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 第二百一十章 苏宁死了(大章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章 苏宁死了(大章求订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圣人虚影淡化,消失,那股狂猛的能量风暴也随之休止。

    半山腰以及山脚的超凡者们终于得以停下脚步,望见了那坍缩,重新封闭,消失的空间门。

    霎时间,心中那紧绷的弦松缓下来。

    不少人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虽然过程曲折,可最后的结果是好的,空间门被摧毁,伦敦避免重蹈东京事件危机,救亡会的阴谋非但被粉碎,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一切似乎都预示着,这是个很好的结局。

    直到人群中,有人惊呼着,指向远处:

    “有情况!!”

    人们心中一颤,同时望去,就见风暴边缘,黑浊的雾气弥漫,一只虚幻的,没有睫毛的脸孔凝聚。

    予人强烈的危险感。

    ……

    “结束了?”

    天空中,重新获得身体操控权的苏宁心中大石落地,身后庞大虚影徐徐崩散,灵力枯竭,再无战力的他向破碎的大地跌落。

    这时候,这片梦境撕开了越来越多的裂口。

    这个高度,明显对应着现实中的地表,他甚至看到了裂缝外,灯火辉煌的建筑。

    视野中,系统面板弹出:

    【任务完成】

    【奖励发放……】

    呼,阻止了妖魔降临就算成功吗,那头四级未必死了……他心中嘀咕着,开始准备叫人离开。

    可就在此刻,一股令他汗毛倒竖的危险感涌上心头。

    苏宁猛地望去,瞳孔骤缩,看到了远处那张“熟悉”的面孔。

    他没有忘记,在蓉城追杀安德森时,对方便曾献祭自身,召唤出了“灾厄母神”,好在苏宁及时制止,才有惊无险。

    “怎么回事?”

    “救亡会……那个红衣会长?!”

    苏宁脑海中瞬间有了猜测,瞥见了面孔下,那独自漂浮的古旧书籍。

    “糟了!”

    没有时间思考,在这瞬间,苏宁对危险的预感令他心头蒙上死亡的阴霾,本能地试图射出点金矛。

    可他枯竭的灵力,根本无法支撑,或者,即便可以,电光火石间,也来不及。

    “咔嚓!”

    当“灾厄母神”睁开双目,锁定他的瞬间,苏宁的一切念头,都被炸散,意识一片空白。

    忘记了身处何处,那深红的双眸,划过一道电光。

    半空中,早已丧失战力的苏宁没能做出任何抵抗。

    还在坠落,身体便如遭雷击。

    紫绶仙衣崩解,身体皮肤瞬间焦黑,血肉模糊,神智泯灭,双眼瞬间晦暗。

    如同被抹除了灵魂。

    瞬间死亡!

    “杀呀!!”而在近乎同时,李长亭与西蒙,两名a级超凡的攻击落向灾厄母神,将其击溃,却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世界坍塌,周遭,仿佛被撕开的年画,露出真实世界。

    在山腰以上的人们,直接出现在了地表,因封锁,而空荡的街道之上,山脚下的超凡者,则跌落在地下铁路的隧道之中。

    “啊!有人掉下来了!!”

    河岸街角,挤在路上,方从天空异象回过神来的市民们如梦方醒,寂静的街区一下子嘈杂起来。

    并迅速发现了,封锁区内,从高空跌落下来的超凡者们。

    其中,尤其以一具尸体位置最高。

    而更令围观的市民们惊讶的是,其余的,一同跌落现实的超凡者们,刚一落地,便不约而同,朝着那尸体跌落的方向狂奔。

    “那是谁?”

    阿尔萨德听到周围有人在问。

    他同样茫然,却不知为何,总觉得那尸体有些熟悉:

    “你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

    莉娜试图拉住男友,但失败了,只好咬牙跟过去。

    混乱的街区内,同样险些发狂的警员们无力制止,与阿尔萨德一般,觉得危险过去,好奇尝试围观的人同样不少。

    “砰!”

    一处十字路口,苏宁的尸体摔在冰冷、湿润的地上。

    麒麟点金矛“当啷”一声,跌在身旁。

    他的面前,那除他之外,没人可以看到的系统面板突然闪烁了下,自动打开了物品栏,继而,一滴滴青绿色的液体洒在他焦黑的尸体上。

    转瞬渗入其中。

    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锵!……”

    两秒后,湿冷的夜空中,一道斑驳古剑飞来,径直刺在石板路上,没入半截。

    御剑而来的李长亭与雪莉跳下的瞬间,便扑到了苏宁身旁。

    “前辈!前辈你没事吧?”

