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十八章:骗鬼

第十八章:骗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音落下,记忆里的画面忽然间开始扭曲。整个医院也有了轻微的震颤。

    白雾猜测大概是小可怜的情绪有波动?

    倒是不担心一句话破防,恶堕经历过的痛苦,可比言语要可怕的多。

    “为什么你会选梳子?”

    与此前听到的许多种声音的混合不同,在来到记忆里,见到了一袭红裙的小可怜后,她的声音始终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只是直觉,钥匙或许是那间关着你的笼子的钥匙,档案则记载着医院的人,对你做过的那些残忍的事情。它们都会带来不好的回忆。”

    白雾撒了一个谎。

    他当然是知道钥匙和那间笼子无关的。钥匙很有可能是第四栋需要用到的道具。

    但眼下并不需要展现自己多聪明,而是要展现出自己对恶堕的看法。

    “当然,也不全是排除法,梳子不是刑具,材质也无法伤到你,满地的针管,墙上的摄像头,坚固的牢笼与锁链,梳子在这里头就显得格格不入,相比起来……它的存在太温柔了些,也许它本就不存在于那间屋子里。”

    在林无柔催促着,让白雾走出屋子的时候,那个时候白雾的初衷,是选到能够让自己获取序列的道具。

    那个道具最有可能是钥匙,白雾原本也计划拿走钥匙。

    他并不质疑备注的内容,恶堕的好感度,天赋序列,憎恶,其中天赋序列对自身该最有用。

    只是就在要做出选择瞬间,多年来的游戏直觉和谨慎,让白雾忽然意识到,最好的结果未必是最安全的结果……

    有些东西,有命拿却无命享受。

    备注没有提到自己会有生命危险,但若没有得到大boss的好感度,或许队友也会陷入危险。

    白雾最终选择了梳子。

    他回想起地下通道里,备注提到的内容,看不见的东西无法分析,不存在的东西自然也无法分析。

    这把梳子……或许只是一团实质化的怨气。

    “也许你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你最爱的人,她温柔的给你梳着头,轻声的跟你说着话,小心翼翼的对待你,疼爱你。人遇到不可避免亦无法反抗的事情,就会去回想那些记忆里还算美好的东西。”

    记忆里的世界再次扭曲,小可怜显然被这句话牵动了。

    “所以我在想,也许这象征着你的一个执念,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能够从之前的病历里感受到,那一定是非人的折磨。”

    “那个时候你一定很绝望……你怀念着那个给你梳头发的人,但她没有出现,这栋医院里也没有这样的人,这里只有怪物,和比怪物更残忍的人类……”

    白雾也不确定能否一路嘴炮到底……

    但既然以利亚有理智,利用理智压抑住了攻击欲望,也许小可怜也同样有着理智。

    “你在撒谎……”

    还是那句话,但语气明显变了。

    白雾面无表情:

    “撒谎么?你认为我只是想活下来,我本能是恐惧你的,方才说的那一切,都是编的对不对?人类对待恶堕的态度,不可能是我这样的。”

    小可怜有些诧异,这个人类就像是知道自己的想法一样。

    记忆里的世界逐渐稳定下来。

    白雾继续攻略:

    “我不害怕你,也不讨厌你,我来到这里的原因,不是为了杀死你,只是为了调查过去发生过的一些事件真相。你可以感受到,我没有任何的恐惧。”

    没有见证过七百年间人类与恶堕的惨烈战争史,没有接受过底层人从小就被灌输的恶堕不可饶恕的概念……白雾来自于另外一个时空,所以至少有一点他是真诚的——

    他不厌恶恶堕。相反,他对恶堕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叫白雾,你可能不知道我们人类住进了塔里,塔外对我们来说难以生存。而不久前我也被人扔出过塔外,那里的温度一度达到了七十度……我险些死去;或许我要是死了,就跟你一样了。”

    当然不会一样。

    白雾很清楚,自己在塔外,谈不上险些死去。

    即便死了,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他,大概率是变成某只恶堕的烤肉。

    但这段话还是有必要的。

    这是沟通劝解里常常用到的技巧。首先摆明自己了解对方的处境,其次表明自己遭遇过类似的经历。最好遭遇都是同一个敌人引起的。

    果然,存在着理智的小可怜,慢慢的靠近了白雾。

    白雾无法动弹,所以一直试图让小可怜走进视线里。

    现在他看到了对方的样子。

    那大概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头发很长,红裙裹住娇小的身躯,那张脸算不上很好看,却让人有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

    只是脖子处,有着和以利亚类似的咒纹。

    看着咒纹的瞬间,白雾忽然又多了一个疑惑……

    “如果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要杀我,我也无法反抗,但至少请让我死的明白些,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我叫红殷。”小可怜说出了名字。

    她开始渐渐相信我了……至少不会立刻杀死我。

    “你脖子上的咒纹,是怎么回事?我在第二栋见到了有同样咒纹的人。”

    红殷好奇的看着白雾,她的眼睛比起以利亚来说,要灵动不少,这甚至让白雾有种错觉——

    是否恶堕的畸变,其实是人变怪物,最终返璞归真,怪物变人?

    越高等级的恶堕,越像人类?

    但很快白雾就知道了自己这个想法错的有多离谱。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他吗?也想知道其他人到底怎么了。”

    他自然是指的以利亚,其他人则包括医生,还有那些实验体。

    白雾眨眨眼。

    这栋医院的迷局太多,直到现在,他已经找出了四个迷面。

    但一个谜底都还没有。

    “你会害怕我的,我会证明你说的都是假的,你是在骗我。你不害怕我,只是因为你没有看见真正的我!”

    红殷恶狠狠的看着白雾。只是那张邻家小妹的脸,实在是无法表达出足够怨毒的情绪。

    白雾也清楚,真正的重头戏肯定是红殷自己的记忆。

    其实那些病历里,那些被区分为甲乙丙丁,连名字都没有的恶堕们,其经历都很痛苦。

    不仅仅是物理上承受血清带来的痛苦,承受身体异变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种种绝望。

    只是白雾无法共情,无法感同身受。

    换个人,或许已经疯了。

    “那就来验证验证。如果你是对的,那我也死不足惜不是么?”

    红殷眼里再次闪过的疑惑,几秒钟后,恶堕记忆里的画面再次有了变化。

    强光刺眼,让白雾本能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回到了第一栋十一楼的那间屋子。

    牢笼,铁链,针管,监视器。

    这些冷冰冰的东西都散发着红色的气息,桌子上摆放着的东西变了。

    档案钥匙梳子都没有了,只有一本病历。

    这让白雾有些遗憾。

    再次回到这里,并不是读档。另外两个东西关联的剧情确实无法再取得。

    档案和病历不是同一个东西。不过也算有收获。

    四个谜题里,关于小可怜的部分,其谜面或许就在里头。

    拿起病历,白雾没有犹豫,直接翻开。

    这一刻起,他的耳边听到无数的哀嚎。

    (晚上还有,但今晚有个饭局,所以第二更会比较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