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入学,我在卡塞尔怒爆黑日 > 第八十五章:上杉越:小兄弟,大胆爱吧(求订阅)

第八十五章:上杉越:小兄弟,大胆爱吧(求订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高兴今天我们齐聚于此,同时我也很庆幸我的牧师证件还有效,能够为两位新人主持这场盛典,恭喜你们跨过了爱情里的艰难险阻,直奔婚姻的殿堂。

    这是个光荣的时刻,是自从亚当和夏娃在地上行走以来上帝便创立的时刻。因此它不是鲁莽且欠缺考虑,而是虔诚严肃的。现在两位新人在这场神圣的婚礼中即将结合到一起,如何有任何人能够有正当理由证明你们的结合是不合法的,请现在提出来,又或者永远保持沉默!”

    拉面师傅兼职牧师的老人满脸真诚的看着台下宾客。

    如果仅仅看对方的眼神,绝对可以感受到这位牧师的敬业,可随着镜头逐渐拉远,就会发现牧师的鼻孔下流淌两行醒目的鼻血,接着是整张鼻青脸肿的脸,再然后就是浑身被扯得破破烂烂的牧师袍,上面还有一个个清晰的脚印,而老人原本疑似拉面师傅的头巾也被扯飞到一边,半挂在一边的圣台上。

    有风吹卷进来,上面蒙有黄油与卤菜的头巾凄凉的飘飘荡荡。

    五分钟前,这位匆匆赶来的兼职牧师因为脚底打滑意外扑到,可好巧不巧正好直扑向新娘伟岸的胸怀。

    一旁的新郎看的是目眦欲裂,当场怒发冲冠的就扑向了这位老牧师,紧接着就是台下众亲朋齐齐上阵,朝对方就是一顿猛锤。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这牧师看似年老体衰,但属实皮糙肉厚,抗击打能力非常变态。

    最后他们都打累了,一个个弓着腰,双手扶着膝盖大喘气,可这位老牧师依然活蹦乱跳。

    “首先我为今天发生的意外感到抱歉!”老牧师对着众人众人深深鞠躬。

    看着他浑身凄惨的跟对方道歉,其他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们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因为我们心中的爱还不够。”老牧师看向台下所有人,“爱是恒久忍耐、是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甚至不求自己的益处、不算计别人的恶,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如此才能荣耀神的名,我身为牧师,却没有很好的牧养你们,是我之过。”

    老牧师一脸悲天悯人,哪怕自己被打得那么惨,却并没有动怒,反而责怪起自身。

    在场的人聆听着这如诗歌般的经文,皆是心有感触。

    话说刚刚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太过分了?

    明明对方冒着大雨赶来,说不定连自己的拉面摊都没来得及收拾,就匆匆赶来这里也要为他们的朋友举行婚礼,甚至有人看到了这位兼职拉面师傅停靠在外面的一辆自行车。

    想必是外面路上积水深了起来,地盘过低的汽车根本就无法通行而造成交通拥堵。老牧师想着尽快赶来,直接骑着一辆自行车就冲了过来,现在身上还滴着水。

    想象着一个老人冒着风雨嘿咻嘿咻的蹬着自行车,周围凄风苦雨,老人却满脸炽热,因为他知道在一座教堂里还有一对婚礼等待着他的主持,而很快在他的见证下,一对新人就能够完成人生中最重要的盛典,然而来到这里却被一顿暴打,甚至老人再被暴打后也没有悲伤甚至是动怒,有的只是一颗惭愧的心。

    不,不是你的不够好,而是我们太狂躁了。

    很多人被老牧师的举动所感动,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早已是泪流满面。

    新郎更是一脸羞愧的放下了手里明晃晃的大砍刀,主动上前来搀扶起了老牧师,甚至又把圣台上挂着的那条头巾再度包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不过可能是因为不熟练,不小心将对方半张脸包括鼻孔都给遮住了,好在老牧师自己又调整了过来,否则他很有可能无法呼吸。

    而看到新郎的行径,在场其他人也同样一脸羞愧,纷纷从身上拿出了钢管,砍刀,手枪甚至是两颗小型手雷等武器丢在了圣台上。

    他们都是附近山本帮的黑道成员,如今好兄弟成婚而退出帮众,为了避免黑道成员金盆洗手必有灾祸的宿命,于是就决定在一座教堂为兄弟完成婚礼,以此来镇压冥冥之中的悲运。

    而这位拉面师傅就是这所教堂的兼职牧师。

    如今看着对方悲天悯人的责怪自身,纵然他们是心狠手辣的黑道也不由得心生愧疚,其实像他们这种刀口舔血的家伙,又能有多少人能够真诚对待他们呢,不外乎抱团取暖罢了。

    可老牧师的一番言语,让他们感受到对方对他们发自内心的真诚与慈爱,甚至是主的慈爱。如今纷纷拿出自己心爱的武器,简直有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感觉。

    随着砰砰砰的声响,仿佛是砸在老牧师心底。

    老牧师在一旁看得是心惊胆颤,心说好家伙,我只是不想再被打,结果端出一窝黑道出来。

    好在自己道行高深,让这些恶徒能够迷途知返,想必又是一番功德。

    不过他也不再耽搁,继续主持婚礼。

    “两位新人,你们愿意在神圣的婚礼中接受彼此,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从今以后爱着对方,尊敬对方,安慰对方,并且在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以待不离不弃么?”

