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妖女哪里逃 > 第五八零章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第五八零章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东方良御剑而行,木头人一样随着李轩往冠军侯府走。

    那枚黑红色的‘源禁神石’就镶嵌在他眉心的中央位置,还是青龙宫主强压着他,让李轩将这上古天庭控制罪奴的东西,硬生生的植入他的体内。

    这让东方良有种天塌地陷之感,感觉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举目无亲,茕茕孑立。

    可惜的是,这‘源禁神石’一旦植入,东方良即便想要自裁也不可得了。

    李轩倒没有控制他意识什么的,问题是那上古天庭为防罪奴轻生,让天庭没有苦力可用,特地在‘源禁神石’中留下防止罪奴生出自杀念头的禁法。

    此刻的他就像是行尸走肉,之所以还能御剑飞行,只是数十年时间养就的本能在驱动。

    “我很好奇,你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找我的玉麒麟?”李轩骑着马走在前面,同时好奇的问:“主动暴露行踪,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是吧?”

    东方良嗫嚅了一下嘴唇,终究没将玉麒麟就是他师妹一事说出来。

    他知道师妹她身份一旦暴露,就会彻底落入李轩的魔爪,再无法自拔。

    以这个冠军侯的尿性,他一定不会放过师妹。

    “自然是为了报复!”

    东方良一声怒哼,语声冰冷道:“那头玉麒麟坏了我师尊的大事,你李轩又是害死我师尊的罪魁祸首之一,我奈何不了你,就想着要结果了那头玉麒麟,为师尊报仇。。

    如果不是当天刚好有人在,我当时就宰了它!”

    李轩心想这家伙果然欠收拾,不过此事倒不急。

    反正东方良已落到他的手里,以后有的是时间炮制这家伙。

    也就在他踏入冠军侯府的时候,一道白色光影突然从府内奔驰而至,几乎就扑入到李轩的怀中。

    那正是玉麒麟,它是昨日大好的。

    虽然元气未复,可玉麒麟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不影响行动。

    李轩考虑到江南医馆那边人多杂乱,情况复杂,医馆那边也急缺床位,就将玉麒麟从医馆那边撤了回来。

    玉麒麟在扑过来之后,就满含兴奋与期待的去舔李轩的脸。

    李轩被惹得哈哈大笑:“行!行!行!你要的北海冰鱼我都带回来了,整整五个箩筐,够你吃三天。还有承诺给你的一条二百年的鲲鱼,肉质绝佳,晚上会有山味楼的厨子过来加工,我们全府上下一起吃。”

    可他说着说着,就发现玉麒麟的情况不太对劲,这家伙不再舔他了,热情也在消退。

    “你这家伙——”李轩摇了摇头:“过河拆桥都没你这么快。”

    他也没有在意,继续往里面走。

    此时玉麒麟却身躯僵硬,万分错愕的望着后方的东方良。

    东方良也同样一身僵直,不能置信的与自己的师妹对视。最终他面无表情,眼神漠然的御剑而行,随在李轩身后飞入冠军侯府。

    ——这不是他自己情愿的,是李轩在前方招手,让他快点跟上去。

    这一瞬,东方良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裂成了千百余片,再无法愈合了。

    ※※※※

    三天之后,薛云柔驾驭着她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匆匆返回了京城。

    自从白莲之乱平息以后,她就再次前往独石堡监工督造。

    直到今日,那边重建的护城法阵终于完成,也通过了朝廷的验收。

    恰好这个时候,李轩准备了一次大行动,需要借助天师府的力量。

    于是薛云柔在完成这桩大事之后,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又得返回北京。

    入京之后,薛云柔遵照惯例,先入宫拜见天子叙职交差。

    让薛云柔略觉膈应的是,由于景泰帝闭关不出,此时主宰国政的是长乐长公主虞红裳,她曾经的好闺蜜,手帕交。

    薛云柔原以为这一场见面,双方难免要唇刀舌剑,夹枪带棒的交手一次。

    自己以臣属的身份觐见,怕是难免要屈居下风。

    可出乎薛云柔意料的是,这次双方见面之后,虞红裳却是拿出了身为监国长公主的大气,不但全程没有任何为难,反倒是温言软语,态度极佳,在言辞间也特意避开了李轩。

    二女之间的言谈,竟仿佛是有了几分以前还是闺阁密友时的和谐气氛。

    薛云柔出宫之后,心内就不禁暗暗赞佩,心想红裳她不愧是出身皇家,气度风姿都非常人能及。

    即便是身为情敌的她,也能在虞红裳面前如沐春风,不觉为虞红裳效劳是很为难的事情。

    之后薛云柔才往李轩的冠军侯府里面赶,而就在她进门之后,薛云柔发现这府里面的情况不对劲了。

    以往冠军侯府的门口是很热闹的,李轩在侯府的马厩里面,养了二十五头地行龙,四十五头龙血马。

    此外侯府之外平时还会停一些马车,都是李轩的部属,或是敬仰李轩的文士,前来侯府候见。

    所以这侯府的门口,时常都有马嘶兽吼之声,此起彼伏。

    可今日薛云柔到来,却发现此处竟然万马齐喑,那些脾气较为暴躁的地行龙,也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兽笼里面不敢吭声。

