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赛博魔术师的日常 >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动摇,也不试探

第两百七十九章 不动摇,也不试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跑车驶上大桥,渡过孤江。

    一条孤江将七区的a区分成两部分,繁华吵闹的商业区和安静祥和的富人区。

    此时,跑车不断向前驶去,将那个光怪陆离的繁盛都市抛到车后。

    “你这两天去了十三区?又是什么案件?”柳汀若有些好奇地问道。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姜述也点点头道:“嗯,处理加里的案子,那是一个以前帮助过我的警察,这半年的时间遭遇了很多不幸,现在是十三区的裂隙。”

    “裂隙?”柳汀若眨眨眼,她似乎是没有听过这个名讳,所以转而看向身边的小八和小五。

    两个小球便立刻将裂隙的相关信息投放到车内的屏幕上。

    柳汀若快速扫了两眼,很快便明白了大概,所以她转而看向姜述:“所以警署让你去抓住他?不过……”

    话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然后目光在姜述身上游动着,又莞尔一笑,才继续说道:“我猜你不是去抓他的。”

    “嗯?”姜述眨眨眼,“为什么这么说?”

    “我没有看见裂隙落网的新闻,如果你想要抓住他的话,他逃不了的。”柳汀若将车驶入别墅区,她的话语里透露着一种理所应当来。

    以姜述的能力,无论是思维还是那些匪夷所思的诡术衍生词条,都可以轻松完成任务,没有什么失败的可能。

    而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姜述在划水,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追缉加里。

    “这算是对我能力的承认么?”姜述打趣了一句,然后他承认下来,“的确,不但如此,我还想要帮助加里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狐狸他们也去了?”柳汀若继续问道。

    姜述便点点头道:“不但如此,他们还没有回来,这一次我们失败了,因为一个小意外。”

    那个清洁工实际上就是半年前的那一批机械门徒假扮的,由狐狸直接控制,目的也很简单,吸引警署方的视线,吸引会长的视线,帮助加里完成抢人。

    只不过,姜述及诡术团所策划的这一切并没有和加里商量过,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嗯……”柳汀若的反应也很快,她立马就从姜述的话语里察觉到了什么,“所以说,你还要回去?”

    “对。”姜述也点点头,他已经把魔术桌留在十三区了,如果狐狸他们需要他,他也可以马上传送过去,绝对不会延误战机。

    “行吧,等你去了十三区我再回去吧。”柳汀若便这么说道,她将车停进自己别墅的车库里,然后在车上伸了个懒腰,“这段时间,好好照顾我。”

    这辆跑车的车座设计极其符合人体力学,而柳汀若坐在这上面伸懒腰的画面也显示出极为完美的s型构图,极具诱惑力。

    “当然。”姜述便笑笑,“一定会让若姐满意的,身心愉悦的那种。”

    车辆驶入负一楼的地下车库之内,车库里的感应灯自动打开,而后车库角落的一扇门打开,门后是向上的通道,直接通往别墅里。

    “走吧。”柳汀若下了车,一袭棕色风衣盖不住窈窕身材,她款款走上楼梯,步速偏快,显得雷厉风行。

    登上阶梯,打开一道门,姜述和柳汀若两人便来到了楼上的别墅之内。

    和预想之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整个一楼都是漆黑一片的,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迹象。

    姜述打开灯,这里的布置和他离开时的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段时间里,一楼几乎没有来过人。

    他想了想,对自家这些宅生物有些服气。

    狼太和他一起离开之后,鼠王似乎就一直待在地下室了,而鱼娘则是一直待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两人都没有任何离开自己巢穴的想法。

    “看起来,这里和我们住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啊。”柳汀若环顾一周,“我还以为人多了之后会变得热闹一些呢。”

