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 262.化蝶长生法

262.化蝶长生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梁伯山迫于无奈,亲请桓钧侯入府。

    景栗之所以请侯爷前来,是想让他做见证人,加速任务进度。

    饮过第一杯酒之后,她便直入正题:“侯爷想必清楚,我如今已是失去自由的笼中鸟,补偿药人之祸遇害者亲属一事,只能麻烦您费心操办,我会尽快把银子送到侯府。”

    而后,她看着旁侧名为伺候实为监视的梁伯山,吩咐道:“两天之内,送一万两银子到侯爷府上。”

    景栗并不清楚英家的家底有多厚,故意狮子大开口说出一万两的巨款,若有则全部用于补偿,若没有至少能促使梁伯山把所有钱都交出来,免得这厮暗中贪走英家的财物。

    “一万两!?”梁伯山分外诧异:“英家没有这么多现银…”

    “那就卖房、卖地、卖古董,必须在两日内凑出一万两,不然我良心不安,根本无法专注炼丹!”景栗再以炼制丹药做威胁,还故意斜眼瞟着渣男,冷声质问——

    “怎么,我这个门主说话一点分量都没有吗!?”

    桓钧侯也有用钱弥补过失之心:“英门主,你不必为此散尽家财,贫道也会出钱…”

    “侯爷!”景栗打断他的话,直白讲出目的——

    “而今我不过是空有名头的英家门主罢了,门中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务都是旁人说了算,我半点都做不了主,钱财留着还不知便宜了谁,倒不如全部作为赔偿金送出去,至少能换一份心安,请侯爷务必出面代为督促此事。”

    “好,英门主放心,贫道定会尽力。”桓钧侯说着还瞪了梁伯山一眼,他很清楚“英台”言语中暗骂的人是谁。

    侯爷的心情也差得很,几乎没怎么吃菜,连饮数杯闷酒,长叹一声说道——

    “今日是我最后一次以‘贫道’自称了。”

    景栗不解:“我不明白侯爷的意思。”

    “我已接了圣旨,下个月迎娶南越国昭德郡主为妻…唉…”一心学道修仙的独身主义者桓钧侯郁郁嗟叹,既为皇室贵胄,婚事便身不由己——

    “我对朝堂政事完全不感兴趣,对于南越国和我朝的纠葛纷争也不甚了解,陛下告诉我,这桩婚事有利于维持我朝与南越的和平大局,由战转和,即可避免众多将士战死沙场,也算是功德一件…”

    他原本有自己的坚持,一直在与皇帝舅舅抗争,坚决不踏入婚姻围城,拿定主意一辈子学道修仙,在外人看来也许是痴狂疯癫,可他却无比享受这样的人生。

    但是,长生灵山之行彻底改变了他。

    全因他不顾凶险执意进山,英台等人才不得不冒死相救,英家和清风派的众多英雄丧命,皆与他有直接关系。

    他心怀深深负罪感,面圣时一听到婚事可避免边境生灵涂炭,便不忍心再次推拒,生恐因自己的一念之私,害更多无辜者失去性命。

    桓钧侯已然微醺,又饮两杯,自嘲般地笑笑:“生在皇家,谁又能随心随意地生活呢?这一世成仙无望,权当是体尝俗世凡苦,只愿来生能得自由身!”

    细细想来,这一故事之中,无论主角配角,全无赢家,不是被阴谋夺走了性命,就是梦想幻灭、心如死灰。

    也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人生,从古至今,有几人能无愁无憾地圆满度一生呢?

    在送桓钧侯时,景栗请他帮忙做最后一件事,邀广陵王明日前来英家。

    侯爷一离开,梁伯山就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请广陵王来府里,而且这点小事有必要请桓钧侯出面吗?”

    景栗故意卖关子:“稍安勿躁,明天答案即会揭晓!”

    她所要做的,是说服广陵王把渣男和清风派四大狼心狗肺的掌剑人都丢进药炉里炼成渣,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景栗重回房间,时间紧任务重,今晚她要做好两件事——

    第一,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出破绽,她必须套用合适的长生丹药炼制配方,有理有据地对渣男和禽兽进行非人道毁灭。

    第二,务必要想出能够百分百说服广陵王放弃梁伯山等狗腿子忠犬的理由。

    屠豪去见大侄子还没有回来,景栗和独教授分工合作。

    独教授熟悉隶草行书各类字体,他负责阅览长生术竹简,景栗只需按要求逐一展开竹卷即可,她重点琢磨如何与广陵王周旋。

    “庄周入梦化成蝶,吾沉梦中悟生死”,独教授读出竹简上的一行字,啧啧啧地大发感慨——

    “英家先祖的脑回路实在太清奇了,居然想出了类似神话故事的‘化蝶长生法’!”

    “什么意思?”景栗觉十分新奇:“是用仙丹把人变成蝴蝶,然后飞上天变吧啦吧啦小蝶仙吗?”

    独教授简述内容:“据这卷竹简所写,以长寿著称的神仙彭祖曾在西南蝶谷中修炼百年,那山谷内的蝴蝶吸纳了仙气神力,成就永生不死之身,每每寿命将至,就会蜕化为蛹状,一个月之后即会重新破蛹重生,周而复始,可与天地同寿。

    英家先祖在这一传说的基础之上,结合庄周梦蝶的故事,创造化蝶长生术——

    活捉蝶谷各色蝴蝶一百只,当它们变成蛹状时生磨成粉,以纯阳十牲的骨血为引,再辅以金石药材,七七四十九天即可炼成‘化蝶长生丹’,人服下之后将如仙谷的蝴蝶一样,能够通过化蛹重生的方法逃离轮回、永生不死。”

    “这应该叫幺蛾子长生术吧,真是鬼扯他妈给鬼扯开门,鬼扯到家了!”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如此离奇的长生丹药炼制法,景栗觉英家先祖的脑洞大到女娃娘娘都补不上。

    “被长生不老迷了心窍的皇帝就信这些幺蛾子,你可以把化蝶长生术里提到的‘纯阳十牲’发挥一下,换成梁山伯那群狼心狗肺的混蛋。”

    景栗顿时来了精神:“所长,您先给我讲讲,什么叫‘纯阳十牲?’”

    独教授解释并提出绝妙方案:“就是出生在阳年阳月阳日的十种活的公牲畜,而梁伯山的命格纯阳,正好能对得上!”

    “完美,天才所长!”景栗把这卷竹简小心翼翼地卷起来,摆在桌子正中,计划明天用它诓骗广陵王。

    “铛铛铛铛!”屠豪终于归来,他自配音效,晃着手中的酒瓶说道——

    “iamback!”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