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88 章

第 88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88章

    萧琅先前传给绣春那两次信,她自然都收到了。只是想着他第三回上门求亲时那一肚子坏,居然打发了李长缨来,把老祖父给愁成那样,又有些心疼爷爷,索性就置之不理,算是对他小小惩戒。没想到到了今天,外头下这么大雪,他竟然傻子一样地跑去那扇角门外等自己,哪里还端得住架子,立刻便过去将他招进了自己闺房。喂饱了他后,他教她画画时,她就站他身侧,他说什么也没怎么留意,目光只被他那张好看极了侧脸给吸引住。见他视线落桌案画上,神情认真,完全就是正派英俊好老师模样,心底里那种邪恶念头便一下又被勾了出来,忍不住就贴靠了过去,手也开始摸摸抱抱了。

    殿下觉到自己后背被两团盈盈绵软压着,那只稍带了些凉意柔荑也他衣襟里如蛇般缓慢游走,摸着他身体,很,就被他灼热体温给烘成了相同温度。

    那种熟悉感觉又来了,从与她相贴每一处肌肤,迅速游走到全身。他视线开始模糊,那只握笔手,也完全不听使唤了。

    他想放下笔,她却不依,他耳边吹着气,小声催促道:“接着画!我要把这幅咱俩合画裱起来挂墙上,天天睁眼就看见,你满意不?”

    他咬着牙,量忽略她那只开始渐渐∑,..往下,摸到了他腹肌处小手,继续照她指挥画。

    她靠他越来越紧,整个人几乎都挂了他身上,那只小手也渐渐爬到了他腹部,灵巧地挤探入了裤腰里,他平坦紧匝腹肌上流连了片刻。

    他已经紧绷得不行了,屏住呼吸,心里暗暗期待她继续往下,往下……,那个可爱人儿,她也没辜负他那种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暗暗念想,小手一直往下,往下……指尖就要碰触到他那已然胀得发疼滚烫男儿根,他也几乎就要发出一声吟呻时,她竟忽然哧溜一下,缩回了手,从他衣襟里拿了出来。

    “殿下,你画错了!”

    那只刚刚还贴着他身体肌肤肆意游走小手,现正从后伸过来,指着他刚落错了笔一处画面瑕疵。他又听到她自己耳边这样说了一声。

    啪!

    萧琅重重扣下手中画笔,力道过大,以致于带翻了手边一架竹雕牡丹水丞,里头贮着水一下泼到了画纸张上,墨迹顿时滟染开来,化成一片狼藉。

    她吓了一跳,一下从他肩背上起身,离开了他站直,撅着嘴责备道:“你干什么?吓死我了!”瞥了眼桌上画,哎呀了声,“都怪你!瞧你干好事!”

    萧琅猛地起身,哗啦一声推开身下座椅,一把抓住了她,将她整个人拎小鸡般地给提抱到了一边那张床榻上,仰面放了下来,她一下便倒了松软绯红衾褥上,半个身子也陷了下去。

    “你存心想弄死我,是不是?”

    他趴了下来,双臂撑她脑袋两侧,压下脸望着她,双眼微微冒着火光,压低声,恶狠狠地道了一句。

    绣春被他这样禁锢住,才觉得自己仿佛又和他玩过火了。可是……呜呜,她真不是故意。谁叫他刚才看起来这么秀色可餐,又正儿八经,叫她一见,就忍不住想捉弄呢!

    她瞟了眼他还不整衣襟,撑着手臂要坐起来,拧道:“谁叫你那么坏,居然敢派你侄儿来!你把我爷爷吓得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殿下今晚上空着肚子冒风雪过来,原本是想就这事向她解释赔罪求谅解,可是现……

    他绷着脸,一语不发,伸手将她轻易地再次推倒床榻上后,沉重身躯便跟着压了下去,开始重重地亲咬她唇。

    她香闺,她床榻。原来每个他想她想得睡不着觉夜晚,她就躺这里……

    他被这个念头刺得全身皮肤之下愈发仿佛有针尖刺。

    男人身体紧紧压着身下人,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来自于女孩儿身子每一处柔软和起伏。

    她起先还稍稍挣扎,躲避他亲吻,推他,很就变得柔顺了,闭着眼睛,像只小猫般地缩他怀里,任凭他带了几分急切般地侵犯自己。

    不知何时,她衣襟也散了,露出了里头丁香抹胸,抹胸被推开,立刻现出平日里隐藏其下一双凝脂团乳,两点嫣红受了冷,倏地颤巍巍翘立,浑然一种任君把玩可怜姿态。

    绣春睁开眼,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失守那里,脸庞泛红,呼吸粗浊,顿觉羞涩,轻呼了一声,下意识地伸手去遮掩,那个男人没有强行拿开她手,只顺势再次压了下来,继续亲她手。

