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766章 你就没想想原因吗?

第1766章 你就没想想原因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这可使不得!”

    周掌柜并不是马南风这等厚脸皮之人,见状下意识地便要将酒壶往外推,口中也是连忙出声,倒是让云笑对其多了几分好感。

    然而周掌柜正要将那玉质酒壶给推回云笑手中,却不料后者竟然在这一刻放开了手,无从借力之后的酒壶,眼看就要朝着下方掉落。

    “哎哟!”

    见状周掌柜不由惊呼一声,好在他乃是通天境后期的强者,反应和速度都是极快,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终于还是手臂下沉,将那酒壶给抓在了手中。

    玉质酒壶可不同于铁质银质酒壶,这要是摔在地上,不免瞬间四分五裂,到时候这一壶圣阶美酒,可就生生浪费了。

    更何况就算是玉壶没有被摔碎,哪怕是撒上个一丝半点,都足以让周掌柜心疼几年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小小少年对待圣阶美酒,竟然会如此不小心谨慎。

    只是周掌柜哪里知道,他面前的这位前世可是龙霄战神,什么样的圣阶美酒没有见过,这区区冰檀玉浆于云笑看来,只是稀疏平常罢了。

    再高阶的美酒,也终究是酒,只是一些酒徒梦寐以求的东西,云笑前世固然算是一个酒徒,却不贪杯,也不沉迷于酒色,和普通的酒徒大不相同。

    像马南风等人觊觎这圣阶美酒,除了这美酒独有的滋味之外,更大的诱惑,还是想从这圣阶美酒之中,悟到那一丝突破到圣脉三境的契机。

    但云笑乃是转世重生的奇人,他前世身为圣脉三境巅峰级的人物,可以说在九重龙霄所能修炼的最高境界之下,都没有丝毫的瓶颈。

    其他人拼死拼活也感悟不出来的天道,于云笑来说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因此这圣阶美酒冰檀玉浆,于他来说,也只是贪贪口腹之欲罢了。

    既然如此,那何不拿来做个人情,搏一搏那虚无缥缈的机会,若慕容叟真的就是这醉仙酒楼的幕后老板,又真的及时传回了消息,那对云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云笑不是没有想过在这醉仙酒楼寻找一番,但他却是清楚地知道,那些徐通世给慕容叟的东西,后者绝不会随意放置,很大可能会是随身携带。

    所以云笑也就不去做那无用功了,像慕容叟那般的人物,若是不想让人找到,那旁人就算是将这醉仙酒楼翻个底朝天,也一样没戏。

    至于眼前这周掌柜能不能在醉仙城之中找到自己,云笑真是半点也不担心,而且他相信今日过后,关注自己的人,应该会多上许多吧。

    “哎……哎……我还没答应呢!这……好吧!”

    就在周掌柜好不容易抓住玉壶,还在沉思犹豫的时候,那粗衣少年却是转身踏出了殿门,让得他终于是回过神来,连声呼喝。

    只不过对于周掌柜的呼喝,云笑充耳不闻,直至听到前者最后的两个字,他嘴角边上,才浮现出一抹隐晦的笑意。

    “这小小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大殿之内,手中握着玉壶的周掌柜有些发愣,就算是还没有打开玉壶,他也能感应到这玉壶中所装之酒非比寻常。

    如此珍贵的圣阶美酒都能随手相送,要说那少年乃是一个西北偏远地域的土著,就算是打死周掌柜他也不会相信。

    可是周掌柜搜索枯肠,也想不起有哪一家哪一派,有着“云笑”这个少年天才,不过这一次,他倒的确承了云笑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可是圣阶美酒,就算是不能凭之突破到圣阶三境,让周掌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突破到通天境巅峰,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唉,看来又要动用一下那东西了!”

    所谓拿人手短,现在周掌柜连将手中美酒送回去的机会都没有,也就被动接受了,听得他口中喃喃声发出,然后便是头也不回地朝着醉醇殿的深处走去。

    …………

    从醉醇殿之中缓步而出的云笑,在醉仙酒楼护卫的带领之下,原路反回了酒楼前厅,不过当他刚刚走到门边的时候,就听到外间传来一阵阵的惊呼之声。

    “发生什么事了?”

    听得那些惊呼之声,云笑倒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心中有一些好奇,暗想难道又有一场热闹可看吗?

    “啊!”