    “我愿意!”

    新郎新娘皆是在这一刻喜极而泣。

    台下是雷一般的掌声。

    “我奉上帝之名,宣布神与你们同在,直到永远!”

    老牧师激动的高呼。

    新郎新娘拿起圣台两端的戒指,分别互相戴在对方手上,而后两手彼此紧紧相握,戒指的光芒在教堂里闪耀。

    连一旁的绘梨衣也不禁被教堂里的欢乐情绪所感染发出热切的唔唔声,像是在祝福。

    紧接着新郎就被台下的一众兄弟抬了出去,女孩们则是簇拥着新娘,身后两个小花童托起新娘长长的裙摆,外面一排排的suv高级轿车早已等候,这些轿车皆是高底盘,寻常积水路面根本不影响通行。

    接下来就是送新郎新娘回酒店,等待着洞房花烛夜。

    狂风大雨吹起了这些人的盛装,露出了衣服下狰狞凶暴的纹身,男人们抬着新郎齐声喊着口号,女孩们簇拥着新娘,甚至还有女孩的裙子被狂风掀飞到另一个男孩的脸上,其他兄弟一起跟着起哄喊着在一起。

    最后这些人一起上了轿车,车辆疾驰起来,掀起一人高的水墙,而后在欢呼声中消失在了雨幕里。

    秦夜也不禁感慨的看着这一幕。

    “很美好的一幕不是么?”

    老牧师走了过来,目光看向轿车离去的方向。

    而后看向秦夜与绘梨衣,好奇的道:“两位也是来结婚的么?”

    秦夜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是中国人,听不懂日语。

    结果这个脑袋包着拉面头巾的老牧师直接来了一口流利至极的中文,“哦吼,中国啊,那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秦夜微微错愕,没想到这个拉面师傅竟然还会中文,而且讲的非常流利,让人有种中国通的感觉,要知道外国人可是对中文讳莫如深,学起来简直堪比拉丁文一样深奥的语言。

    不过他还没开口,老牧师再度挑了挑眉,“小兄弟,你还没回答我,你和这个女孩是来结婚的么?”

    说完又看了看一旁如精灵般绝美的女孩。

    无论是秦夜还是绘梨衣都是盛装出席,而且两人无论是形象气质,都堪称是珠联璧合,毫无挑剔,说是来结婚的也没有半点问题。

    “可以么?”

    绘梨衣一脸热切的在小本本上写道。

    老牧师一怔,不明白这个女孩为什么要写字沟通,不过看着对方美眸里的期盼,连忙哈哈开口,“当然可以呦。”

    秦夜干咳了几声,“抱歉牧师,我们并不是来结婚的,只是因为外面暴雨的缘故,所以就来这里避避雨。”

    老牧师却一脸深邃,“不,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其实教堂最近这段时间,也就只有这一场婚礼,恰好被你们遇到,难道这不是冥冥中的指引?哪怕整个东京都在下暴雨,可能够避雨的地方多了去了,为什么你们唯独选中这里呢?”

    秦夜嘴角抽搐,心说我就是带女孩来这里躲个雨,你搁这整什么神学论呢?

    可一旁的绘梨衣脑袋小鸡啄米般狂点,一副完全赞同的样子。

    其实在女孩心中结婚的定义并非是成人世界理解的那种,甚至连小孩子过家家的都不算,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能够跟秦夜在一起,这样她的心中会非常踏实。

    “我说小兄弟,就算人家是你的女友,你也不能一直无证驾驶吧,这在你们中国可是违法的。”

    老牧师看着女孩眼中的深切期盼,傻子都能看出来女孩依恋着秦夜,可后者好像是要极力撇清一样,顿时引起了他的不满。

    “抱歉牧师,她也并不是我的女友。”秦夜满脸苦笑。

    “喂喂喂,小兄弟,过分了啊。”

    老牧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不是就是不是,我没必要在这件事上撒谎。”秦夜一本正经的说。

    闻言,老牧师眉头一挑。

    他熟练的从兜里掏出半截香烟,刚要点燃,在看到一旁的绘梨衣好奇张望过来的时候,又把这半截香烟再度揣进了兜里。

    “哎呀呀,现在不是男女朋友,以后你能保证?你们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老牧师挠了挠头,像是在思考。