    “你想热闹啊?那我去把克洛放出来。”姜述瞥了她一眼,但是步子没动。

    “别了,这么晚了,他吵得人头疼。”柳汀若的脸上便立即浮现出拒绝的神情。

    那克洛,一张小嘴就叭叭叭个不停,变成纸人反而还便宜他了,至少发声不靠喉咙,一直说话也不用担心喉咙会出毛病。

    “行吧,你先上楼洗澡吧,我去看看他们的情况,今天不早了,你从那么远的五区赶过来,肯定累了。”而姜述也是起步走向地下室方向,那里有住着唐的一家人以及鼠王菲尔。

    “嗯,去我的房间还是你的房间?”柳汀若盯着姜述看,眼神里盈着笑意。

    “当然是你的房间啊。”姜述几乎是不假思索,“你的床大。”

    “行,那我上去了,你快点处理完事情吧。”柳汀若便从室内的旋转楼梯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而姜述也是目送着她的离开,然后转身去了地下室方向。

    刷卡打开杂物间的大门,他看着杂物间里亮着的灯以及那栋设施齐全的小房子,慢悠悠地走了过去。

    “姜述!”似乎是听见了姜述的开门声以及脚步声,这间小房子的二楼窗户瞬间打开,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那里,红克洛的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他冲着姜述挥着手,一边还不断跳跃着,看起来是一副很高兴见到你的模样。

    不过姜述很清楚,这家伙这种浮夸的情绪表达都是装的。

    “嗯。”姜述只是冲着他微微一点头,“我又来了,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还行,就是唐已经不让我和他待在一层楼了,有些难受。”红克洛叹了口气,不过转而他就恢复过来,“我去看看他在做什么。”

    语罢,红克洛的身体便被拆开,他将自己的身体四肢折成蜘蛛一般的八只脚,翻出窗户就爬上了小房子的三楼。

    一个底盘上长着八只蜘蛛的细长节肢腿,外加顶着一颗脑袋,大半夜的看见这种猎奇的生物多少有些弹颤。

    很快,三楼的窗户便再次打开,纸人唐拎着纸蜘蛛红克洛走到窗边,松开手将其丢了下去,他始终保持着面色平静,不曾看过姜述一眼。

    仿佛他的世界里已经不再有除了红克洛和艾莎妮雅以外的人一般。

    而姜述也没有任何话语,他并未理会红克洛撕心裂肺的挽留,转身便离开了这间小房间。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彻底杀死唐以绝后患,但是那个特殊灵体可以随意地复活他人,如果唐被特殊灵体复活了,那又是个大祸患。

    只能先关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让这个不靠谱的红克洛看守着他。

    “砰——”杂物间的大门关上,姜述走出门,转头看向地下室的深处。

    那里亮着灯光,而某扇门的旁边,一颗硕大的鼠头正探出来,有些好奇的目光看着这边的姜述。

    “菲尔。”姜述向着它走了过去。

    “姜述。”鼠王菲尔冲着姜述点点头,“你回来了啊。”

    “嗯。”姜述走到它的身边,转头向着那个房间里望去。

    那个房间很大,被分割成无数的小区域,每个区域里都关着六七只体型较大的老鼠。

    他知道,这些都是鼠王菲尔特地培育出来的变异个体,拥有更强健的体魄和更高的智商,可以和鼠王进行一般性地交流。

    同时,它们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间谍组织。

    “现在拥有将近一百只的强化鼠,可以覆盖整个a区。”鼠王菲尔的目光跟着姜述一起投向这繁育室里的强化鼠们,它的眼神里也一种温柔,这种温柔是在看着人时从未有过的。

    对于它来说,人类早已不是自己的同类,只有这些啮齿类动物才算得上是同类。

    “它们的繁殖效率应该是越来越快的吧?”姜述问道,“我记得,鼠类的繁殖速度很快。”

    “不不不。”而鼠王菲尔却是摇摇头,它否认了姜述的说话,“这些强化鼠每胎都只能生出一只,而且不能反复近亲结合,会导致基因崩溃。”

    “行吧,那多久能覆盖整个七区?”姜述继续问道,他对这些鼠类繁育知识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想知道自己的情报组织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式建立起来。

    “留下种鼠的情况下,一个月左右。”鼠王菲尔给出了一个大概时间,但它说得并不绝对,“前提是资金到位。”