    被他滚烫双唇碰触过肌肤迅速起了一阵战栗,她觉得自己连抬手力气都要被他弄没了。

    挡着他那双手很被挪开了。他用一种稍带了些压抑爆发般力道蹭吻着她那里,然后伸手去捏她,又含住了吸吮她,效仿她先前加诸他身上一切,甚至变本加厉地还给她。

    绣春被弄得全身酥麻,身子里仿佛又有虫子咬,难受得紧。半睁半闭着眼,哼了几声。

    那只手再捏几下香乳儿,便继续探入她衣衫,到了她光滑腰肢处,反复摩挲,然后扯开了亵裤腰上阻拦下路那个蝴蝶绳扣儿,摸了进去,停她温暖腹脐处继续摩挲,就要再往下时,外头忽然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女孩儿们说笑声。

    那是绣春几个丫头回来了。

    绣春终于清醒了过来,慌忙紧紧闭住两腿,弓起身子,阻拦了他手。

    “不要……”她死死地抱住他胳膊,惊慌地摇头,“丫头们回来了!”

    身下女孩儿,美眸里春水汪汪,两颊粉红粉红,这样被他压身下抱住了他说不要,魏王殿下那种恨不得立刻要了她念头愈发强烈,强烈地几乎要着火了。

    他停了下来,却没挪开被她抱住了阻拦这只手,只用另边臂膀,愈发紧地将她箍自己身下。

    “大小姐前头大宴散了,老太爷已经送客了。你可还有什么吩咐?”

    春香看见屋里灯还亮着,到了窗前,轻地问了一声。

    “没……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去歇了……”

    绣春死死抓着他两边臂膀,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了声,应了一句。

    春香不疑有它,应了声,便和另几个丫头回了边上屋。

    开门,关门,外头声响渐渐悄息了下来。

    “停下!她们就隔壁屋里,不许再胡闹了!”

    绣春回过了魂儿,见他那只手还固执地摊自己下腹处不肯挪开,用力去推。

    萧琅咬牙,勉强压住此刻还自己血管里咆哮着想要狠狠要了她念头,慢慢抽出了手,一个翻身,从她身上滚了下来,仰面躺了她边上。

    禁锢一俟解除,绣春一骨碌从床上坐起了身,低头整理自己衣衫,整理好了,她抬眼看他,见他还那样衣衫不整地仰躺着,定定地望着自己,脸色便如喝醉了酒一般地红。

    她略有些心虚,瞄了眼他那里。

    和刚才他压自己身上时她感觉到一样,还那样……

    她愈发心虚了,真后悔了。刚才不该好死不死地又去勾搭他……

    “你没事吧?”

    她见他还那样一动不动,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戳了下他腿。

    萧琅长长叹了口气,“我很难受……”声音仿佛被击溃般地充满了懊苦。

    绣春咬着唇,看了他片刻,终于探身拿了个枕,放到了他脸上。他以为她又和自己玩笑,苦笑了下,正要拿开,忽然僵住了。

    一双手松他裤腰了,很,他滚烫得几乎要着火那里一凉,已经被去了所有羁绊,大白于外。他还没反应过来,接着便觉到一阵温热柔软拥抱。

    那是她一双手。

    “不许偷看!”

    绣春正跪他腿边,双手捧抱着他甚伟甚凶残那物侍弄,见他动了下胳膊,似乎要拿开自己蒙住他脸枕,急忙低声娇叱。

    殿下已经魂飞魄散,几乎飞升上天了。虽然极想看她侍弄自己样子,只听她这样来一句,那双本来动手也跟着停了下来,只好压住拿开枕念头,闭着眼睛享她侍弄。很便忍不住喘出声来,猛地拿开枕,睁开看去,见她两颊涨得绯红,娇喘吁吁着,一双小手正抱住自己那里摩来挲去,犹如登上了九天,挡不住一阵前所未有汹汹激麻,顿时直直泄出。绣春早有准备了,觉到手心之物有异,便忙松开一手,扯了边上准备好一方帕子来,准确无误地当头罩住了,这才免了一场四处喷薄事故。一张帕子竟还不够,后弄湿了她手心,过了一会儿,等他终于静了下来,她替他善后了,瞟了他一眼,一脸傲娇之色,“殿下,这下不欠你了吧?”