    接着眼睛一亮,“啊,想起来了,那句话叫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秦夜忍不住苦笑,心说这老牧师还真是个中国通啊。

    看着外面呼啸的风雨,老牧师皱眉说道:“不能再耽误了,我的拉面摊还没收拾,那里面还有我刚泡好的卤菜,再晚怕是要泡水了,小兄弟,后会有期。”

    说完这位老牧师冒着暴风雨冲出了教堂,然后骑着外面停靠的一辆自行车嘿咻嘿咻的离开了。

    不过临走还不忘扭头对两人说,“哎呀呀,相逢便是缘分,你们有空要是去东京大学附近游玩,可以去大学后门的小街找我,我请你们吃拉面哦!

    还有啊小兄弟,其实你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啦,别否认了,勇敢点,大胆爱吧。”

    暴风雨呼啸的越发炽烈,老牧师急着走,所以语速非常快,说完踩着自行车冒着炽烈风雨嘿咻嘿咻的远去了。

    秦夜哭笑不得的看着手里的手捧花,那是老牧师在离开前塞到他手里的,甚至还朝他抖了抖眉毛,一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表情。

    话说这是什么奇葩助攻?

    看着脑袋包着拉面头巾的老牧师蹬着自行车远去的身影,片刻后,秦夜转过身看向一旁的绘梨衣,却发现女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教堂圣台的一端。

    而她站的位置赫然是此前新娘站着的位置。

    “秦夜哥哥,你能站到那里么?”

    绘梨衣一脸期盼的看向男孩。

    秦夜顿了一下,他知道绘梨衣心中所谓的结婚并非是世俗意义上的结婚,可能更多的是对他单纯的一种依赖。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心虚呢?又或者说他何不如大大方方的满足女孩天真烂漫的幻想呢?

    看着走到圣台对面的男孩,绘梨衣深红色的眼眸里仿佛有璀璨的烟火绽放。

    教堂顶壁上的光如水一般流淌下来,倾洒在男孩与女孩的脸庞上,而在教堂顶壁的壁画上,赫然是亚当与夏娃两人在伊甸园偷吃禁果互相拥抱的画面。

    两人隔着圣台四目相对,一切都是那么静谧而美好,又仿佛有唱诗班的圣咏从教堂里响起。

    教堂外,暴风雨呼啸。

    凯撒与芬格尔站在长街上顶着一把大伞看向教堂内的两人。

    “好家伙,学弟跟这小巫女是要直接快进到结婚的节奏啊,不愧是我们的s级。”芬格尔手里啃着一份牛肉大汉堡,满脸羡慕的说。

    “既然是结婚,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当一下嘉宾呢?”

    凯撒手里端着一杯威士忌慢慢饮啜,在享受上他从不含糊将就,哪怕是在这般恶劣的天气下。

    两人一直暗中观察,等待着黑暗里的恶鬼出现,不过他们足足观察了一天,恶鬼没见到,倒是眼瞅着就要见证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以两人的角度,自然能够看出教堂里男孩与女孩正在“眉目传情”,要说没点啥,鬼特么都不信啊。

    “话说我们要不要把之前那个骑自行车的老牧师给抓回来啊。”

    芬格尔看了一旁的川崎摩托一眼,满脸期待的说。

    教堂里的气氛已经到位,就差一个牧师主持婚礼了,到时候他跟凯撒两个人充当嘉宾,直接齐活。

    “我想应该不必了。”

    凯撒看向教堂,声音突然变得冰冷起来,一只手更是在这一刻握住了怀里的沙漠之鹰,那是装备部改装强化过的凶暴武器。

    “我靠,不是吧,今天兄弟大婚,你突然手握沙漠之鹰一脸杀机的准备要杀进去是什么鬼?”

    不明所以的芬格尔连忙开口。

    然而凯撒却仿佛没有听到,冰蓝色的眸子深深眯起看向教堂。

    芬格尔顺着对方的目光朝着教堂里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家伙,终于出现了么……

    ……

    “需要我为两位主持婚礼么?”

    教堂里,一道沙哑而冰冷的声音幽幽响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毒蛇顺着人的口腔钻进了身体里。

    滋滋滋——

    教堂里的壁灯开始变得明灭不定,发出电流紊乱的声响。

    外面忽然风雨大作,教堂里所有门窗齐齐被暴风雨推开,教堂外高大树木上的繁茂枝叶被灯光映照,大片大片的狰狞阴影投射在教堂里,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仿佛是张牙舞爪的恶鬼在发出狞笑。

    秦夜深深眯起眼,看向教堂窗边出现的一道身影。

    轰隆隆——

    炽白色的雷电划破漆黑如墨般的夜空,照亮了对方那张公卿般惨白的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