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道长,时代变了 > 178.夜守祠堂

178.夜守祠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道长,时代变了

    不过白灼虾确实好吃。

    这种白虾烹饪时候无需任何佐料,只要用村前的河水来白灼即可。

    白灼的虾色比玉润,肉比豚清,不腥不腻,回味略甘,肉滑且嫩,入口生津!

    白虾做法单一,可是吃法多样。

    可以蘸醋吃,可以蘸腐乳吃,也可以蘸蜂蜜吃,各有风味。

    另外这白灼虾剩下的水是好东西,不能扔掉,可以用来炖面条,这就是当地待客主食,鲜汤面。

    云松拒绝了村里人陪吃陪喝,他想跟沙老大、阿宝、令狐猹随便找个房间随便吃。

    乔栋梁惶恐的请罪,问是不是自己村里表现不好惹怒了九少爷。

    云松无奈,只好说他这人有怪癖,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吃饭。

    乔栋梁便将他们送去村里祠堂。

    长乔村人口多祠堂大,它分前后院,后院供奉先祖,前院则是个规整干净的大房间。

    这是村里最好的房间,乔栋梁以这房间来待客。

    于是云松带着一鬼两兽在这里开吃,每个都是一盘子虾一大碗面,稀里呼噜吃的很过瘾。

    天冷了就该吃面,一晚热乎乎的鲜汤面下肚,云松撑得浑身冒汗珠子。

    吃饱喝足,就该干活了。

    他对沙老大点点头,沙老大也憨笑着点点头。

    见此云松翻了个白眼:“我是让你去开门,叫乔家人进来。”

    令狐猹都要比沙老大更机灵,它已经在得到云松眼神示意后率先跑去拉开了门。

    乔栋梁、乔守信还有几个族老点头哈腰的进来:“九少爷,这虾和面您吃的舒坦吗?其实我们还给您准备了菜,炖上了鸡、烤上了羊,您看……”

    云松摆摆手说道:“当宵夜吧。”

    “砰!”

    大门忽然关闭。

    乔家人吓得连连哆嗦。

    这门明明开着,怎么就突然关闭了?

    他们看不到是沙老大关的门。

    沙老大向他们解释道:“天气冷,这又是晚上了,关上门暖和。”

    他又喜滋滋的问云松:“九少爷,你看我悟性怎么样?我这是不是举一反三?”

    云松跟这个笨人没什么好说的,他苦笑着摆摆手让沙老大退下。

    乔守信壮胆问道:“九少爷,这门怎么突然……”

    云松说道:“我的小手段罢了,你们不用在意这点,现在请乔村长仔细给我说说你父亲出事的情景。”

    乔栋梁说道:“我父亲正在过寿,那天就是在这里,我在这里摆了一场大席,请了许多人来吃饭喝酒。”

    “然后我父亲就坐在九少爷你那个位置——那是这里的主位,然后他正吃着喝着,忽然就一头栽倒没了气息!”

    “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怎么会这样呢?我爹是信佛的人呀,他一辈子干好事,十里八乡谁不说他一声好?他天天拜佛呢,怎么会这样呢?”

    乔栋梁是个孝子,说到这事的时候眼睛挂泪。

    云松说道:“乔守信跟我说过,你家老爷子的死是有说道的,是被人借了寿,这是怎么回事?”

    乔栋梁抹了把泪说道:“这个说法是我们村里一个傻子说的,唉,这傻子说我家老爷子是被人借去了寿元,然后不让我给老爷子下葬,说人家还会来还寿,到时候我家老爷子会复活。”

    这么一说,乔栋梁脸上露出了生无可恋的样子:“你说这不是混账话吗?有借钱借粮食的,我也听说过有借媳妇儿生娃的,这都能理解,可是借寿元算什么事?这东西还有借有还?”

    “就算是那人真的敢来还,这咱们也不敢收呀,九少爷您说,这死掉的人如果再活过来,这算什么事?”一个叫乔蒙阳的族老苦笑道。

    “这算诈尸。”

    乔守信冷飕飕补充上一句话,听的族老们连打哆嗦。

    云松问道:“这个傻子又是怎么回事?他在哪里?”