    殿下这会儿还眼饧骨软,有些神魂不定。看向她,见她拿了另条干净帕子,正皱着眉,仿佛一脸嫌恶地擦她被自己弄脏了手心。身体爽就不必说了,连心里也涌出了一种强烈满足感,满足得全身从头到脚,每一寸皮肉都舒张开了毛孔,仿佛情地呼吸。

    他真不想走了。就想一直这么躺下去,和这个女孩儿一起。

    “绣春”

    他声音还是带了些余韵未消沙哑,伸手过去,拉她躺倒自己身边,臂膀收拢住了她,另手轻轻摸她头,便如抚弄乖巧猫咪。

    正这时,外头忽然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见已经有人道:“大小姐,还没歇吧?老太爷说,让你去他那里一下。”

    绣春吓一跳,一下坐起了身,飞看了眼萧琅,伸手到唇边做了个噤声动作,立刻应道:“晓得了,我这就去。”等那人走了,急忙翻身下榻,穿好了外衣,到镜子前理妆,见瞧不出什么异样了,这才略松了气。见他也跟着自己坐了起来,想了下,便到了近前,凑到他耳边道:“你我屋里再等等,别发出声音。等我回来了,我再送你出去。”

    萧琅一笑,点了下头。

    绣春看他躺下去,吹了灯,自己出了屋。边上屋里几个丫头也还没睡,方才听到动静,也都起来了。绣春道:“我去下祖父那里,不用你们跟了,你们自己歇了就是。”说罢径自去了。

    ~~

    绣春到了祖父处,见他还未换去礼服,坐那里,神情瞧着有些感概模样,便笑问了几句晚上大宴情况,陈振答了,后叹了口气,“总算是没出什么大纰漏,顺顺当当渡了过去。你爷爷再不知好歹,也晓得这场谢宴是魏王给咱们家脸上贴金。要是弄不好让那些贵人们看笑话,反倒是打他脸了。”

    绣春晓得为了这场大宴,老祖父半个月前起,几乎连都吃饭睡觉都想这事,力求处处善美。心中感激,望着他道:“谢谢爷爷。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

    陈振嗯了声,道:“你晓得就好。”

    绣春陪着他又说了些话,记挂还自己屋里那个人,正想开口让祖父早些歇下了,忽然听他问道:“春儿,这些时日,你有没瞒着我,再和那个魏王见面了?”

    绣春心咯噔一跳,心想那个人现就自己床上躺着哪,这要是被他知道了……面上却若无其事地道:“没有。爷爷您放心。您先前不是说了吗,大婚前不让我再和他见面。我一直听您呢。”

    陈振看了她一眼,似考量她话真实性。

    “他先前倒是叫人给我传了两封信,我一直没理睬。”

    她想了下,忙又补了一句。

    陈振终于点了下头,道:“你知道分寸就好。”忽然脸色微微沉了些,哼了声,道:“那个小子,竟然我面前玩那一招!倘若不是你真喜欢他喜欢得紧,我便是拼了这老命,也不会点头把你给了他!”

    绣春吓一跳,怔怔看着陈振,等回过了神,小心问道:“爷爷,您是说……李世子事?”

    “就是那桩!”陈振恼火道,“他真当我是老糊涂?过后没几天,我越想,越觉着蹊跷了。哪里有那么巧事,舅侄俩一道都看上了你?必定是他见我不松口,这才使诈阴了我一把。”

    绣春呃了一声,偷偷看他一眼,“爷爷,你别生气……他大概也是有些急了……再说,好像也是你说话不算数先……”

    她声音越来越低。

    陈振无奈瞪着她,后摇头叹气道:“算了算了,说这些也没用了。往后只要你好,我就高兴了。叫你来,也没啥事,就是想跟你说说话而已。往后怕是想说,也没多少这样机会了。你去吧,我也歇了,后天就又是大征礼,事多……哪里就那么急着要把娶走,连口气都不让人缓缓……”

    绣春听祖父低声抱怨,出去叫人送热水进来,亲自替祖父洗了脚,摸了摸他被,里头已经被汤婆子捂热了。等他安顿好躺了下去,这才出了屋,长长吁了口气,匆匆便赶回自己院。

    雪已经停了。她踩着积到了自己脚踝雪地,飞回去。透过窗子,见屋里还黑着。怕惊动旁屋里丫头们,蹑手蹑脚地过去,轻轻推开门。到了里屋,一边摸索着点灯,一边轻声道:“我祖父睡下了,雪也停了。你赶紧起来,我送你走……”

    他没反应。

    灯亮了。绣春轻手轻脚到了床边,这才发现他已经睡了过去。呼吸均匀,睡容宁静,仿佛这里就是他自己家,这床就是他床一样。

    绣春顿时哭笑不得。

    她刚才祖父那边还记挂着他,不想他倒好,竟大喇喇地这么睡了过去!