    披着黑袍的雪莉惊慌失措地跪在那焦黑的,触目惊心,几乎难以称之为“人”的尸体旁,整个人手足无措。

    想要去碰,又不敢,声音一下子沙哑起来。

    旁边,李长亭半跪在地,抬手按在苏宁的额头上。

    片刻后,又移动到心口。

    旋即,这位以死灵状态,活到如今的修行者身体猛地顿住,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动不动。

    远处。

    西蒙、海因斯、艾米丽等部分骑士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脚步顿住。

    “让开!”

    人群一下被撞开,恢复了人类身体的萝衣炮弹般冲到了十字路口,苏宁近前,身体以不符合无力规律的方式,标枪般停下。

    仿佛生怕撞坏了那具焦尸。

    她的心头浮现出不好的预感,脸色发白:

    “他怎么了?”

    李长亭沉默了几秒,说道:“他死了。”

    萝衣与雪莉,乃至不远处的骑士们瞬间看向他!

    空气一下变得死一般寂静。

    雪莉如遭雷击,身体瞬间瘫倒,眼神空洞,仿佛被抽掉了骨头。

    萝衣更是定定地凝视剑王,小脸上,没有了半点血色,一动不动,就只是看着他。

    “他死了。”李长亭重复道。

    “你骗人!!你骗人!!”萝衣突然愤怒了。

    她死死攥着拳头,脸蛋一下变得扭曲,眼睛布满血丝,有隐隐的淡金色浮现出来。

    她暴怒地吼道,突然一拳砸向李长亭,轰出金属震鸣:

    “你骗我!你骗我!!”

    萝衣扑过来,张嘴去咬剑王的骨头,火星四溅。

    然而李长亭却一动不动,任凭她撕咬。

    这一刻,沉睡数百年,一朝苏醒,意气风发的剑阁主人突然仿佛重新苍老了起来。

    “他真的死了。”

    旁边,大骑士长西蒙缓缓走了过来,这位a级超凡同样拥有辨别生机的能力。

    在他的感知中,人教代行使的身体,已经彻底成了一坨焦肉,更完全感应不到精神波动。

    这正是死亡的表现。

    “你们在说谎!!”萝衣攥着小拳头,脸上,有泪水滚滚落下。

    她不再看两人,而是扑到苏宁身旁,小心翼翼去推他,去晃他。

    然而,刚一接触,便有血水弥漫出来,吓得小姑娘忙收回手,带着哭音地说:

    “他没死,没死,还可以救……”

    说着,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喃喃道:“丹药!丹药!带了丹药的!”

    她四下望去,终于在尸体的一片衣角找到了碎裂的瓷瓶。

    然而,其中的丹药早在之前的战斗中被苏宁吃了,剩下的几粒,也已损毁。

    “怎么办……怎么办……”萝衣扒拉着散碎的瓷片,眼眶蓄满泪水,无力地重复着。

    旁边,大骑士长西蒙想了想,从身上取出几瓶药剂,说道:

    “这是我们最好的治疗药剂……”

    “给我们!”听到这话,旁边失魂落魄的雪莉突然窜起来,一把抢过去,与萝衣一起,将所有药剂都灌了进去。

    李长亭没有阻拦。

    西蒙也未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对于死人来说,治疗药剂没有任何用处,纯粹浪费。

    可这是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

    也是此刻唯一,能聊表谢意的举动。

    在他身后,海因斯走了上来,将身上的药剂递过去。

    然后是艾米丽。

    然后是一名b级骑士。

    再是下一名。

    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十字街口,一片静谧,恍惚间,仿佛在上演一场葬礼。

    一名名宾客走上前,将药剂当做鲜花放在英雄的墓碑前。

    远处。

    阿尔萨德与许多市民赶了过来,却在目睹这一幕后,停下了脚步,远远地望着。

    嘈杂声停止了,这一刻,他们仿佛明白了什么。

    “是他救了我们吗?”

    瘦瘦小小的莉娜依偎在男友身旁,轻轻地问。

    阿尔萨德没有回答,可这一切,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

    “没用……没用……”

    当所有的药剂都洒下,当那些珍贵无比,价值高昂的液体从苏宁的嘴巴里溢出来,萝衣和雪莉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坐在湿冷的街道上。

    没有嚎啕大哭,身为超凡者,她们不会这样做,但那浓郁的悲伤,却于黑暗的雨夜静静奔涌。

    终于,李长亭将苏宁的尸体抱起来,驾驭飞剑,朝郊外遁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必须离开。

    雪莉也坚强地抱着萝衣,召唤出黑虎,追随而去。

    过程中,西蒙等骑士并未阻拦,只是默哀般地站立着。

    不多时,奥德维奇车站内,更多的超凡者跑上地面,他们跌在了地底隧道里,用了一番力气,才爬出来,还不清楚这边的事。

    “让一让!”洛黛尔与迟秋叫嚷着,挤开人群,来到人群聚集的十字街,就只看到地上的血迹,与等在这的西蒙等人。

    “他们你?人教成员呢?离开了吗?”洛黛尔忙追问。

    西蒙骑士长点头。

    “他的伤势怎么样?”洛黛尔再问。

    一片静默。

    终于,人群里,有人回答:“他死了。”

