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六十章 你可听见,鹤鸣?

第六十章 你可听见,鹤鸣?(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异侦实录 漫威之超新星 影帝是这样练成的 未竟的荣光 开局50岁我还可以火三年 从猎魔人开始的无限之旅 浮华尽少年归 日月永在 我只想安静的宅在家 精灵之硬核培育师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赤心巡天

方家族地位于城西。

或者说,整个枫林城的豪门贵室,都聚集在西城区。

而这其中,张家族地偏东,靠近城主府。王家族地靠北,与武库位置较近。方家族地则最靠南,倒是三大姓里最靠近三分香气楼、大通赌坊等销金窟的地方。

其他一些家族,则零散居于三大姓之间,算是缓冲。

从现在姜望所处的位置去方家族地,自然是直接从城主府前穿行最近。但光头男子显然不可能同意这条路线,姜望更是提都不会提出来。

他建议两人从南门走,穿过平民聚居的区域,走到大通赌坊,然后从三分香气楼附近穿过,直接去到方氏族地。

这条路线绕了很大一圈,但对光头男子来说无疑非常稳妥。

一路很是顺利,路上遇到巡逻的城卫军,姜望甚至主动帮光头男子遮掩。

现在,他们终于来到了方氏族地前。

此时的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

飞马巷姜家。

凌河猛然站起:“不能再等了!”

他们都很清楚,姜安安生日这样的重要时刻,姜望不可能不出现。

起先他们觉得姜望是不是去准备什么别的惊喜去了,但此时都已经快入夜。再怎么准备惊喜,也不可能错过时间。姜望必定是出了什么事。

赵汝成一把按住凌河:“老大你在这里陪着安安,我家里人多,我去看看。”

赵家豪富,人手自然不少,真要出去找人,比凌河有用得多。而安安是一定要有人陪着的,不然即便姜望找回来了,若安安出了什么事,姜望也不会原谅他们。

凌河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便也只好默认。

美食的香气已经氤氲很久,安安很饿了,但是安安没有胃口。

“哥哥去哪里了?”她问。

赵汝成对凌河使了个眼色,然后才道:“应该是给你去凤溪镇买糖人去了,你不是总说想吃以前凤溪镇里那什么谁家的糖人来着?”

“张爷爷家!”姜安安脆生生地补充。

“对!”赵汝成说道:“但是天快黑了,怕你哥看不清路。我拿个灯笼去接他。”

……

所谓“方氏族地”,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线,也没什么围墙藩篱隔绝内外。只是一大片约定成俗的区域,方氏族人历代都聚居于此,也就渐渐成了族地。

“我们最好潜进去,不要惊动其他人。”姜望建议道:“不然他们问起你来,我不好解释。”

去朋友的家里,没有带着外人的道理。姜望的建议很合理。

“你说的小院,在哪个方位?”

姜望非常熟稔地指了个方向。

心里却在反复琢磨。

他最大的劣势在于他还没有奠基,而这光头是六品腾龙境强者。境界差距有如鸿沟。

但他最大的优势也在于他没有奠基。他没有奠基,却倚仗超凡剑典和兵家炼体术,有着超越一般游脉境修士的实力。这是光头男子无法提前预知的,也必定在他意料之外。

姜望有一次惊喜,有一个令其意外的机会给到他。

有且只有一次。

一路走来,光头男人都保持搂着姜望肩膀的姿势,此时只是轻轻一拉。两人便化作一道阴影,投入到前方一个行人的影子中。

跟着此人走了一段路,光头男人才将姜望扯出,“然后呢?往哪边走?”