    她摇了摇头,伸手过去正要推醒他,手都要碰到他肩膀了,忽然又停了下来。

    他近,好像瘦了些。先前灵州养伤那一个多月里被她养出来脸颊上那点肉又都削了回去。这张英俊脸,虽然看起来愈发棱角了,但是……很明显,这是操劳所致。

    她犹豫了,终于还是不忍心叫醒他。改为揭了褥衾,轻轻盖了他身上,过去闩了门,吹灭了灯,自己脱了外衣后,爬上了榻,钻进被窝,睡到了他身边。

    她觉得心情很是放松。睡意袭来时候,靠他靠得近了些,闭上眼,很沉入了黑甜梦乡。

    ~~

    萧琅一觉醒来,天还是四多,窗外仍漆黑一片。

    这是他为了赶五早朝而养出习惯。一阵短暂茫然后,觉到自己腹部被什么压着,摸了下,是只柔软女人手。他一顿,立刻想起了昨夜事。

    昨夜她去了后,他黑暗里,独个儿躺她床上。身下是松软被褥,鼻息里到处她留下芬芳。等着等着,一阵倦意袭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就这样睡了过去。

    难道她回来后,竟没叫醒自己?

    他动了□体,依着他绣春发出一声娇浊模糊嗯声。

    原来自己真这样和她一张床上睡了一夜!

    生怕惊醒了她安眠,他不敢再动。闭目假寐了片刻,紧紧贴靠着他那具娇软身子再次将他那种渴望给勾了出来。

    早间本就是男人勃发时候,何况他昨夜才从她那里得了点实疼宠,现她又就这样毫不设防地倚着他睡,要没这样念头,他也就不是个正常男人了。

    他忍着想要朝她伸手过去念头,身体也越来越紧绷。

    或许是睡梦里也感觉到了枕畔人传递给她那种情绪,她身子忽然动了下,醒了过来。

    “殿下……”

    他听见她轻声叫了下自己,声音里还带着浓浊刚睡醒后那种娇慵。

    他不想应。知道他也醒了,她就一定会催着他起身离开了。正装睡时候,他听见她叹了口气,一直暖和小手伸了过来,轻轻扭住他耳,随即听见她道:“就再装,信不信我把你踢下去?”

    萧琅见被她识破了,索性耍赖到底,一个翻身便将她压自己身下。

    绣春觉到他吻和手再次落到了自己脸、脖颈和胸口,哎了声,挣扎了下,他不放,抱着她床上滚了好几个来回,她总算挣脱出了嘴巴,喘息着道:“殿下,殿下……你还要去赶早朝……放开了!我赶紧送你走,晚了,等下下人们起来了,你就出不去了!”

    萧琅停了下来。

    她推开了他,起身下榻,去点了灯,披了外衣后,回来把他强行从暖洋洋香衾窝里拉起来,嘴里哄道:“听话,走吧,晚了,被人看到告诉我爷爷就不得了了!”说完,见他望着自己还是一副懒洋洋模样,瞪着他:“难道你也想要‘魏王从此不早朝’?”

    萧琅忍不住笑了出来。

    倘若可以,他倒真愿意这样。只是……

    他叹了口气,终于下了榻。两人穿好衣裳,她吹熄了灯,拿了钥匙,开门后左右看了下,见无人,示意他随自己来。

    此时还早,天仍透黑,绣春带了萧琅一直到了那扇角门处,拍掉积锁上头雪,打开了锁,拉开门闩,回头正要叫他出去,身子一紧,被他再次抱住。

    他用自己大氅把她整个人包拢怀里,低下头再次亲吻她,满是恋恋不舍。

    想到下次再见,应该就是大婚之时。她也心软了他想亲,就让他再亲个够好了。

    她抬手反抱住他腰身,仰着头,承受着来自于他亲吻。二人正如痴如醉浑然忘我之时,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喝了一声:”你们干什么?”声音虽也刻意压低,却仍不啻是平地里忽然起了个焦雷,生生要把人给吓破了胆。

    绣春猛地回头,看见一个黑糊糊人正立自己身后不远处雪地里。借了雪地反光,见那人正皱眉望着自己和萧琅,可不正是自己祖父陈振?

    这一惊非同小可,简直便如魂飞魄散,心跳得都要蹦出喉咙了。等回过了神,发现自己还那样搂着情郎,哎呀了一声,像被火钳烫了般地一下缩回手,转身对着陈振便道:“爷爷,你千万别误会,你听我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近朱者吃扔了一颗手榴弹

    碧波琉璃扔了一颗地雷

    spiritania扔了一颗地雷

    酒窝扔了一颗地雷

    lelehe扔了一颗地雷

    走马观花观花扔了一颗地雷

    泠泠54扔了一颗地雷

    娇羞乱扭扔了一颗手榴弹

    jye扔了一颗地雷

    雪宝贝扔了一颗地雷

    3972486扔了一颗地雷

    elsa扔了一颗地雷

    过堂扔了一颗地雷

    近朱者吃扔了一颗手榴弹

    spiritania扔了一颗手榴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