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697章 巫治世界,屠神之始

第697章 巫治世界,屠神之始(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月鸣渊 我在东京掌控神祇 魔兽世界之晨锋血刃 火焰纹章之见习军师自救指南 我做货郎担的那些年 伊莉雅的万界之旅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开局一个人物模板 足球应该像我这样踢 消逝的魔环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半个时辰后。

西莫接过陈洛扔过来的一枚青色的果子,咽了口口水。

“吃了,否则,死!”陈洛冷冷地传了一道神魂传音过去,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不用说,这果子自然就是之前西莫说的寿元果。

西莫看了一眼满地非死即伤的命贼,尤其是那三尊已经没了气息的举鼎境高手,拿起寿元果,一口咬了下去。

天可怜见,自己这是遇上了什么人啊!

就在十几个呼吸前,那个看上去是这些人首领的年轻人居然抓着自己飞了起来,很快就追上了正打算去下一个村寨行凶的命贼,随后,这帮凶悍的命贼,只是被这群人中看上去最无害的小女孩给轻易剿灭。

那三个在他眼中强大的举鼎境,在那小女孩手中连一拳都挨不住。完全看不出他们和那些喽啰的区别。

见西莫吃的痛快,陈洛稍微放松了一些,连忙从一株半人高的树上摘下一颗果子,送到一行菩萨面前。

“大师,你先吃……”

一行菩萨微微皱眉:“此乃人血浇灌……”

“大师,你仔细看看!”说着,陈洛指着地上的命贼尸体,只见那些尸体的皮肉正在以不同的速度消融,速度快一些的已经只剩下骨骸。

这还不算,即便化作了骨骸,那骨骸也开始发生变化,彷佛一瞬间就经历了数年的沧桑变化。

“此间生灵到底算不算生灵还不好说,不可用大千世界的观点视之。”

“这果子非我等前因,得其果也只是恰逢其会。”

“再者说,此行我等还有未知的艰险在前,少不了大师的臂助!大师你活下来,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闻言,一行深深地看了眼陈洛,长长叹了一口气:“护佑佛子,是贫僧分内之责。”

说完,一行接过果子,用力咬了一口。

“怎么样?”陈洛关切问道。

一行又咬了几口,将那寿元果吃了个干净,那脸上的衰老肉眼可见消散了一些,一行感应了片刻,对着陈洛点点头:“十天寿元,有效!”

陈洛刚要说话,突然反应过来,苦笑了一声:“大师,我可没有让您试毒的意思。”

“毕竟有人试过了。”

说着,陈洛瞄了一眼呆立在原地的西莫。

“贫僧知晓。”一行菩萨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催促道,“佛子也赶紧食用吧!”

这个时候,一直乖乖在旁边等着的萤勾见一行没事,连忙举起手:“我先尝尝,我先尝尝!”

陈洛笑嘻嘻又从那小数上摘下一颗,扔给萤勾:“放心,还有有十二颗,够你吃的。”

萤勾接过寿元果,只是吃了一口,就皱起眉头,小小脸蛋都挤在一起:“好酸!”

“不吃了不吃了,我吃一个就够了!”

萤勾看了看那长生树,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神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额贼,难吃死了!呸呸呸!”

陈洛哑然失笑,又摘下两颗,把其中一颗扔给了韩擒虎,自己拿着一颗啃了两口,说道:“磨刀不误砍柴工。”

“咱们拿出点时间,先办两件大事!”

原本还在失望寿元果不好吃的萤勾立刻被陈洛的话转移了注意力,问道:“啥大事咧?”

陈洛捏了捏萤勾的脸蛋,说道:“学说话,问世界!”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蒿里山秘地因为与建木的关联,层次上要比上一次自己经历的忘川高多了,甚至自生了一个小世界。而从寿元一事就能发现,这个小世界古怪诸多。

陈洛此行的目标是寻找陈萱,还有收纳蒿里山古天道本源,都是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力的事情,面对的困难阻力肯定不少,另外还有白莲伪佛不知在何处虎视眈眈,因此把世界弄清楚便是一切的基础。

之前因为一天寿元,让陈洛没精力去顾及许多,如今吃了一颗寿元果,多出了十天的寿元,那花点时间把这些搞清楚就很重要了。

至于“老师”嘛……

陈洛再次看了看那西莫。

能有玉棺那样的保命之物,他知道的应该不少吧?

……

丰都,皇宫。

麟皇正在软塌上打坐,突然心血来潮,睁开了眼睛。

“陛下?”一直守在一旁的上官婉儿见麟皇醒来,连忙上前道,“可有吩咐?”

麟皇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

“大道轻动,心血来潮,恐怕和陈洛有关!”

