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族长带我去修仙 > 第二二二章 老祖回来了

第二二二章 老祖回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法荣叔,陈胥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快两个时辰了。”

    坊市东北角民居中,张玉石神色有些紧张的询问道。

    不只是他,其余十一人也同样关心这个问题,神色都有些紧绷。

    陈胥离开这么久都没回来,众人已经感觉有点不对了。

    张法荣脸色难看,没有第一时间回复。

    主要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也意识到了陈胥很可能有问题了。

    “大哥,咱们逃吧!”张法荣的堂弟,修为只有筑基三层的张法昀开口建议。

    张法荣看了看外面,摇了摇头道:“现在出去也是死路一条,李氏已经将坊市全都封锁了,咱们一旦暴露,被悬空山上那只熊妖发现了,必死无疑!”

    其余人听到这话,全都脸色一黯。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法荣长老,我回来了!”

    房间里的十二个人听出来这是陈胥的声音,顿时面色一喜。

    陈胥顺利从外面回来,那就意味着坊市目前的封锁,还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密,只要他们小心点,说不定真有机会逃走。

    张法昀更是兴奋的朝着房门走去,给陈胥开门,众人也全都期待陈胥带回来些好消息。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一道蓝色火焰从门外直接穿透进来,首当其冲的张法昀第一个意识到不对朝后退散。

    可这时,民房的右侧墙壁直接被一道金光破开,顿时数千道剑光将才刚刚后撤不到三米的张法昀,围成了一团。

    啊!

    张法昀一声惨叫之后,身体直接被剑气绞成了灰烬,就此丧命。

    “法昀!”张法荣看着自己弟弟已经被绞成碎屑,往前靠近的身体也戛然而止,眼神中满是仇恨之色,看向外面出手的人。

    藏身的房间缺少了一边墙体之后,轰然倒塌。

    张法荣以及另外十人,全都暴露出来,个个面带惊惧之色。显然是还没从张法昀瞬息之间就被斩杀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看清楚外面的人之后,众人的脸上,更是充满了绝望。

    民居外,近百人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足足有十个筑基境大修士,其余人也都是些练气高阶修士。

    陈先堂和宗流岳两人站在最前方,刚刚出手的也是他们两人,身后柳玉儿与三个婶婶,李青康李金宅父子,乔氏兄弟,也全都手持各自的法器,看着张法荣等人。

    “是束手就擒,还是负隅顽抗?”

    宗流岳已经两百多岁,可长期在族中位居高位,已经养成了不怒自威的气质,尽管是询问,却尽显霸道之意。

    张法荣没有先回复他,而是看着下方的陈胥,眼中满是愤恨之色,道:“蠢货,你现在出卖我们,以为自己就安全了吗!

    等老祖回来,这云空岛始终是我张家的,届时你就准备以死谢罪吧!”

    坊市东北角的骚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大多都是些原本生活在坊市中的修士,其中不乏些许筑基后期大修士,但目前李氏形势比人强,连张氏族地悬空山都已经遭殃了,也没人敢管这边的闲事,只敢远远看着。

    听到张法荣死到临头犹还大放厥词,宗流岳也没什么耐心了,朝着旁边的陈先堂使了一个眼色。

    陈先堂筑基六层修为,掌管万宝殿多年,他手中的原先的赤焰丝早已经换成了极品法器寒焰蚕丝,这极品法器出自西川大师之手,取材于蓝沙岛玄北城冻土中的一只筑基境巅峰妖兽寒焰冰蚕。

    陈先堂手臂一扬,七根附着蓝色火焰的蚕丝从他身上飞出,径直朝着张法荣的身体侵袭而知。

    那火焰宛如冰与火的完美结合,离得远了让人感觉温度极低,宛若寒冰。

    可此刻的张法荣,却猛地窜了起来躲避,蚕丝击中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地面顿时被烧溶出了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大坑。

    除他顺利躲开之外,另外六个筑基境大修士中,一个年纪比他们稍小些的筑基一层修士,却没来得及躲开陈先堂这一击。

    那修士就这么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蚕丝上的蓝色火焰,一点一滴的蚕食殆尽。

    余下十人还未回过神来,宗流岳手中的长剑也拉出一道流光,再度在空中亮起一道金光,闪过众人的瞳孔,朝着张法荣猛然攻来。

    金色剑光与空气摩擦,嗤嗤作响,数千道锋芒毕露的利刃迎面而来,配合宗流岳筑基七层的灵力,声势惊人。

    一瞬间连张法荣都恍惚了一下。

    生死关头,他还是反应很快的,一根七节竹杖从纳戒中取出,张法荣八里灵海气势丝毫不落下风,竹杖附着灵力后散出一阵青色灵光,经他挥舞后,瞬间在身前幻化出万千青色蛇影,与金色剑光强强碰撞,竟是挡住了宗流岳。

    与此同时,下方其余五名还活着的筑基修士,也同样陷入了战斗,勉强说是战斗,实则就是被围攻。

    除了最强的张法荣筑基八层之外,再算上刚刚死去的那个筑基一层修士,其余五人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筑基三层,面对李氏剩下八人的围攻,几乎是片刻间就落入下风,情况岌岌可危了起来。

    宗流岳一人就拖住了张法荣,剩下的陈先堂没有选择跟宗流岳联手对付张法荣,而是配合其他人对付剩下五个筑基境修士。

    柳玉儿一袭红裙,刚想冲上去,就被旁边的四婶陈慧一把拉住了。

    “你还大着肚子呢,不准去!”