姜望没有掩饰对这门秘术的惊讶,看了看路之后,又指了一个方向。

光头男人轻声一笑:“这门匿影术并不难学,只要听我的吩咐,我可以教你。”

随即又拉着姜望投入阴影中。

连续几次之后,夜色彻底笼罩天空,两人也飘进了方鹏举曾带姜望来过的小院中。

这几乎无声的纵身之法,又令姜望心中的警惕提高几分。

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果然没有安排给别人居住,而是就那么荒置着。

这个小院是方鹏举那死去的父亲留给他的,因为位置特殊的关系,基本不会有人来。

当然,就算这套院子被方家分配出去了,姜望也有话说。他的朋友几乎从不回来住,让给族人住了也很正常,而他也很久没来这里,不知情合乎情理。

嗅着院子里久无人气的尘味,光头男子满意地点点头。

按他的习惯,自然是立刻就杀人挖心。

但姜望已经很自然地给他介绍起来:“这套院子往前三间,是一个大饭堂,你可以去那里偷东西吃。”

姜望背对着光头男子,往饭堂的方向指了指。

“我朋友嫌族里约束多,基本不会回来住。”

然后又转了个方向道:“方氏护卫的巡逻时间是……”

剑光暴闪!

姜望毫无犹豫,毫无迟疑,忽然拔剑!

紫气东来剑杀法第一式,五式杀法中最快的一式。

但这一剑,并不是为了袭击光头男子,而是带着姜望他,一举越过高墙,翻入旁边的院落中!

光头男子绝非拖拉之辈,但姜望正讲到方氏族地护卫的巡逻时间,这对他藏身于此非常重要。只是没想到,此人话到一半便暴起。

光头男子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还未奠基的小子,竟有如此快绝的一剑。远远超出他对这个实力层次的判断,让他一抓之下,落了空!

“何人敢擅闯方氏宗祠?”

姜望刚刚跃入旁边的院落,就听到一声暴喝,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跃出房间。

是的,方鹏举曾经居住的这处小院,就挨着方氏宗祠。这就是姜望拖延的倚仗!

方鹏举的父亲,在修行无望之后,便被安排到这里,作为方家的守祠者。当然,真正的守祠人并不是他,他只是负责打扫院落、清洗牌位,其实是一种欺辱。他默默忍受,却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

方鹏举就在这个院子里长大,而天赋渐渐展现之后,竟也不愿再搬去其他院落。

姜望早有定计,与白发老人打个照面便折身而逃,同时催发道元大喊一声:“吞心人魔!今日便要你交代于此!”

紧接着追入方氏宗祠的熊问,与白发老人同时一惊。

前者震惊于自己竟被察觉了身份,后者震惊于吞心人魔的凶名。

但念头只是一闪,两人此时正面相对,没有不试过一手的道理。

尤其白发老人坐镇方氏宗祠,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咋咋呼呼的名头就弃责而走?

他跃出房间的时候就开始在准备道术,本打算针对那个持剑小贼,但此刻双手一搓,一支支尾缀飘羽的箭支排空而去。

方家族传道术,千羽箭。

说实话,这道术并不比道院所传道术高妙,甚至还粗陋不少。印决繁琐、飘羽华而不实。道院里日新月异的道术变革,也是家族式修行逐渐没落的原因。

不过老人毕竟浸淫此术多年,熟极生变,又兼以八品周天境修为,威能亦不可小觑。

但,熊问只是一声怒吼,强横的道元催动声波,便将飘羽箭震散不少。

他随手打碎几支扑向要害的箭支,整个人便撞到了白发老人的身上,只手掏心!

有姜望那一声大喊,他此刻行踪已漏,须得尽快脱身,速战速决才是。所以他动则雷霆手段,宁可受点轻伤,也要瞬杀对手。

熊问看了看手中那颗干瘪的心脏,随手往地上一扔:“倒胃口。”

白发老人没想到自己连一招都撑不过,但他决意也送对手一个没想到。

他看着自己远去的苍老心脏,用尽最后的气力,催动通天宫内的所有道元,一股脑冲进了手中的那枚令印。

光华大放。

整个方氏宗祠被一层清光所笼罩,清光之顶,停留着一只仙鹤虚影。

它长身卓立,眸光冰冷。

白发老人用最后的生命,引动了方氏宗祠的护祠阵法。

他隐约听到了鹤鸣。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极品风水少爷 猎美品香 军阀上将的双面逃宠 迪拜恋人 天涯冷路 老公宠过火 你非窈窕,我非君子 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概论 党史必修课 逆天女配:毒女大翻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