    乔守信积极的说道:“这傻子我了解——不对,跑爷不是个傻子,是个疯子。”

    “九少爷,这村里人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因为他最早来了村里,就是我家接济他吃了几口饱饭。”

    “事情是这样的……”

    “长话短说啊。”云松不放心的叮嘱他,这个货太会说废话了。

    乔守信说道:“行,长话短说就是大概十来年前吧,那是个冬天,特别冷,然后跑爷疯疯癫癫来了我们村里。”

    “他刚出现的时候是在村前河里捞鱼虾吃,天特别冷,河都结冻了,他愣是凿开了冰洞泡在水里说找吃的。”

    “天那么冷,河里的鱼虾早躲进泥泞里去越冬了,这怎么抓呀?”

    “可跑爷不懂,他就是要找吃的,他摸了一些田螺吃,但九少爷您知道,冬天的田螺全是壳子,这怎么吃?”

    “当时我爹还活着呢,我爹看他可怜便搭救了他一把,把他叫回家给他烤了火,然后又给他炖了一碗地瓜粥,算是彻底把他救活了。”

    “之后他便留在了我们村里,九少爷您看到了,我们村前面的河里有许多芦苇,他找了芦苇杆给自己弄了个狗窝,白天晒太阳,晚上缩在里面,谁家剩下吃的就给他一口,没有吃的他便去河里挖泥鳅。”

    “就是这样,他浑浑噩噩的活了下来……”

    云松问道:“他平日里有没有展示过什么非同一般的本事?”

    乔守信说道:“展示过,谁家小孩要是吓着了,吓得昏睡不醒或者哭嚎不止,那只要抱到他身边,他便会骂骂咧咧,等他骂完了,这孩子也就好了。”

    “骂的是什么?”

    所有人都摇头:“听不懂,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能听出语气很凶恶、用词很歹毒,但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乔守信说道:“对,他平日里说话总是这样,只有我能跟他偶尔搭上几句话。”

    “我之所以叫他跑爷,是因为他每次跟我说话都会胡言乱语的夹杂一句相同的话:‘跑跑跑要跑不掉了’!”

    “这话可瘆人了。”乔栋梁缩了缩脖子。

    乔守信点头:“对,跑爷每次说这话都是声嘶力竭的喊叫并到处乱跑,确实吓人。”

    听到这里云松就明白了,这个跑爷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需要注意的事吗?”

    众人纷纷摇头。

    云松看到他们摇头的样子并不是很坚定,便估摸他们有话没实说。

    他索性变成伥鬼蛊惑几人:

    “各位族老,这村子现在危在旦夕,恐怕是有个厉鬼在村里作祟呢,现在能帮你们的可就只有我了,你们要是有什么事别瞒着我,你们得对我说实话!”

    简单的几句话说出来,几个人还真是蠢蠢欲动了。

    乔栋梁先开口了,他迟疑的说道:“这个、这个,九少爷,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自动我爹去世,我家时来运转得了两笔钱,一笔钱是给我爹收拾房间的时候在他枕头里发现了金镯子、金戒指。”

    “另一笔钱是我孙子在家里树下挖蚂蚁窝,结果挖出来一个玉蝉,那玉蝉水头好呀,然后让我去城里的诚信坊卖了一百个大洋!”

    一个叫乔蒙山的族老则弱弱的说道:“我们家里人也得到了一些钱,不过这些钱都是我家该有的,不过也算是横财吧,它有些古怪,古怪在于它跟我这两天做的梦有关。”

    “我儿子死后第三天晚上开始,我梦见他回来了,他回来后便在家里翻箱倒柜,然后找出家里藏的钱往外扔!”

    “我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平日里是我这儿子管钱,他死的突然,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他把钱存在哪里。”

    “这样他回来后在家里翻箱倒柜的找到钱扔出去,我醒来后按照梦里的记忆去翻找,结果还真是翻找出来了许多钱……”

    听到这里云松问道:“你儿子是哪一个?”

