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慕仙小花妖 > 第二十七章 孺慕与爱慕

第二十七章 孺慕与爱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环佩叮当的花魁凤仙行到粗壮女子身侧,看向仙娥天师,翻了翻眼皮。

    “仙娥天师不去抓捕为祸东平郡的狼妖,打奴家的婢子,这是逞的哪门子威风?”

    仙娥这人,她喜欢你,她可以百般对你好。

    但她若厌恶你,你就算给她洗脚她都嫌你手粗糙。

    当年仙娥与花魁凤仙正面交锋时,若不是碍于常笑云的面子,仙娥能把花魁凤仙打个半残。

    如今见其不再勾引常笑云,而是刻意前来寻芙蓉的麻烦,柳眉倒竖,十分不屑的“呸”了一口:“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唤本天师的名字。”

    “奴家是这东平郡的居民,自然挂心东平郡的安危。也顺便提醒仙娥天师,莫要受妖迷惑,平白担了骂名。”

    “妖有善恶之分,就如人也有贵贱之属。像你这样自甘堕落的下贱之人,同你言语一二,本天师才要担心自己的名声被熏臭了。”

    仙娥言语刻薄,十分刺耳难听。

    站在花魁凤仙身侧,跟来看热闹的妓子红桃,忍不住掩嘴偷笑,暗暗嘲笑花魁凤仙自取其辱。

    “奴家身处烟花之地,乃是情非得已,但仍旧洁身自好。而有的妖,深受人类恩惠,却毒害自己的恩人,岂不是更加下贱可耻?”

    “凤仙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沫觉得花魁凤仙这话意有所指,是在指摘芙蓉。

    周围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变多,花魁凤拔高调门儿,提起之前狼妖袭击东平郡的事情,言她听到风声,为一个惊天大阴谋!

    挨了仙娥天师两巴掌的粗壮婢子,立刻与花魁凤仙一唱一和,言东平郡人人皆言,根本没有什么狼妖,乃是有人自导自演。

    曾经在芙蓉取自己全数花瓣救东平郡居民之时,水华笑言芙蓉这个傻瓜日后一定会后悔!

    如今她,讥诮的睥睨芙蓉一眼,并给刘茫递了一个眼色儿。

    看来今日不用他们动手,有人会帮他们料理芙蓉,希望不要只是干打雷不下雨才好!

    “无知。”

    仙娥天师白了一眼粗壮婢子,言狼妖之毒,与花妖之毒怎会一样?

    说着,她还十分得意又不屑的扫视周围的东平郡百姓:“也对。你们这些个没有修为的肉眼凡胎,又怎么可能会懂。”

    围观看热闹的百姓听到仙娥天师这番嘲笑讥讽,全都群情激奋,言他们虽不是修士,但有眼睛,脑子也不傻。若真有狼妖,以天师府的本事,怎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抓到?

    还有人言,天师府有时间在此处悠闲踢球,就是因为他们知晓根本没有什么狼妖,才会如此有恃无恐,高枕无忧。

    仙娥说话,很少顾及他人感受,姜沫眼见其引发民愤,急忙出来打圆场,言西山的狼妖已经被他师妹芙蓉猎杀一只。应该还有一只,但其藏匿了起来,一时难以寻到。但还请东平郡百姓放心,一旦狼妖再出现伤人,他们定会追踪到底,为民除害!

    “姜沫天师既言狼妖已经被诛,敢问尸体在何处?”

    花魁凤仙要查验狼妖尸身,姜沫为难的表示,狼妖已经坠入山崖,粉身碎骨。

    此言一出,在场的东平郡百姓全都露出狐疑,一副并不相信的样子。

    姜沫心内委屈,看向芙蓉:“师妹你说,你是不是将狼妖击下悬崖了?”

    受伤的芙蓉,身体疼痛难耐,满头全是冷汗,眼见姜沫被人指责,忙上前帮其解围。

    “有一头狼妖,将我和另外一头狼妖撞下悬崖。师父救了我,狼妖摔下悬崖死掉了。”

    “大家听到了,她言狼妖攻击狼妖,这怎么可能。说话如此自相矛盾,令人难以信服。”

    花魁凤仙嘲笑芙蓉的谎言太不像话,芙蓉立刻摆手:“我没有说谎,也从不说谎。”

    眸光冰冷的花魁凤仙根本不听芙蓉解释,一口咬定芙蓉说谎,并言之凿凿的表示,她请一位游方修士检验过去世的半妖居民尸体,根本不是狼妖之毒。

    她严重怀疑,就是花妖芙蓉下毒害东平郡百姓,再施舍药物,以博取一个好名声。

    “胡说八道,无稽之谈,芙蓉师妹为何要如此做?”

    从前不喜芙蓉的梁君,在与芙蓉接触多了之后发现,芙蓉十分善良纯真,不谙世事,绝不会有这般坏心思儿,不禁出言反驳。

    “很简单,她违背师徒伦理纲常,爱慕自己的师父。如此设计,就是令自己师父爱上她!”

    师徒如父子,只应有孺慕之情,怎能心生爱慕?

    众人看向芙蓉的眸光透着鄙夷厌恶,芙蓉不明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师父?”

    先前得知芙蓉是妖,备受打击的仙娥,如今又听到芙蓉喜欢自己师父,她吃惊得狠狠掐了小梅子一把,怀疑自己的耳朵。

    眼泪差点儿流下来的小梅子暗叫倒霉,心说你激动,掐我作甚?

    芙蓉的反问引起大家的苛责谩骂,骂她不知廉耻,心思龌龊,堪比荡妇。

    痛得已经直不起腰的芙蓉无法理解自己刚刚救下的人,为何会对她如此刁难,心中甚是委屈,不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

    看到芙蓉受苦,水华本该开心,却紧咬后槽牙,忍住将芙蓉当场撕碎的冲动。

    她万万没有想到,看上去什么皆不懂的傻瓜芙蓉,竟然也对师父常笑云生出了爱慕之情!

    被众人谩骂的芙蓉,像是不谙世事的单纯小兽,明明食草,却被人骂是食人的妖怪,甚是可怜。

    常笑云正欲张口之时,仙娥突的眼睛一亮,猛地一拍手:“小蓉蓉,人家说的不是师徒之间的敬仰亲情,而是男女两情相悦之爱情。”

    “有何不同?”

    芙蓉是真的不明白,水华闻言,紧咬的后槽牙松开,冷笑着退到一边。

    同样松了一口气儿的仙娥,笑着解释了一番男欢女爱,鱼水之情。由于讲得过于详细,已经开始走向少儿不宜,不少家长立刻捂住自家娃儿的耳朵。

    还有一些妇人,眼见自家男人听得津津有味儿,不由恶狠狠瞪了仙华一眼,心说这位女天师,怎么比春香楼的妓子还要不知羞耻。

    仙华不以为意,言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阴阳均调,才能百脉乃合,有益神气导养,使人不失其和,助于感悟心境,提高修为。

    修仙之人推崇“双修”,为顺应天理,有何不可明言!

    说着,她瞪向花魁凤仙:“不像有些人,就喜欢背地里做些肮脏龌龊之事儿,构陷他人。”

    “你又不是天师府之人,知道什么。”

    花魁凤仙冷冷的回了仙娥一句,灵眸一转,看向常笑云:“常天师,你的弟子芙蓉对您并无爱慕之情,敢问你可欢喜自己弟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