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之开局一条船 > 第275章 敌军来袭

第275章 敌军来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国之开局一条船正文卷第275章敌军来袭仓耀祖揭阳吴砀,汉臣,拒吴

    赵温,字子柔,蜀郡成都。东汉时期大臣,司空赵谦之弟。

    高祖:赵熹,太尉、太傅,封节乡侯。

    曾祖:赵璜,节乡侯,谥号文贞

    祖父:赵戒,字志伯,司空、司徒、厨亭侯。

    父亲:赵伯英,早卒。

    叔父:赵典,字仲经,侍中、卫尉、厨亭献侯。

    兄弟:赵谦,字彦信,司徒、尚书令、郫县忠侯。

    儿子:赵道,常山太守。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国正好处于士族形成的关键时期,所以魏国吴国的士族相对比较多。

    中原地区比较有影响力的士族有颍川陈氏,代表人物为陈群陈泰父子。

    颍川荀氏,荀彧、荀攸、荀顗。

    颍川钟氏,钟繇、钟会。

    汝南应氏代表人物有应劭、应璩、应瑒。

    汝南袁氏,代表人物有袁绍、袁术。

    汝南和氏,代表人物有和洽、和峤。

    陈郡袁氏【后过江成为东晋高门】,陈郡谢氏,陈郡何氏,代表人物有何夔、何曾。

    荥阳郑氏,汉末三国的郑浑、郑泰,魏晋的郑默、郑袤。

    龙亢桓氏,汉末的桓典、桓晔。魏晋的桓范、桓温。

    谯郡夏侯氏,代表人物有夏侯惇、夏侯尚,夏侯玄、夏侯庄、夏侯和。

    山东地区有琅琊王氏,王睿在汉末曾经担任荆州刺史,王雄曾担任过幽州刺史,王雄孙子是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

    山阳王氏:王粲、王弼

    琅琊诸葛氏,诸葛亮在蜀汉,诸葛瑾在吴,魏有诸葛璋和诸葛诞。

    琅琊颜氏,魏国的颜斐,西晋王浑曾娶琅琊颜氏女为妻;

    泰山羊氏,在东汉就是显赫的官宦世家,自羊续已经是九世二千石,魏晋时期的代表人物有羊祜,羊祜姐姐嫁给司马师为妻。

    平原华氏,魏国有华歆、华表。

    河北地区,范阳卢氏,汉末卢植,魏晋有卢毓、卢钦、卢志。

    清河崔氏,代表人物是汉末崔琰,魏国崔林。

    博陵崔氏,汉末的崔烈、崔均,魏国的崔赞。

    太原王氏有两支:晋阳王有王昶、王浑父子。

    祁县王氏,汉末的王允,魏晋的王凌。

    太原郭氏,代表人物有郭林宗,郭淮、郭配,郭配二女分别嫁给河东贾充和河东裴秀。

    太原温氏,魏晋的温恢、温羡、温峤。

    关中士族首推四世三公的弘农杨氏,然后是京兆杜氏、京兆韦氏。

    河东士族在魏晋也很显赫,河东卫氏代表人物有卫觊、卫瓘。

    河东贾氏,魏晋的贾逵、贾充。

    河东裴氏,魏晋的裴潜、裴秀。

    兴平元年夏,陈留太守张邈和陈宫乘进攻徐州之机,反叛曹操,迎立吕布为兖州牧。

    八月,冯翊羌寇属县,郭汜、樊稠等率众破之。

    吕布有别屯在濮阳西,曹操夜袭破之,未及还。会布至,身自搏战,自旦至日,数十合,相持甚急。操募人陷陈,司马陈留典韦将应募者进当之,布弓弩乱发,矢至如雨。韦不视,谓等人曰:“虏来十步,乃白之。”等人曰:“十步矣。”又曰:“五步乃白。”等人惧,疾言:“虏至矣!”韦持戟大呼而起,所抵无不应手倒者,布众退。会日暮,操乃得引去。拜韦都尉,令常将亲兵数百人,绕大帐左右。濮阳大姓田氏为反间,操得入城,烧其东门,示无反意。及战,军败,布骑得操而不识,问曰:“曹操何在?”操曰:“乘黄马走者是也。”布骑乃释操而追黄马者。操突火而出,至营,自力劳军,令军中促为攻具,进,复攻之,与布相守百馀日。蝗虫起,百姓大饿,布粮食亦尽,各引去。九月,操还鄄城。布到乘氏,为其县人李进所破,东屯山阳。

    后蝗灾大起,吕布、曹操军粮不继,暂时休战,各引兵退去,曹操还于鄄城,吕布屯于山阳。时冀州收袁绍见曹操新失兖州,军无所食,遣使劝说曹操归附,将家属迁居邺城,使其成为袁绍部属。曹操从谋士程昱之议,断然拒绝。兴平二年春,曹操再攻吕布,先败吕布于定陶。又在195年夏天进击驻守巨野的吕布部将薛兰、李封。吕布率兵来救,见薛兰等已败,退走。曹操遂杀薛兰等人。吕布旋即率兵万余人反攻曹操,时曹操兵多出取麦,营中不足千人,曹操于营外设伏,以计大败吕布,追到其营。吕布乘夜逃走。曹操继续进兵,收复定陶,又分兵平定诸郡县,张邈随吕布逃至徐州,曹操将兖州全部收复。195年十月,汉廷正式拜曹操为兖州牧,至此,兖州又为曹操所控制。

    十二月,司徒淳于嘉罢,以卫尉赵温为司徒,录尚书事。

    马腾之攻李傕也,刘焉二子范、诞皆死。议郎河南庞羲,素与焉善,乃募将焉诸孙入蜀。会天火烧城,焉徙治成都,疽发背而卒。州大吏赵韪等贪焉子璋温仁,共上璋为益州刺史,诏拜颍川扈瑁为刺史。璋将沈弥、娄发、甘宁反,击璋,不胜,走入荆州;诏乃以璋为益州牧。璋以韪为征东中郎将,率众击刘表,屯朐忍。

    徐州牧陶谦疾笃,谓别驾东海麋竺曰:“非刘备不能安此州也。”谦卒,竺率州人迎备。备未敢当,曰:“袁公路近在寿春,君可以州与之。”典农校尉下邳陈登曰:“公路骄豪,非治乱之主。今欲为使君合步骑十万,上可以匡主济民,下可以割地守境;若使君不见听许,登亦未敢听使君也。”北海相孔融谓备曰:“袁公路岂忧国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今日之事,百姓与能。天与不取,悔不可追。”备遂领徐州。

    初,太傅马日磾与赵岐俱奉使至寿春,岐守志不桡,袁术惮之。日磾颇有求于术。术侵侮之,从日磾借节视之,因夺不还,条军中十馀人,使促辟之。日磾从术求去,术留不遣,又欲逼为军师。日磾病其失节,呕血而死。

    7017k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