    乔守信说道:“就是那个过生日想杀猪,结果被猪一脚蹬在热水上烫死的那个。”

    云松点头。

    他问乔蒙山道:“那你翻找出来的这些钱呢?你家都留下了?”

    乔蒙山点头:“对,都存起来了。”

    云松说道:“这钱不能要!这是买寿财啊!”

    “你们村里这疯子说的不对,你们村里人不是被借了寿,是被买了寿!”

    “这么明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明白?”

    “你们家里人死后结果便开始发横财,这能是正常的事吗?”

    “乔守信,你去把最近村里过生日死掉的人全叫来,问问他们家里是不是也发了财!”

    乔守信像模像样的敬礼:“是,九少爷!”

    等他离开云松说道:“我的推断应该不会错的,你们不明白吗?特别是乔蒙山老爷子,你儿子回魂入你梦里是给你提醒呢,他把这些钱都翻出来然后扔出门外去,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钱不能留!要丢弃!”

    乔蒙山懵了:“这个这个,这个谁能想到呀?”

    乔栋梁苦笑道:“唉,这事怨我们自私了,我们发了横财后都没有敢对外声张,今天不是九少爷询问我们最近家里发生的反常事,那我们还是不会说出来的。”

    这点云松倒是理解他们。

    财不露白。

    这是华夏百姓理财持家之道。

    乔守信急匆匆的去、急匆匆的回,回来后点头说道:“九少爷,没错了,他们家都有这种事,哼哼,要不是我诈了他们一把,他们还不肯承认呢。”

    乔蒙山惶恐的问道:“那这怎么办?我找到的钱不是我儿子藏起来的私房钱?是鬼买他寿元给的钱?我怎么办?我现在把它们扔掉行不行?”

    云松摇摇头道:“你现在扔掉已经没用了,以后再得到横财立马扔掉,尽量别占。”

    他撸了撸令狐猹的小脑瓜,又说道:“带我去找跑爷,他应当了解一些事。”

    乔守信积极的说道:“九少爷您不用动,您等着就行,我去把他给你叫过来!”

    又是不多会之后,乔守信拖着个穿着破烂、头发糟乱的老人快步而来。

    老人一路被拽的趔趄,于是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但正如几个人之前所说,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方言。

    乔栋梁介绍道:“九少爷,这就是跑爷了。”

    跑爷到了门口忽然拉住了乔守信,他看向沙老大说道:“大兄弟,天气冷啊,你怎么穿这么少?”

    不等沙老大回答他又说道:“跟我去下地走一趟吧,以你这身手,你跟我走一趟,到时候啥都有了,发大财!”

    云松诧异。

    跑爷竟然能看到沙老大。

    其他人则瑟瑟发抖。

    乔守信‘妈呀’一声叫,屁滚尿流往屋里跑。

    乔栋梁壮胆问道:“九少爷,这是几个意思?跑爷这是……”

    云松淡然说道:“跑爷本事很大,他在跟我一个手下说话。”

    乔栋梁惊骇问道:“九少爷您这手下是……”

    “是他练了隐身术。”云松截断他的话。

    他走上前去问跑爷:“跑爷,你吃过晚饭了吗?”

    跑爷斜睨他一眼,猛然瞪大了眼睛。

    他一把抓住云松手臂叫道:“是你?是你?你你你,你竟然在这里,我要——不对,不是你,你不一样,你不一样。”

    云松一怔。

    这人是不是认识这世界的云松?

    跑爷放开了抓着他的手,然后陷入癫狂之中,他焦急的背着手在门口转来转去,口中喃喃有词,但云松听不懂他说了什么。

    突然之间他抬起头来将眼睛瞪的特别大——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场景!

    他的一张老脸扭曲起来,嘴唇颤抖、浑身哆嗦,又是突然之间他张开嘴大喊:“跑跑跑!快跑啊要跑不掉了!”

    他就这样跑了。

    跑的飞快!

