,不过他挑衅剑尊,并不是为了‘谁收徒弟’这种事,而是为了借机刷奖励而已。

    李乘风看着剑尊,道:“能领教的剑道,在下当然十分愿意,不过,领教归领教,独孤剑的事情,我说了会让他自己做主,就不会反悔。

    不过,晚辈若是能在剑道上侥幸胜过前辈一招半式,也希望前辈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请求?”

    剑尊听到李乘风的话,眼中的锋芒稍缓,然后疑惑的问道:“你有什么要求?”

    李乘风指着那伫立在一旁的,道:“若是晚辈能侥幸胜过前辈,希望前辈能让我参悟一下此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