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15 章

第 15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车车厢内空间轩阔,顶上悬了盏照明用琉璃灯。一个身穿九蟒袍年轻男子正微微闭目靠坐位子上。他膝上覆了一整张纯黑色熏貂皮裘毯,随着马车车身轻微晃动,整齐皮毛灯光照耀下,闪动着油润如水光泽。他一双手随意搭裘毯上,半只手被柔软毛皮淹没,露出拇指上戴着一只黑色阔玉戒。另手拇指,此刻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来回碰触着温凉戒面,正陷入自己沉思之中。

    他正是魏王萧琅。

    一个多月前,裕泰帝崩,庙号文宗。年仅十二岁太子,也就是他侄儿萧桓继位,改年号建平。作为文宗临终前指定监国亲王之一,这些日子以来,他忙碌可想而知,几乎日日都要忙到这辰点方歇。他膝处伤,这些时日经林奇精心诊治,已经大好。但天气渐寒,林奇叮嘱他尤要注意防冻。太皇太后听闻,便为他宫中安排了一处寝殿,让他可留宿宫中,不必每日这般来回奔波。被他以不合规制给婉拒了。

    忽然,他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什么什么异样动静,眉头随之略微一蹙。

    他耳力极佳。稍一凝神,立刻便已从身后那阵挟裹了风马蹄声中辨出了声音。脑海里浮出了一个人身影。蓦然睁开了眼,灯光下双睛湛黑如墨。那张原本显得有些淡漠脸庞,此刻也飞地浮出了一3,..丝讶色。

    ~~

    绣春眼见追不上了,却不敢停下。怕他要是进去大门了,想再见到他,恐怕就是一番周折。正要再加速度,忽然看见前头一行车马渐渐停了下来,后停距离王府大门十来步远地方,精神一振,急忙加脚步,到了近前,她一眼便认出了其中一个骑马侍卫,正是当日平客栈里见到过那个。那人看到她时候,先是略微一怔,盯着她看了片刻,终于抬了下眉,露出恍然之色。

    绣春知道他认出了自己,忙朝他点了下头,见他似乎并没拦着自己意思,便穿过人马停了马车前。抬眼见车厢门已经开启,那个魏王正探身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她还没开口,他已经朝她微微一笑,道:“小先生,是你啊?有什么事?”

    绣春原本以为,他应该已经忘了自己,或者至少要自己再费一番口舌,他才会记起来。没想到他立时便认出了自己。

    上一次平驿站,他只一身常服,此刻却是朝服身,宛如换了个人。见他说话时候,脸庞被侧旁悬车辕上灯光映着,双目微闪如同暗夜寒星,神情却十分舒展,叫人瞧了顿时便似生出百倍勇气这样目光注视和微笑中,她很容易就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此刻她无论开口要求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殿下,”绣春还有些喘息,喉咙也因方才使劲喊叫,吸入冷风,此刻微微有些不适,咳嗽了一声,稍稍定了下心神,抬头接着道,“多谢殿下还记得我。我寻你确实有事,想求你帮个忙。”

    她话,似乎就萧琅预料之中。他神色一如方才不变,很自然地点了下头,“说吧,什么事……”忽然,他目光落到了她被夜风冻得有些泛红面颊和鼻尖上,停了一个呼吸当儿,改口道,“有事进去说吧。”

    绣春急忙摇头,道:“不必进去了。殿下,你应当知道大长公主府小郡主事吧?太医没治好她,就把责任都推到了金药堂紫雪丹上。我就是金药堂人。找你想求你带我进宫,去查看下太医诊病记录。”

    “我怀疑太医误诊。倘若真如我所想,小郡主也吉人天相话,说不定还能挽救!”