    就在这个时候,云笑的耳中赫然是再次听到一道痛苦的惨嚎,而且这道惨叫之声,对他来说还有一些隐隐的熟悉,让得他的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卢业!”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云笑牙缝之中挤出来的,因为在他微一思索之下,已是记起那道惨叫之声到底是由谁所发了。

    当下云笑的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而当他拔开围观人群,看到某处阁楼二层外间的一道凄惨身影之时,不由目眦尽裂。

    只见在那二层阁楼外间,分左右上下各延伸着一根小孩手臂粗细的绳索,而这四根绳索的一端,乃是绑在了那阁楼的四个檐角之上。

    至于绳索的另外一端,则是绑住了一道人形身影的四肢,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醉仙酒楼之中和云笑关系不错的卢业。

    只不过此刻的卢业,全身血迹斑斑,云笑强悍的灵魂之力感应得很清楚,那个自己印象不错的汉子,双手双脚的筋骨,都被生生打断了。

    那将卢业双手双脚筋骨打断的人,无疑极是残忍,原本卢业都已经剧痛难当了,现在竟然还用四根绳子将其四肢绑住,可想而知那种痛若到底是有多强烈?

    饶是以卢业的坚韧,此刻也忍不住不断发出惨叫之声,看得下方的诸多修者都脸现不忍,不过在看到阁楼之上站着的三道身影时,他们又不敢发出半点责骂之言。

    “马南风!”

    此刻云笑的目光,也已经转到了那三道身影之上,这一看之下,赫然是发现那三道身影尽都不太陌生,赫然就是醉仙城帝宫所的三大巨头。

    其中站在靠前的那位,乃是帝宫所所司马南风,其身旁断掌的大长老单长信赫然在列,至于另外一位,同样是达到了通天境后期的帝宫所强者。

    “马南风,你身为这醉仙城帝宫所的所司,心胸难道就这般狭隘吗?”

    当云笑目光转到那三位身上之时,马南风似乎是心有所感,立时转过头来,让得前者当即忍耐不住,直接高喝出声,让得众人都是一惊。

    这醉仙城中的修者,可不全都是参加过醉仙大会的酒徒,他们之中很多都是第一次得见云笑,根本就不知道这位是何方神圣。

    可是这些人不认识云笑,却是认识那帝宫所所司马南风啊,这也是他们先前不忿帝宫所如此虐待卢业,却依旧不敢出声指责的原因所在。

    近百年时间以来,帝宫所在九重龙霄遍地开花,其强势风格已经深入人心,谁要是敢得罪,下场一定会极为凄惨。

    偏偏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粗衣小子,竟似半点不怕那马南风,其言语之中的嘲讽之意,甚至是没有半点的掩饰,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

    “哼,我帝宫所做事,难道还需要你一个小畜生来教?”

    被云笑指着鼻子喝问,马南风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听得其口中发出一道冷哼之声,然后伸出手来,朝着那依旧脸现痛苦之色的卢业指了指。

    “看到没有,因为你云笑的狂妄自大,导致自己的朋友手足筋骨断折,从此只能变成一个废人,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原因吗?”

    似乎是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彰显自己的威严,马南风并没有第一时间对云笑出手,他此言一出,诸人才第一次知道了云笑的名字。

    人群之中某一隅,一道气息有些萎靡的身影,眼眸之中噙着一抹怨毒之光,又有着一丝难掩的快意,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如果卢业还有着清醒意识的话,或许就会认出此人正是他的老对手虞序,一个在醉醇殿内被马南风一巴掌扇成重伤的倒霉家伙。

    此刻的虞序,既有对那马南风的怨毒,又有因为老仇人卢业如此凄惨的舒爽,但这个时候的他,肯定是不敢再出声了,说不定又会引来马南风的迁怒。

    “原因我确实是没有想过,但我只知道,今日你马南风,或者说这醉仙城帝宫所,都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云笑并没有回答马南风的问话,而当他这霸气之言出口后,这处醉仙城的地域骤然一静,不少人都觉得是自己听错了,这个世上,竟然还有敢公然挑衅帝宫所之人?

    帝宫所,那可是九重龙霄主宰苍龙帝宫的下属组织,得罪了帝宫所就等于得罪了苍龙帝宫,试问在这九重龙霄之上,百年来又有几个敢这么做?

    就算有,那些人也早已化为累累白骨,无数的事实证明,胆敢挑衅帝宫所的九重龙霄修者,每一个都死得惨不堪言,甚至连其宗门家族都不能幸免。

    只不过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已经有着整整两个城池的帝宫所,被那个侃侃而谈的粗衣少年连根拔起。

    当此一刻,他们尽都认为那少年是失心疯了,竟然在这里说如此疯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