    “不。他牺牲了。”有人纠正。

    迟秋鼻梁上,满是裂纹的眼镜啪一声跌落,愣愣地望向西蒙,等看到后者点头,他张了张嘴,一时无言。

    旁边,穿着小皮衣,平素总是一副笑盈盈模样的洛黛尔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死了?死了……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他不该死的……不该啊。”

    她仿佛听到了一件超出认知,令她无法理解的事情,而她的反应,落在其余人眼中,则是单纯的不愿相信。

    “疏散人群!救援幸存者!收拾战场!”

    西蒙没再看她,转而大声吩咐起来。

    战斗虽已结束,可善后并未完成,无论是隧道中的妖魔与救亡会成员尸体,还是“失踪案”中的普通人,都要处理。

    “对了,那本书,你们谁看到去了哪?”

    西蒙突然对众骑士询问,然而,却没有人看到。

    “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人想了想,说。

    ……

    秩序恢复,围观的普通人被驱散,相关街道进入封锁处理状态,洛黛尔与迟秋并非官方,没有参与善后,仍旧站在空荡的十字街角。

    忽然,不远处的尖顶楼房上,飞来一道披着古代学者服饰的人影,风尘仆仆地落在两人面前:

    “我似乎来晚了。”

    “老师?!”迟秋激动地站起来,忙将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

    期间,披着古代学者服的男人脸色数次变化,似乎没想到,这次事件竟如此波澜曲折。

    “老师。”末了,洛黛尔问道:“他怎么会死呢?难道他并不是……”

    男人止住洛黛尔的话语,摇头道:“也许吧,这件事需要尽快通报给王爵,不过在此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什么?”

    “那些被救亡会绑走的幸存者,对我们大有价值。”

    ……

    ……

    灰雾空间。

    参天古木莹莹,萝衣将龙床从开灵殿搬了出来,安放苏宁的尸体,这件龙族宝物,同样对于死人没有作用。

    萝衣彻底绝望,抱着膝盖,坐在开灵殿门口发呆。

    雪莉没了往日的嘻嘻哈哈,眼神空洞地与李长亭站在龙床旁,收拾苏宁的“遗物”。

    点金矛、破损的,薄纱状态的紫绶仙衣……还有……

    “当啷。”李长亭拿起苏宁掌握的传讯玉符,擦去其上的血迹,只见,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白色小字。

    那是来自组织各个成员的询问。

    都是因为圣人法相调取荣光,而感受到异象,来询问。

    李长亭静默地望着那一个个成员,密集如瀑布的信息,没有回复的勇气,怎么说?告诉他们,苏宁牺牲了?

    可不说?这件事被那么多人看到了,很快,伦敦事件的细节,以及人教代行使战死的消息,就将席卷整个超凡世界。

    到时候,其他人也会知道。

    “隐瞒没有意义,下一步如何走,才是重中之重。”

    李长亭强行压下悲伤,开始思索。

    在外人,以及一些年轻成员眼中,苏宁只是人教的众多使者之一,因负责对外交流,行走四方,存在感才较为强烈。

    在其上,还有一名神秘掌教,所以,他的战死对人教而言,只是损失,更换新的管理者替换即可。

    然而,李长亭作为知情人,明白,人教根本没有什么“掌教”,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苏宁在操办。

    他就是整个组织的核心,所有成员,都是因他而聚集,大部分遗产,也只有他才掌握。

    这种情况下,苏宁的死亡,如果处理不善,很容易导致整个组织的崩解。

    “必须将这面大旗继续扛起来!可是,谁能扛得住?”李长亭脑海中闪过一名名成员,却根本没有人选。

    苏宁,在这个新生的组织中,始终是不可替代的。

    思索了好一阵,李长亭都没有头绪,片刻后,他决定返回魔都,找迟家夫妻商量。

    再做定论。

    另外……

    “总不能让你客死他乡。”李长亭望着面前血肉模糊的尸体,惨笑道:

    “刚带回了师兄的骸骨,又要带你的。

    该死的成了亡灵,死不了。

    不该死的,一个个离我而去……徒呼奈何,徒呼奈何。”

    ……

    ……

    翌日,天明,伦敦事件消息扩散,轰动世界。

    雪莉飞快处理了学院的事,订下最近的航班,携带着灰雾空间的烙印,载着苏宁的尸首,与剑王、萝衣一道,返回魔都。

    ……

    一片灰蒙的世界中,苏宁茫然地看向前方,发现一个披着五色云衣,白发皓首的道人正笑呵呵看着他:

    “你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