    后,她这样飞地道,微微仰着脸,望着面前这个正服男子。她看到他眉头略微一蹙,方才笑意消失不见了,神情油然转为凉肃,目中仿似掠过一丝惊疑光,紧紧地盯着自己。

    这样他,恐怕才是真正魏王。先前平客栈里,那个遭受病痛折磨温润之人和方才朝自己露出和煦笑容他,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他这样目光注视之下,她忽然又觉得有些不确定了。不过是帮他扎了几针止了个痛而已,凭什么就认定他一定会放心上,继而帮自己这个忙呢?高高上,这才是权贵们习惯了待人处事方式。

    她深深呼吸了口气,抬头挺胸,迎上了他审视目光。

    “殿下,你当知道,我绝不会信口开河。确实,我想为金药堂洗脱罪名,但倘若我猜测无误,对小郡主病情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她现已经很严重了。拖得越久,治愈机会就越渺茫……”

    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夜风吹缘故,她声音略微带了丝颤抖。

    萧琅忽然收了注视着她目光,人也跟着退了回去。她一怔,心口一凉,不死心正要再开口,听见他声音已经从车厢里传了出来。

    “上来吧。这就带你进宫。”

    绣春原地愣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应许自己了。一阵狂喜迅速涌上心头。急忙爬上了马车,弯腰钻了进去。

    ~~

    车厢阔大,装饰华美,却处处透着闲适,正合对方身份与品位。绣春并没多打量,进去后,见除了他身畔,没可容旁人坐地方,便仿古人踞坐了他斜对面一处角落里。好膝下铺了地毯,并不硌人。那个侍卫长名唤叶悟,听萧琅开口叫速速回宫,并没多话,立刻便领命而行。

    身下马车掉了个方向,开始朝着城北皇宫方向而去。

    “殿下,多谢你相信我。”

    绣春对他郑重道谢。

    他淡淡一笑。

    “你前次帮了我。倘若没遇到你,说不定我便延误时辰,赶不上先帝临终。这不过举手之事而已。且我知道你应有几分本事。姑且信你一回。”说罢便闭上眼,靠回了椅背之上。

    马车驶上阔道之后,速度开始加,变得颠簸了起来,绣春本就不惯这种坐姿,等马车经过一块松动了路面砖时,咯噔一声,一边轮子剧烈一顿,她身子跟着一晃,瞬间失去了平衡,一时收不住势,眼见就要扑摔到地毯上,面上掠过一阵略带麝馨气味轻风,觉到手臂一紧,下扑之势骤停。抬眼,见是对面萧琅竟已探身过来,伸臂扶住了自己。他望着她,双眼之中,似乎也浮出了一丝笑意。见她稳住了,便松开了她手臂,坐了回去。

    绣春有些窘。正好看到他膝上那方裘毯因方才动作滑落脚下,顺势便替他拣了起来盖回腿上,道:“殿下膝处,确实要注意保暖。也不能受湿。免得下回又发作。”

    萧琅任由她替自己盖回那张裘毯,人懒洋洋地靠回椅背上,注视着她,道:“确实。林大人也这么说。”

    绣春点头,退回了自己地方。

    大约因了这段小插曲,车厢里先前沉默气氛被打破了。绣春听见他随即又问自己:“还冷吗?”

    方才她确实冷。现上了车,车厢里虽没燃火炉,但比外头要暖多了。便摇头,“不冷了。”

    他点了下头,看她一眼,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绣春一怔。随即明白了过来。便道:“殿下离去后,后来我是从客栈掌柜那里听说。说您就是当今魏王殿下。”

    他再次点了下头。不再开口了。

    他不说话,绣春自然不说。再次沉默,片刻过后,绣春忽然听见他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绣春……”

    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后,才忽然意识到不妥,忙改口道:“董秀。”说完抬眼,见他略微抬眉,扫了自己一眼,目光里略带了丝疑惑。知道已经惹他疑心了,忙补救道:“那是我小名,家人那么叫。”

    他略微扬眉,看她一眼。

    这个年轻男人,看起来风轻云淡,但从方才她追上他说话到现,虽不过短短片刻时间,她却也感觉到了,这人其实很是精明,是个不好对付人物。怕再说错话,干脆又低头下去盯着对面他脚背。

    “董秀,倘若真是太医误诊,你有几分把握能治好我外甥女?她如今败症,实是……”

    他微微皱眉,似乎出神,说话声也停了下来。

    绣春抬眼,见他眉宇间已然带了丝忧虑,神情凝重。想了下,清晰地应道:“殿下,倘若真是误诊,我会我所能。”

    这回答,应他意料之中,却又似乎他意料之外。

    他再次看了眼她。见她那双能映出自己身影明亮眼眸正直直地望向自己。知道这才是唯一真实答案。略微摇头,苦笑了下,不再说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