    柳玉儿无奈点了点头,但立马眼睛又亮了一下,翻开了袖子,手腕上玄灵火蟒犹如一只火红色的玉镯般,安安静静的缠在上面。

    “小火,你快去帮他们!”

    玉镯瞬间化作一道红光,从手腕飞出。

    张法荣还在专心应付眼前的宗流岳,感应到身后一道火光袭来,心神惊惧之下,手中竹杖架起,朝着旁边闪避。

    可那火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像是黏着他的身体一般跟着他,一股巨疼从左边肩膀传来,张法荣低头一看,一条拇指粗的火蛇,正从伤口处钻了出来。

    那小蛇身体四周附着一层霸道的火灵力,瞬间就从他的身体内部灼烧开来,张法荣大惊失色之下,连忙调动丹田灵海中的木灵力抵抗。

    只是这么一来,他的身体就彻底暴露在宗流岳的剑光之下了。

    宗流岳直接将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张法荣面如土色,心里也凉了半截。

    而另外一边,还在负隅顽抗的四人,见实力最强的张法荣被生擒,战意瞬间消减了大半,随之一一被擒。

    至于另外那五个练气境修士,一开战就想趁机逃跑,早就被陈青山带着执法堂弟子抓住了。

    吩咐陈青山与其他执法堂弟子,用封灵索将十人全部困住,宗流岳才真正是松了一口气。

    主要是他们的力量,其实抛开熊哥不论,对付张氏还是差太多了。

    尽管张氏的筑基境大修士已经在那群夔牛进犯悬空山时,已经折损了大半,包括三尊上人和十多个筑基后期大修士。

    但后面他们抵达云空岛,陆陆续续查到的筑基境大修士,起码还有二十多个。

    要知道张氏的筑基境大修士,张若虚去晶源岛,已经带上了四十多个了,云空岛上居然还有五十多个。

    如果不是悬空山先前就被熊哥控制了一批,再加上这些人因为悬空山被攻破,全都四散逃开,给了他们逐个击破的机会。

    光凭他们这十来个筑基境大修士,还真不一定对付的了张氏剩余的人。

    宗流岳看着十人已经被捆好控制住了,朝着陈青山吩咐道:“一个筑基后期,四个筑基前期,还有五个练气高阶修士,一共十人,全都送上悬空山!”

    “是!宗殿主,悬空山上的张氏俘虏,现在快三千了吧?”

    光是今天一天,陈青山就押了二十多批张氏族人,他们到云空岛已经有将近五天时间了。

    宗流岳点了点头,道:“加上这五个,筑基境大修士应该有三十一个了,其余都是练气境修士!”

    陈先堂此时也收起了自己的法器,朝着宗流岳走来。

    “我已经查过张氏宗祠殿卷宗了,张氏现在还躲在外面的修士,应该已经不足百人了,岛上七家一流势力,都把张氏躲在他们那里的族人亲自送过来,还派人来跟我交涉过,都表示要脱离张氏,向我们投诚!”

    已经被捆住的张氏族人,听到三人的对话,脸色更加惨白,唯有张法荣面色愤恨,怒吼道:“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受我张氏庇护数百年,如今竟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等老祖回来了,他们一个都别想跑,还有你们,还有你们李氏一族,全都要死,全都要死!”

    啪……

    陈青山如今担任执法堂副堂主,行事作风愈发霸道,跟李青杰越来越像。他性格原本就坚毅无比,向来信奉只要能动手就不多嘴的道理,见张法荣如今沦为阶下囚,还敢大言不惭,直接就给了他一个耳刮子。

    张法荣被这一个巴掌打的愣了一下,然后脸色通红。

    这一巴掌带来的,关键不是疼痛,而是屈辱。

    他一个堂堂筑基八层的大修士,陈青山这么个练气境的小修士,放在平日里他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可现在却被他给甩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耳光。

    “就是回来了又能怎么样,你张氏一族上上下下满门都被我们抓住了,张若虚纵是有翻天的本事,也没用。”

    李青康走上前看着张法荣,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对方的威胁让他愈发担忧起自家晶源岛那边的情况下了,刚刚他是想直接斩了张法荣的,不过还是强行压制住了怒火,只是冷冷回了他一句。

    张法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有气却又不敢反驳,只能闭上嘴巴,任由人继续将他押往悬空山方向。

    就在众人准备动身之际,天空中两道强横的气息出现,顿时笼罩整个云空坊市,苍老的声音中夹杂的滔天怒火,显然已经是积压到了顶点,宛如从牙齿中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

    “老夫我有没有翻天的本事,我也不清楚。

    但你们这些祸乱我云空岛的人,今日全都要死!”

    张法荣以及另外几个被捆住的修士,全都惊喜的抬头看向天空,两个扎着混沌髻的道袍修士映入眼帘,顿时身体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老祖回来了!老祖回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