“蒿里山,没那么简单!”

上官婉儿闻言,想了想,说道:“丰都王惊才绝艳,实力非凡,又有寿光王与一行菩萨护驾,应当没什么问题。”

“毕竟蒿里山只是天道碎片所化,孕育的力量最高也不会超过求索境!想要有半圣境界的存在几乎不可能!”

“寿光王与一行菩萨,都是这个九千里之上的强者,丰都王自身也能跨境而战,陛下还请宽心。”

麟皇望着上官婉儿,轻笑了一句:“还是你会说话!”

“不过,朕担心的不是那秘境中的土着,而是白莲净土!”

“他们在忘川失利后,对秘地的选择必然慎之又慎。”

“也不知他们是不是在蒿里山秘地中藏有手段。”

“还有……”说到这里,麟皇的话突然停了下来。

上官婉儿一笑:“陛下在担心丰都王的那位姐姐?”

麟皇长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他那位阴阳境的姐姐,到底和紫霄宫有什么关联!”

“紫霄宫……”

麟皇又喃喃了一句,说道:“去,给朕将烟杆拿来。”

“朕要抽两口,静静心!”

“是。”上官婉儿乖巧应道。

……

一晃两日光景过去。

这两日时光,陈洛带着一行、韩擒虎与萤勾利用神魂交流,开始学习此方世界的语言和文字。

毕竟都是神识强大之人,从一开始手口并用的比划,再到简单的字词,然后到断断续续的对话,短短时间,众人已经能说出一口流利的“蒿里山方言”,只要不是特别刁钻的词汇,或者一些古怪口音,已经可以做到正常交流。

当然,这里面萤勾除外。

不是说萤勾神识不够,主要是她一学习就开始犯困,到了后来,她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方式。

“额还是扮个哑巴吧……”萤勾得意地跟陈洛说道,这样她就不用学习了。

最后,萤勾这份对自由的执着在五颗蟠桃的诱惑下败下阵来,磕磕绊绊都跟着陈洛一起学完了整个课程。

至于学到了多少,就只有萤勾自己知道了。

经过两日的接触,陈洛也从西莫口中得知了关于蒿里山的基本信息。

这里,被他们称作树界。生灵的繁衍都是依赖一种叫做“胎树”的神树。当男女双方想要孩子,就会去胎树下祈求,并且滴下精血。

若是胎树认可了他们的请求,只需要十天的时间,那胎树上就会结出一枚胎果,十个月后,胎果成熟,落地就会化作一名婴儿,这便是那对男女的孩子。

胎树并非唯一,拥有了胎树,就拥有了成为一方势力的基础。

譬如西莫所在的西里里部落,就拥有一颗胎树,所以西里里部落也是这片地域的主人。

以树育人……这听上很有建木风格。

“可是……动物们也会去求神树吗?”路过的萤勾听到了这个说法,也来了兴趣,询问道。

“比如两头猪去拜神树,就会生下小猪仔?”似乎是想到了这个场景,萤勾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贵人容禀,那些动物卵生之物自然不会如此。”西莫恭敬回道,“每逢春季,胎树都会生出一种薄絮,随风飘散到树界各处。”

“若是此时经历交合的雌性正好吸入了这种薄絮,便能受孕成功。”

“因此每年春季,便是动物发情的季节!”

“不过这种薄絮对我等生灵却没有任何影响。”

听到这个回答,萤勾顿感无趣,转身离开。

“那这寿元,与胎树有关系吗?”陈洛继续问道,“你之前说寿元都是神明赐予,你见过神明吗?”

“若是不服用这长生果,你们是怎么赐予寿元的?”

听着陈洛一连串的问题,西莫拱了拱手,回答道:“贵人,这事说起来就大了。”

“没事,你说你的。我不愿意听就不听了。”陈洛一边招手示意一行和韩擒虎前来,一边回复道。

那西莫又看了看陈洛,他就算再笨,此时也已经知道陈洛这些人的来历了。

明明身手不凡,却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连话都要找自己学习,而且一露面就遭遇寿元危机,这些行为举止已经彻底暴露了他们的身份。

他们,是权力争夺失败后的隐居者!

如今,想要入世了!

西莫极有眼色地等着一行和韩擒虎到来,才开口道:“好叫贵人得知,如今天下,人分五等,这等阶,便是与寿元有关。”

“分别是:巫、师、舍、隶、末。”

陈洛闻言,顿时心中一动。

巫?

是当初那个存在于蛮荒时代,被妖族打败,退出天道舞台的天道种族吗?

这里也有?