    “这个你不用担心。”姜述也是笑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鼠王菲尔需要那些钱只是小钱而已。

    鼠王菲尔点点头,它也明白自己的新东家很有钱,连带着它现在也敢买一些以前都不敢想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它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既然这样,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姜述冲着鼠王菲尔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地下室。

    重回一楼,姜述先是上楼看了看鱼娘,鱼娘还是和以往一样穿着泳衣懒懒地躺在水中,但是这一次她并不是在看电影,而是在玩游戏。

    看那游戏画面,是款孤城经典的动作类游戏,画面精良,而鱼娘的操作也很犀利,看得出来是花费了一番苦功夫的。

    鱼娘不是人,她的睡眠并不是生理需求,仅仅是玩到无聊了才会想到睡觉,她的睡觉一般都是为了让时间过得快一些,以便中饭或者晚饭能够更快到来。

    能过这么无忧无虑的生活,就连姜述都有些羡慕她了。

    随后,他又进了厨房。

    没别的原因,若姐睡前喜欢吃东西,这一点他是很清楚的。

    但并不用做很多,只需要随便做一点,就当是夜间的点心就可以满足若姐了。

    片刻之后,他端着一碗红豆莲子汤和几个小烤饼上了楼。

    “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洗完澡的柳汀若正在梳妆台前烘干自己的头发,她转头看见了带着饮食的姜述,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这个时间点,你不是都会饿吗?”姜述便将这些东西放在梳妆台上,伸手拿过梳子,帮着若姐梳理头发。

    一边的小八则是吸附着一块不断散发出热量的光板,为柳汀若烘干头发。

    “这倒是。”柳汀若喝了一口红豆汤,满意地点点头。

    微甜而不腻,红豆软糯又有种沙质感,配上莲子,多重配合令这碗汤的口感很有层次感。

    而后,她的脸上也流露出很少有的小女人的幸福表情,“还是待在你身边比较幸福。”

    “那就多来看看我呗,我也会尽量多去找你的。”姜述将右手插入柳汀若的头发里,柔顺的发丝从指缝间滑落,手感很不错。

    他并没有让柳汀若彻底回到七区,他也没有说放下七区的一切陪柳汀若到五区去,因为两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都是些无法放下的事情。

    这一点,姜述和柳汀若在之前的那一次私奔之后就已经想明白了。

    就这样相处,其实也很不错。

    即不动摇,也不试探。

    “行,我知道了。”柳汀若也是小口小口地啜饮着红豆汤,“你先去洗澡吧。”

    和姜述一样,现在这样的生活已经让她感觉到很满足了。

    一夜无话。

    ——

    第二天一大早,姜述就动身前往黑加仑剧院了,梅姐已经基本处理完了和电视台的合作节目事项,在七区警署的搭桥下,这几乎没有什么阻碍。

    坐在魔术屋的长桌前,姜述总有一种日子又回归平静的错觉。

    但无论是十三区还未解决的加里事件,还是网络上那愈演愈烈的赛格斯集团热点视频,都在将事情向着另一重维度引去。

    已经上百万播放量了,连着两天,霹站的热搜第一都是这个视频。

    到了这种地步,这个视频也已经不是说删就能删了,很多有心人已经将其和劳动者方案稳稳地绑在了一起。

    如果随意删除,民众的反弹也会很剧烈。

    就像是和沃夫说的那样,还需要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而就在这等待子弹飞一会儿的时间里,李允棠找上门了。

    打开魔术屋的门,面前是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无需打扮便已经是整座城市的颜值巅峰,李允棠也一直给姜述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不同于若姐,若姐几乎是定死了只能走御姐风格,当然,她也不会想穿得粉粉嫩嫩,用着夹子音摧残姜述的心智。

    李允棠的话,她几乎可以完美地驾驭所有风格,可萝可御可邻家,甚至在电影里连三十多岁的贵妇都可以表现得很不错。

    “你好,姜述,我们又见面了。”李允棠一个人站在门口,声音平静地向他问好。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