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二十四章 遇见娘娘腔

第二十四章 遇见娘娘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姐弟两一上午都在看热闹,这下午免不了要多干些活,吃了午饭就上山去挖野菜了。

    这几日经常上山挖野菜,玄妙儿也熟悉了这些活计,只是每次她到了这大山上,心情仍旧那么好,其实挖野菜很快,满山都是,要是快点挖,也就半个时辰就一筐了。

    前世帝都雾霾到了学校都要停课了,自己也经常休假期间就去农村写生,就是为了呼吸新鲜空气感受大自然,可是现在的农村也都发展的越来越快了,所以真的想找一处纯天然的景色也不那么容易了。

    坐在这山坡上,看着远处的小溪流水,一群群的鸭子和大白鹅在河边觅食,河边的杨柳随着秋风摆动。

    此时还是初秋,要是秋天这山上的叶子黄了,那岂不是更加好看?

    玄妙儿伸出双手,组成一个摄像机的视角,对着远处欣赏着低吟道:“疏雨洗空旷,秋标惊意新。大热去酷吏,清风来故人。樽酒酌未酌,晓花颦不颦。铢秤与缕雪,谁觉老陈陈?(取自杜牧早秋)

    玄妙儿的前世的习惯,一副满意的画卷她喜欢提上诗词,这也是她自己保持下来的一点特色,也算是个文艺范。

    玄安浩完全听不懂玄妙儿的诗词意思,凑过来问:“姐姐,你干什么呢?”

    “欣赏美景啊,这就是大自然的一幅天然的画卷。”玄妙儿仍旧迷恋的看着眼前的景色。

    “姐,咱们从小就是看着这景长大的,有什么好看的,咱们挖完野菜了,不如去河边抓鱼吃。”玄安浩背着小筐站了起来。

    玄妙儿也觉得什么环境造就什么人是有道理的,要是有钱,她一定会每日背着画板出来写生,现在也就是能想想了,温饱才是第一。

    “天凉了,别下水了,外一凉坏了肚子你就遭罪了。”玄妙儿心疼弟弟,不想为了口腹之欲,让弟弟下水。

    玄安浩却不在乎:“我是男孩子,没事,不怕凉,再说还没到深秋呢,趁着还暖和,再下几次水,你看下边不也有那么多半大小子抓鱼呢么,咱们到了冬天咱们还能套兔子呢。”

    其实玄妙儿前世生在农村的,也随着父亲上山打过野鸡,那时候国家还没禁止用猎枪呢,爸爸的枪法很好,每次她们都能打到野鸡,爸爸还会做陷阱捉兔子。

    那时候也是玄妙儿最快乐的时光的,后来上了中学就搬到了市里,没多久父母就出事了,之后她渡过了一阵很难的日子。

    上了大学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所以她修了两个专业,除了绘画还有平面设计,就是为了以后能多挣钱,可是大三的时候,唯一的亲人奶奶又去世了。

    好在那时候有个男朋友,可是后来男朋友劈腿了,玄妙儿的前世除了工作绘画,好像都是悲催的。

    姐弟两走到河边,挑了一处水浅的地方,玄安浩下了水,玄妙儿是女孩子,秋天水凉了她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所以只能在岸上看着玄安浩抓鱼。

    这也是姐弟两最悠闲的时候了,穷人家孩子经常吃不饱,所以从小他们就练就了很多本领,比如掏鸟蛋,比如抓鱼,一般都是在外边逮了什么,就赶紧烤了吃,这个也算是吃独食,不过拿回家去自己还能吃到多少了?

    没一会玄安浩就抓了几条巴掌大的鲫鱼,丢给岸上的玄妙儿,玄妙儿手里拿着鱼,不知道从何下手。

    她还真就没杀过活物呢,不过她总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靠着弟弟,自己的实际年龄都大了弟弟一个辈分了。

    所以她拿着那只活蹦乱跳的鲫鱼念念有词:“小鱼啊小鱼,今日是我第一次杀生,还求你不要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祝你早升极乐世界。”

    “哈哈哈~~~”一阵妖媚的笑声传了过来,其实华容刚刚在山上听见玄妙儿那几句诗词,还有最后那句:这就是大自然的一幅天然的画卷时,他就注意到这个女孩了。

    一个乡下农家女,能吟出那么好的诗,能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好奇,他今日就是为了这景色来的,所以随着来到河边。

    玄妙儿转身看见的却是个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好像有化妆,还有穿的很艳丽,尽管是男装,可是看着多了股子妩媚,还有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条丝巾,还掩着嘴。

    再看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小丫鬟,看着是个有钱家的少爷。

    玄妙儿真的为了这张脸可惜,好好地个美男,还有钱,可竟然是个娘娘腔,不过玄妙儿是现代人,对于这样的娘娘腔她表示理解,不歧视:“有那么好笑么?”

    那妖媚男子看着玄妙儿的神情,更觉得有意思,一般的人看了她要么是害怕,要么是嫌弃,而眼前这个丫头很平静:“你这小丫头,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玄妙儿刚想说话,玄安浩手里又拿着一条鱼上了岸:“姐姐,女子的名讳不能告诉陌生男子的。”

    其实玄妙儿没到男女大防的年龄,只是玄安浩看着这个男人奇怪,怕姐姐受欺负不想让她告诉。

    那妖媚男子笑的更加厉害了:“你们这对小姐弟有意思。我不问了,你们这是要烤鱼?”

    因为玄妙儿刚刚已经捡了柴火堆成小堆了,这很明显是要就地食用了。

    “嗯,我们挖野菜饿了,抓鱼吃。”玄安浩不想让姐姐跟这陌生的奇怪的男人说话,自己先开口。

    那妖媚男子也不离开,看着姐弟二人开始烤鱼,自己命丫鬟去不远处的马车上拿了点心茶水过来。

    那两个丫鬟端着个小桌子,放到玄妙儿和玄安浩有点距离的树下,很快那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点心,不过玄家姐弟都是有教养的,不会去眼馋人家的吃食。

    玄安浩从怀里拿出了盐,姐弟两很快就烤好了两条鱼,刚准备吃,就被身后的声音叫住了。

    “你们两个竟然吃独食,也不怕噎死。抓了鱼不知道拿回家孝敬祖父祖母,自己竟然偷着吃,一会回家我就告诉祖母。”这声音是玄清儿。

    玄清儿身后还跟着三郎玄安本和挂着鼻涕的五郎玄安旭,他们三其实也是想要打个牙祭捉鱼来的,不过有现成的,她们就动了歪心思。

    玄清儿边说还边要抢玄妙儿手里的鱼,而三郎和五郎也开始要抢玄安浩的鱼。

    玄妙儿可不是以前的玄妙儿了,她手里的食物怎么能被抢走了,她说什么也不放手:“玄清儿,我这可是会噎死的独食,你也抢,你还真没有人性了。”

    ——————————

    最近更新时间没那么固定,是猫的错,以后尽量在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更新,谢谢亲们支持~~~最后说句,求收藏~~~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