“接着说!”陈洛催促道。

就在此时,西莫身上突然发出一道蜂鸣。西莫抬起头,有些惶恐地望向陈洛,陈洛微微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我已经两日未与部落联系,他们在寻我。”

说着,西莫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木盒,此时小木盒微微颤动,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冲击着盒盖。

西莫赔笑着打开盒盖,里面立刻飞出了一只指甲盖大小的黄蜂。

“诸位贵人,这是当归蜂。”西莫解释道,“三千里范围内,受到蜂后的召唤,就会返回蜂巢。往往被拿来判断外出者的生死。”

“我若是身死,临死前捏碎这木盒,那这当归蜂就也死了,蜂后也就无法召回。”

“倒是造物神奇!”陈洛点点头,“放了吧,让你的部落知道你的平安。”

西莫点点头,伸出胳膊,让那当归蜂在自己手臂上蛰了一下。那当归蜂蛰完,立刻朝着一个方向飞走。

“好,接着说吧,人分五等,是怎么个分法?”陈洛将之前的话题重新提起,问道。

“相传上古时候,这天地间有一棵神树,撑天踏地,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神树崩塌。树干化作了山脉沟壑,树叶化作大川湖泊,树根化作了胎树,而树上的果实则化作了这世界的生灵万物。”

“万物相争,自然有胜有败。其中有一支,人数虽然不多,但战力非凡,很快便一扫树界,成为了此间的统治者。这一支,自称巫!自那以后雄踞此界,直至如今。”

“他们,便是这个世界的第一等人。其他种族见到,都要退让三分,恭敬问礼。若是对巫人不敬,死了也是活该。”

“传说中,师人之祖乃是天外来客,学识广博,道理明澈。被巫王奉为师。”

“师祖开坛,广收信众。他不留血脉,只传衣钵。如今凡是入了法坛,受过衣钵,皆为师人。”

“巫族征战天下之时,总有他族之人投奔。这些种族形态各异,或背生双翅,或有三眼,亦或者有趾间连蹼……等巫人称雄后,便将这些投奔之人混为一族,曰‘舍’。”

“巫、师、舍,便是贵籍。”西莫眼中带着憧憬之色,说道。

陈洛轻轻一笑:“你有三眼,想必是舍人了?”

西莫连忙连忙摇头,说道:“非也非也,在下是第四等级,隶人。”

“隶人者,乃是当初于巫人为敌之人的后代。”说道这里,西莫唏嘘了一声,“可惜我的先祖没有眼光,若是早早投奔巫人,如今的我便是贵籍了。”

说着,西莫拉开衣襟,只见在他的胸口,有一个古怪的符号印记。陈洛学了此间文字,认出那印记的意思是“罪”。

“这道印记,代代相传,区分了舍人与隶人。”

陈洛听完,有些好奇:“你这样都排在了第四等,那第五等又是什么人?”

西莫面色古怪地看着陈洛,说道:“第五等,就像是……”

西莫说到这,又指着地上那些名字的骨骸,说道:“便是他们。”

“还有前面两个村庄的人。”

“都是第五等!”

“小洛子!他的意思是像我们这个模样的人,就是第五等!”萤勾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一眼就看出了之前西莫眼中的含义,连忙举报道。

“没有没有,在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西莫又重新趴在地上,行礼道,“诸位神通广大,绝对不是末人。在下怎么也不敢小看诸位贵人啊!”

陈洛伸手把萤勾拽到自己身边坐下,又看着西莫,道:“起来说话。我们自然不是末人,但是你也要说清楚末人是什么。”

西莫这才重新站起身,解释道:“回贵人的话,末人……确实和各位贵人有些相似,那便是双眼双耳,双手双足,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身体特异之处。”

“这末人,乃是天道次品,身躯无力,智慧不显,最是无用!”

“另外,无论是哪一族,与末人混血所生,必然还是末人!”

“因此,末人往往都被赶至偏僻地区,不见繁华!”

听完西莫的解释,韩擒虎面无表情,萤勾气地捏拳,陈洛和一行则相似一笑,明白其中的道理。

在大世界中,人族是万物灵长,陈洛之前,儒、道、佛三条万里通天道光耀苍穹,人族英才北拒蛮族,南镇万妖。人族锦绣宛若绵延画卷,美不胜收;人族天骄犹如漫天繁星,璀璨夺目。怎么在这里,最像人族的生灵,反而是身躯无力,智慧不显的末人呢?

道理其实很简单,这里的天道不行!

毕竟只是古天道的碎片,承受不起人族这么一个锦绣之族来。最后只是演化出了这么一个低劣的种族。

想通这一层,自然也无所谓气愤。陈洛继续说道:“你说这五等种族划分与寿元有关,是什么关联。”

“不要卖关子,一并说出来!”

