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谍云重重 > 第一零五六章提醒

第一零五六章提醒(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穿成福运小娘子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重返1982 九星之主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行走历史神话:从吕洞宾开始 开局签到四合院 学霸女友也太宠了吧 我在末世放核弹 凡人作弊修仙

北平医院里,董必其在经过半夜的救治,此时的他脸色依然难看得要命,苍白如纸的脸上,几乎看不出多少的血色。毕竟昨天到了这里,他还真流了不少血。

几个队员坐在董必其的病床边上,一直盯着董必其。

当董必其的右手手指突然之间动了动,而一直看着董必其的几个队员也是一喜,这是醒来的前兆。

过了几分钟,董必其的眼皮也开始微微动了起来,更是让队员开心得不得了,几乎在董必其的耳边小声地叫了起来。

“董科长,董科长,你醒了吗?”

“董科长醒了,董科长醒了,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终于醒了,董科长真是命大福大,就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便差点儿直接打中心脏,而是直接打穿了肺部,真是贵人贵福!”

过了好几分钟,董必其才在一声痛苦呻吟之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瞬间,才看到了几个心腹手下正在这里守着。

“科长,你终于醒了,把我们担心死了,真把我们担心死了!”

“科长醒了,那我们终于放下心来了!”

“我昏迷多长时间了?”董必其痛苦的小声询问道,“站里有没有发生其他事情?”

“没有,你已经昏迷超过十二个小时了,现在都已经快中午了!”一个队员还是小声地说道,“主任让你现在什么也不要多想,多休息一下。”

“对了,杀手找到了吗?”这才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毕竟被人打伤了,还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死手。

“科长,杀手打了一枪便逃走了,在我们追过去的时候,人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不过,我们也看过了,这子弹是6.5毫米的三八步枪的子弹,应该跟白天抓到的那个杀手步枪是一样的。”

“该死的,这些日本人真是死都不放我们,混蛋!”

他一听,便气得骂人,可马上便传来了他阵阵的咳嗽声。

“科长,你不能激动,你真的不能激动,这一次是伤到了肺,不能再动了,动了手术,不能生气,不能激动,至少也要养上好长一两个月时间。”

“一两个月才能好!”

董必其也知道,这一次要不是他反应得快,他的小命可能便没有了,现在能活着已经是捡了一条命,他应该知足了。

“我知道,只是站里的事情怎么处理了?”

“暂时由田副科长负责的,只要刘科长把那个川口纪子口供拿到,便可以把她们日本人的间谍一网打尽,该死的日本人,都欺负到门上来了。”

“给我注意一下,防止有人乘机过来杀我,对于每一个进入的人,必须是熟人,如果是陌生的医生,一定要搞清楚,上一次徐书记的事情已经提醒我们,这个杀手很可能再一次进行杀过来。”

“是!”

几个队员一听,也明白董必其的意思,现在隔壁的徐钥前房间并在中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反应,现在又轮到了自己,董必其只感觉到自己有运气真的不是那么好。

现在都有些后悔跟着康子华到北平来,虽然官升了,可危险程度却是直线上升,即使是他们在外面作了一定的布置,还是让人给跑了。

……

中午时候,张天浩再一次去了地下审训室,看了看学生,又看了看那个被打得早快不成人刑的川口纪子。

他的嘴角也是微微有些上扬,果然如他所猜想的一样,这个川口纪子根本不可能开口的,毕竟她的父亲是少将,如果开口了,她是知道后果的。

“刘科长,要不要吃点儿饭再审,这都审了大半天,累了吧!”

“原来是张科长啊,怎么,张科长也想来审吗?”刘承志一听,脸色也有些缓和,不过,他的心情真的不大好。

“不用了,我那有那本事,如果有这个本事,我也不会被调到总务科,你说对不对,我看到兄弟们没有吃饭,便食堂给各位加点儿餐,毕竟各位辛苦了。”张天浩始终保持着一脸的笑意。

“对了,今天有人求到了我这里,希望我帮着说一些好话,把他们放了,我说我没有权利,不过,刘科长,这些都是学生,可能以后是党国的人才,没事的还是放了比较好,我们的麻烦还已经够多的了。”

张天浩淡淡地提醒了一句,然后便向外面走去,毕竟他能说的,也差不多到位了。如果这个刘承志还不给面子,那也别怪他。

毕竟学生已经抓来好几天,总是关着也不是一个事情,最主要的是,北平大学的老校长已经向宋市长那边提出了抗议了。

而且有些小报已经开始报道这件事情,至于他们怎么选择,便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毕竟这些学生是什么人,他们还是能判断的。

刘承志看着离开的张天浩,他也知道张天浩会在地下牢房,甚至各位转转,没事检查一翻,可今天中午却跑来叮嘱他一句。

他也不知道张天浩是按什么心思,更不知道是好心,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湘江,你以前跟过张科长一段时间,你说说,张科长这是什么意思?”

“科长,我也不大明白张科长的意思,不过,我想求到张科长那边是肯定的,毕竟张科长在外面人面挺熟的。”

何湘江想了一下,才认真地说道:“另外,张科长根本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感觉到有些压力,他不想给站里添麻烦,便过来提醒一句。”

“至于这些学生,张科长可能会认识,毕竟张科长以前在北平大学读过几个月的书,虽然去的次数不多,但认识的人还是不少的。”

“他在北平大学读过书?”刘承志也是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张科长以前便想去读书的,可惜上一次学生的运动,他是我们党务处的身份,使得他被北平大学开除了。后来张科长便很少再去了,还失落一段时间。”何湘江也只是笑了笑,把张天浩在北平大学呆过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不过,难道他察觉到了什么事情吗,湘江,你出去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是!”

一个小时后,何湘江拿着几份小报纸,甚至还有北平大学的校报,上面写着特务跑到大学来胡乱抓人的事情,边上还有人配了照片。

其中还有一张是他的照片,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拍下来的去的,这几乎是把他推到风头浪尖上来。

“怪不得提醒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刘承志看到这些小报纸,以及听着何湘江的介绍,便已经明白,这事情可能压不住了,上一次打伤学生的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重的学生还在医院,导致学生与党务处矛盾越来越大。

“该死的,怎么会又是这样,不会又引起一波学生运动吧?”

刘承志直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竟然出了他的意料之外,这几乎是打他的脸,不光是打脸那么简单,可能成为他全国闻名的证据。

如果再因为他们的行为暴发学生运动,那后果,他都怀疑他们会不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一想到这里,便是一阵的头痛。

目 录
新书推荐: 大唐第一莽夫 带着医院回古代 争魏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 大唐:从冷宫起步的嫡皇孙 开局1861:我刚继承荷兰王位 穿越之海权时代 刘备请我当谋士 大唐:开局被追杀 亮剑:独自发展,带回个炮兵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