    薛云柔仔细看,发现这些畜生都在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薛云柔好奇的问迎过来的李大陆:“你们家难道是发马瘟了?”

    李大陆就脸色古怪道:“侯爷他最近新得了一把宝刀,平时爱不释手,到处的找东西试刀,门外的那些畜生吃过他的大亏,都不敢造次。”

    薛云柔不由一头雾水,心想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就在她进一步想要问清楚究竟的时候,薛云柔忽然蹙了蹙眉。

    “这门口的‘虎刺梅’到哪去了?”

    虎刺梅是一种形如梅花的花,花期很长。以前冠军侯府的门口栽了几丛,薛云柔很喜欢。

    可此时她一目望去,发现了那些花都不见踪影了。

    “就在那里,”李大陆往旁边的花坛指了指:“少天师你看,花坛左边蔫着的那一堆草就是。”

    薛云柔不由微微愣神,发现这花坛里面蔫头蔫脑的花草还有许多,不止是虎刺梅一种。

    “这是怎么回事?”

    “被阉割掉了。”李大陆面无表情的回应道:“侯爷新得的那把刀名叫‘割龙’,据说是件伪神宝,蕴有‘阉割’这样的极天之法。侯爷为了练习,在找各种样的东西试刀。”

    “阉割?”薛云柔只觉匪夷所思:“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等阴损的伪神宝?”

    “我也不清楚。”李大陆摇着头:“反正现在所有人看到少爷都很害怕。”

    其实是感觉下身一凉,可这话在薛少天师面前说,未免有些不恭敬。

    薛云柔能够体会到这些人的忌惮与惊恐,她神色古怪道:“他应该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那倒没有。”李大陆苦笑了笑:“不过昨日他分别去绣衣卫诏狱与六道司镇妖塔走了一趟,据说昨夜里,有一大群重罪罪囚想要自我了断,说他们不想活了。”

    薛云柔有些无语的往前走,然后当她来到中堂前方时,又再次驻足。

    这里中堂两侧,本来各写着一行对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可这个时候,两边的对联都少了一个字,变成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壁立千仞,无欲则’。

    薛云柔猜测道:“这也是你家侯爷做的?”

    “也被阉割了,就在昨日。”李大陆点了点头:“他说阉割之法,应该不局限于人类与牲畜,还可以扩展到天下有无情众生,有无形之物,这就是他尝试的结果之一。

    说来奇怪,自从这对联被阉之后,我们也试着把新的对联贴上去。结果还没糊上浆糊,对联就少了半截。”

    薛云柔是在侯府后院的练武场见到的李轩,当薛云柔到来的时候,李轩正在挑拨着东方良。

    “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我放开禁制,任你出手。如果你能撑过两刻时间不败,我就解除你的‘源禁神石’,放你离开。”

    东方良的神色,明显是有些心动,可他随后神色凝然的看着李轩手中的那把‘割龙刀’。

    他随后就试探着问:“让我试可以,你能保证不借助外力?”

    李轩一声失笑:“我连第四门都不是,如果不能借助外力,我岂非是只有被你揍得份儿?”

    “我是说府中的阵法。”东方良‘哼’了一声:“你如果保证不用这座阵,我就与你战一场。”

    他知道李轩手中的‘割龙刀’,就连小天位运用起来都很吃力。

    李轩之所以能长时间的使用,一个办法是靠‘四象炼元炉’提炼的天位真元,一个办法是依靠府中的大阵,在无穷无尽的给他提供力量。

    在这府邸之中,李轩使用的方法当然是后一种。

    ‘四象炼元炉’内藏的天位真元数量有限,李轩不可能将之挥霍在此。

    李轩果然摇了摇头:“可惜,这本是你唯一的脱身机会,就被你这么错过了。”

    东方良则唇角微抽,懒得搭理,他心想是被阉掉的机会吧?

    也在这个时候,薛云柔语声幽幽的从远处传了过来:“你准备围杀魔师班如意?是为了虞红裳遇袭一事吧?轩郎啊轩郎,你还挺会心疼人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