“是、是、是。”西莫连忙应声道,“贵人不知,上三族之所以叫贵籍,便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寿元的分配之权!”

“生灵自胎树中降生,这世间便凭空多出了一段寿元!可是这寿元并非是直接落在胎儿身上,而是汇聚在寿元湖中!”

“寿元湖是冥冥中的一处神秘之地,据说只有神才能感应!”

“神连接寿元湖,取出寿元,赋予胎儿,胎儿这才得以成长。”

“自古传下的规则,末人一过三十,气力衰退,不堪重务,因此末人的寿元不得超过三十!”

“因此贵人们见到的那些村庄死者,年纪最大也不超过三十岁。”

“所以您看这些命贼,也都是些青壮。他们之所以敢擅养长生树,逆天而行,无非也是因为寿元快到了,拼死一搏而已。”

“隶人可有一甲子寿元。不过隶人可以积攒功劳,向神明兑换寿元,最多还能再兑换一甲子!”

“而上三族中,舍人的寿元便是两个甲子。积功可以最多再兑换一甲子。”

“至于师人,虽然寿元是按原本的种族来定,但是可在那个基础上再接受寿元供奉,最多能接受三个甲子。”

“而巫族,并没有寿元限制!”

“没有寿元限制,那岂不是长生不死?”萤勾再次开口问道。

“非也,寿元没有限制,但肉身却存在时限。”西莫解释道,“按照道理,巫人可以一直活到身体死去。”

听着西莫的解释,陈洛倒是觉得新鲜。

居然还有这样的天道?

“说说神明吧。”陈洛继续开口道,“你一直在说神明分配寿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贵人,神明乃是胎树之主!”西莫似乎料到了陈洛会追问这个问题,陈洛一发问,他立刻就回应道,“一颗胎树上诞生的生灵,其寿元便是由这位神明分配。”

“神明中,巫人最多,其次便是舍人,最后才是师人。”

“哦?神明是职务,而非位格吗?”陈洛马上就从西莫的话语中发现了关键之处,“怎么才能当上神明?”

西莫被陈洛的问题吓了一跳,不过既然陈洛要问,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这事,小人不清楚。”

“不过小人听部落长老喝醉的时候说过两句,不知真假!”

“你说你的,真假我们会分辨!”陈洛澹澹说道。

“是……”西莫应了一声,解释道,“想成为神明,大概有三种方式。”

“首先,是老神明陨落,胎树无主。此时胎树会自行认主,被胎树认定,便是这棵胎树的神明了!”

“其二,听说有些胎树并非天生,而是某棵胎树上的树枝养成。这种胎树,就是子树,而那原来的胎树,便是母树。”

“母树的神明,可以指定子树的神明!”

“第三,便是争夺。顾名思义,是从一位神明的手中夺取胎树的控制权,从而成为神明!”

西莫说完,陈洛一众人陷入了沉思。

西莫:⊙(?◇?)?

喂喂喂,你们不是了解一下世界吗?在沉思什么啊?这个有什么好沉思的?你们为什么一个个感觉兴致盎然的样子?

随后,陈洛他们用大世界的语言交流起来。

西莫:!!!∑(?Д?ノ)ノ

你在说什么啊?怎么突然就笑了?

“若是夺取的是子树的控制权,那母树的神明有权剥夺吗?”此时韩擒虎在聊天途中,突然切换了此方世界的语言,问向西莫。

西莫闻言冷汗直冒。

什么情况?

这帮人貌似真的在考虑刺杀神明,夺取胎树的样子!

“嗯……神明一旦确定,连接了寿元湖,在地位上其实就是平等的。”西莫紧张归紧张,但自己的命更重要,还是选择老实回答道,“就好像是母树的神明把一间屋子的钥匙给了子树的神明,后面新神明想在屋子里做什么,老神明都没有办法限制了。”

“这个比喻不错!”陈洛难得赞许了一句,随后露出亲切的笑容。

“西莫啊,你可帮了我们的大忙了。”

“我们打算去西西里部落登门致谢!”

“你过来,跟我们聊聊你们部落的那尊神明是什么情况?”

“我们看看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好!”

西莫:(???)

完犊子了……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千亿萌宝:金主离婚99天 男神强势追妻:萌宠请入局 豪门蜜婚:名门俏夫人 危险关系:错惹腹黑BOSS 总裁聘金88亿:蛇蝎夫人很抢手 暖爱来袭:萌妻太清纯 首席前妻太迷人 豪门独占:钻石权少傲娇妻 豪门婚路:腹黑萌妻不好惹 特种神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