    云松想从他口中探查到一些紧要信息的意图落空了。

    不过跑爷不会离开村子,他招招手把沙老大叫过来,说道:“你去找跑爷,然后问他为什么会说有人来借寿?你想尽办法从他口中打听消息,越多越好。”

    沙老大拍着胸膛说道:“九少爷你看我的吧,没毛病,手拿把掐,我一定给你问出很多消息。”

    云松对此不是报以很大希望。

    他把这几日里死者的家属召集了起来,又让乔栋梁去把村里明天要过生日的人召集到祠堂里。

    依然是化为伥鬼,他开始套家属们的话:“你们都回忆一下,好好回忆,这几天你们家里出事的人都去过哪里?或者他们说过什么反常的话吗?”

    家属们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他们说出的信息很多,云松听的云里雾里,最终也没有捋出什么有用东西。

    云松只好从死者生前做过的事下手,看看能不能找到交集。

    然而还是没有。

    长乔村虽然隔着沪都很近,可是这年头不太平,到处有匪盗流窜,村里人一般不会离开村子外出。

    特别是进入深秋之后,秋风瑟瑟,这是杀人越货的时节,老百姓更不敢出门。

    所以这些人做的事就很简单了,寻常的吃喝拉撒,白天窜门子晚上睡大觉,这方面他们做的都一样,但云松无法从中找到什么诡异反常的地方。

    这就比较蛋疼了。

    最后是村里明天要过生日的两个人来了。

    明天村里一共一男一女过生日,男人是个小老头,已经有六十岁,女的是个孩童,只有十来岁。

    因为村里最近死人太多,他们两家都不打算过生日了,甚至老头决定明天不吃不喝就待在自己屋里睡大觉,以此来尽可能的避过生死劫。

    云松让他们家人送来了被褥,他今晚跟两人一起睡祠堂,明天也要跟两人在一起,倒要看看是什么诡异能上门。

    老头对此毫无异议,但他提议道:“九少爷,老头子身体还行,我自己回去拿铺盖卷,顺便还得给我家菩萨上一炷夜来香。”

    乔蒙山意气低沉的说道:“老八,你老老实实待在九少爷身边吧,上什么夜来香?菩萨不保佑咱,我儿子还不是天天给菩萨上香?有什么用吗?没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云松突然悟了:“给菩萨上香?你们家里人平日里都要给菩萨上香吗?”

    他想起乔栋梁起初也说过类似的话,说他家老爷子一生虔诚信佛。

    祠堂里的人纷纷点头。

    云松挥手说道:“走,带我去看看你们家里的菩萨像和佛像!”

    之前刚到村口的时候乔守信说过,他们村里风水被高人指点过,高人说村前河流到了秋冬季节容易滋生妖邪,所以让他们家家户户供奉菩萨神灵。

    这种事很常见,所以云松之前便忽略了这点。

    他跟随老人回家。

    老人家里正厅摆放着一座神龛,神龛里有一位怀抱玉净瓶的菩萨在慈眉善目的微笑。

    菩萨像没什么问题。

    云松又去其他人家里看,一连看了十几家,所有神龛里的神像都没有问题!

    他摇摇头苦恼的回到祠堂。

    夜色深沉,沙老大还没有回来,老头和小姑娘陷入困倦,云松便让两人先行入睡。

    云松也躺下入睡,他把令狐猹弄在了头顶:“这次别撒尿为号了,你有事就蹬我。”

    沪都先进,城里头已经完全用上了电力,可是村里还不行,向长乔村没有通电,他们晚上依然用灯笼来照亮。

    灯笼光芒微弱。

    一点烛光红惨惨。

    半夜时候令狐猹还没有反应,云松听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便握紧桃木拐杖睁开眼睛。

    是老头悄悄往外走。

    他姿势很古怪。

    弯着腰、轻轻的试探着迈步,鞋底落地无声。

    而他的脸却向着云松的方向。

    灯笼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

    但今夜月色还不错,有月光朦朦胧胧的照进来。

    借助月光云松眯眼看去,看到老人瞪大眼睛盯着自己,他的脸始终在朝向自己,然后双手提着裤子弯着腰,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前慢慢的走。

    这一幕像什么?

    看着老头干瘪的小脑袋,云松想到了要偷东西的大老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