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慕仙小花妖 > 第二十六章 春香楼的花魁凤仙

第二十六章 春香楼的花魁凤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娥的倒挂金钩儿只是一个花架子,看着像模像样,但其实,一点儿准头儿都没有。

    从高空似一颗炮弹般飞速落下的花茎藤球,没有飞向球门,而是冲向了下方看热闹的人群。

    这若是撞在普通人身上,就如同拿大锤狠狠的敲在人身上一样,非得骨断筋折不可。恐怕,还会伤及性命。

    芙蓉二话不说,立刻飞身扑救,想要将花茎藤球拦下。

    姜沫与梁君等人也都看出了不妥,惊出了一头的冷汗,全都慌忙飞身扑救。

    从空中落下的球速度齐快,坐在下方看热闹的百姓发现不对劲儿时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炮弹一般的花茎藤球就要冲撞到下方人群,芙蓉用精血催动灵力,瞬间提升自己的速度,终于挡在了花茎藤球。

    巨大的冲击力顶着芙蓉向下砸落而去,坐在东侧阵营当中的常笑云站起身,飞向芙蓉。

    紧紧抱着花茎藤球的芙蓉,竭尽全力的想要停住身体,但只是减缓了下落的速度,身体根本无法停住。

    完蛋了,屁股要两半儿了。

    屁股准备迎接地面的芙蓉,身体结结实实的撞进一人的怀抱里面。

    是师父吗?

    欣喜的芙蓉平稳的落在地面之上,还未回头,就看到师父常笑云如仙鹤一般,轻轻落在她的身前。

    救她的人不是师父,那是谁?

    大师兄姜沫?还是二师兄梁君?

    皆不是。

    转过身的芙蓉,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是一个男子,与师父常笑云差不多年纪,身穿青绿长衫,气质如清风拂过的柳枝条,身上有股草木芬芳。

    “谢谢。”

    捧着花茎藤球的芙蓉,十分有礼貌的躬身致谢。

    男子还未言语,一因惊吓跌倒在地的高大粗壮女子,猛地从地上爬起,上前用力的推了芙蓉一把。

    刚刚拦截花茎藤球的芙蓉,感觉好似有头大象一屁股坐在了她肚子上,痛得肠子都好似裂开了。

    还有双臂,刚刚抱球的时候,衣服袖子都被光速转动的花茎藤球给撕碎了,小臂红肿得十分厉害,已经抬不起来了。

    浑身疼痛难耐的她,冷不丁被人推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做什么?”

    落到地面的姜沫将芙蓉从地上搀起,瞪向粗壮女子。

    梁君等弟子也都围拢过来,关心芙蓉可有受伤,并十分无语的喝问粗壮女子为何推人?

    芙蓉刚刚跌坐在地,手掌心擦破了皮,一直捧着的花茎藤球滚到了一边儿。

    仙娥天师拾起花茎藤球,走到粗壮女子近前,“啪”的一声,狠狠抽了对方一耳光。

    粗壮女子吓了一跳,捂着脸,凝视比她矮了一头的仙娥:“你怎么打人?”

    “你能推得她,为何我打不得你?”

    “这个花妖,故意将球踢下来,想要害死我们。我为什么不能推她?”

    花妖?

    仙娥天师狐疑的看向芙蓉,捂着肚子的芙蓉被常笑云拉到一边儿,正在检查她手臂上的伤势。

    “啪”的一声,仙娥又抽了粗壮女子一巴掌,当时把粗壮女子打傻了。

    “你干什么又打我?”

    “刚刚踢下球的人明明是我,你为何要诬陷芙蓉?”

    粗壮女子捂着红肿的脸颊,眼睛瞄向旁边,一群衣着艳丽,身材妖娆的女子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春香楼的花魁凤仙。

    前年天师府在天师大会上出尽风头,之后不少人登门欲拜师。

    天师府收徒只有两个条件,一是没有师门,二是能够通过天师府的选拔。

    当时花魁凤仙,也曾登门天师府,要拜师修仙。

    那时仙娥刚好去给常笑云送花,想要留在天师府,得知花枝招展的凤仙乃是东平郡最为闻名的花魁,不禁嘲笑其个下贱的妓子也想成仙,真是命比纸薄,心比天高,气得凤仙与之争吵起来。

    常笑云言,不管身份如何,只要拥有仙根,皆可修行成仙。

    花魁凤仙当时听到这话,感动得无以复加,觉得常笑云是在有意帮她说话,原本就爱慕常笑云的心彻底沦陷。

    可惜,花魁凤仙没能检测出仙根,与天师府无缘。

    与天师府无缘,不代表与常笑云也无缘。

    风姿绰约的花魁凤仙,被称为东平郡第一美人,且脑子也聪明,觉得只要稍稍使用些手段儿,没有她拿不下的男人。更何况,她认定常笑云的心中有她。

    于是,花魁凤仙开始制造与常笑云各种偶遇。

    但凡只要常笑云一出门儿,无论是去酒坊布庄,还是书肆粮铺,都能撞见花魁凤仙,就连在外如厕,也能在茅房门口与之相遇。

    卖弄风情的花魁凤仙未曾想,常笑云大概率是个睁眼瞎儿,竟然每次与之相遇,他都一脸平静淡然,目不斜视的从她身旁走过,仿若她是个透明人。

    浪漫的偶遇不奏效,花魁凤仙直接找了东平郡最能说会道,口灿莲花的黄媒婆上门向常笑云表达爱慕之情。

    帮妓子保媒,黄媒婆也是人生头一次,但亮闪闪的银锭子可不挑人。

    口若悬河的黄媒婆,将花魁凤仙的屁股都夸出了花,言其卖艺不卖身,简直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可惜翻了十本书,才死记硬背学会这一句文绉绉称赞的黄媒婆,面对的常笑云就是一颗没有长耳朵的石头。

    常笑云言天师府有朱婆婆操持,暂时还不需要当家娘子,感谢黄媒婆的好意。

    喝了五壶茶,仍旧口干舌燥,嗓子眼儿冒烟的黄媒婆彻底放弃。

    回去春香楼复命的黄媒婆,捏着自己嘴唇上的水泡给花魁凤仙看,言媒钱她是一分都不会退。

    春香楼的姑娘得知此事儿,皆嘲笑花魁凤仙一只野鸡也妄想飞上梧桐当凤凰。

    气急败坏的花魁凤仙便放出风声,言常笑云好“南风”。

    不过这传闻还未飘出二里地,就被入住天师府的水华与芙蓉打破。

    春香楼的姑娘们,又借此嘲笑花魁凤仙,言常天师不是好南风,而是不喜她这个一身腥风的破烂货。

    我得不到,那你也别想好!

    既然好南风吹不起,那就让“师徒伦理”之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