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慕仙小花妖 > 第七十一章 生命不止,陷害不息

第七十一章 生命不止,陷害不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水华笑容暧昧的问芙蓉,刚刚没有看到她与师父在大石上吗?

    芙蓉揉着被捏痛的手腕,不解的反问:“看到什么?”

    “看到我与师父……”

    “师父刚刚喝醉了。”

    芙蓉刚刚听师父说了,他那会儿喝醉了,便直接躺在大石上睡觉了,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水华双臂环在胸前,凝视芙蓉,警告道:“收起你那点儿龌龊小心思,莫要坏了师父的名声。”

    “食色,性也。欣赏仰慕一个人有什么好龌龊的。”

    水华闻言,眼神变得凶狠,手指头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戳着芙蓉的肩头:“你是不是疯了,你还要点儿脸吗?”

    芙蓉一把攥住水华的手指:“水华姐姐,男女心悦于人,此乃天经地义,怎么就不要脸了?”

    之前,芙蓉对于自己恋慕师父常笑云这一点儿,多多少少感到一丝羞愧,很是挣扎。

    但在岱宗山深陷幻境时,她看尽了人生百态之后,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她只是单纯的仰慕自己师父,又没有似土匪一般逼迫对方,也不曾做出什么不检点之事儿,她堂堂正正,无愧于心,外人凭啥干涉她的情感,甚至任意抨击她。

    “你这个疯丫头太不要脸,看我不打死你,免得丢人现眼,累及我花妖被骂是狐狸精。”

    做尽一切肮脏龌龊事儿的水华,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儿吆五喝六,扯着大旗作虎皮。

    她面上一副对芙蓉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的模样,出手十分狠辣,长长的指甲不停朝着芙蓉的脸招呼,想要毁芙蓉的容貌。

    面对水华的无理取闹,芙蓉反倒心态平和,笑道:“水华姐姐,之前你一直不肯陪我切磋,今日正好比试一番。”

    水华心底恶毒泛滥,出手越加狠辣,尖尖的指甲划伤芙蓉的脖子。

    之前在天鹅湖边儿,芙蓉与灵芝一战,得到师父的指点,她便一窍通百窍,修行进步飞速,并从与梁君等天师府的师兄弟们切磋中,积累了大量的战斗经验。

    她与水华缠斗几招之后就摸清楚了水华的攻击路数,手腕一翻,手掌化拳,击中水华芙蓉。

    力拔山河气盖世,水华被击打得连连向后倒退数步,一屁股摔倒在地。

    芙蓉未出全力,水华也未受多大伤,但她觉十分丢人,站起身后,亮出背后花茎八茅。

    芙蓉见了,双臂一振,两条花茎长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夜深人静,鞭子的脆响吵醒不少人,姜沫见到两个师妹大半夜不睡觉,经常亮武器切磋,急忙上前阻拦,让二人赶紧去睡觉,不要影响他人休息。

    水华完全不理会姜沫的劝阻,一把将姜沫推开,背后花茎八茅刺向芙蓉,芙蓉也急忙甩动两条花茎长鞭回击。

    二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搅动风云。

    钟山王屋的众人,看着步步生莲的芙蓉,以及背后长出花茎长矛的水华,全都惊疑不定,一边赞叹天师府名不虚传的强悍,一边心疑二人功法为何如此奇特,与众不同?

    信心满满的水华,想要当众好好教训芙蓉一顿,让其丢脸出丑。

    结果,芙蓉远远超出她想象的强悍。

    之前恶妖攻击岱宗山,芙蓉击败巨象妖,水华还鄙夷笑骂巨象妖白长了一个傻大个儿,虚有其表,实在太废物。

    如今与芙蓉交手,她终于意识到梁君称赞芙蓉天赋异禀,并非是讨好恭维的虚话。

    平时几乎从未认真修行过的芙蓉,眼下修为实力逼近六品苍松天师,那些曾笑话芙蓉是无品天师的人完全就是瞎了眼。

    不过,就算如此,她弄死芙蓉也似捏死只蚂蚁般简单。

    水华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她眼底寒光闪现,背后花茎八茅的攻击速度一下子快了一倍。

    花茎八茅从四面八方发起攻击,刺在地上,便会留下一个深坑。

    芙蓉被困无退路可行,躲闪不及,上臂被花茎八矛刺穿,痛呼一声,跌倒在地上。

    花茎长矛从芙蓉手臂上猛地拔出,扬起一片血花,水华嘴角扬起一个得意的笑容。

    只是,她的得意还未在脸上彻底展开,突的脸色一变。

    芙蓉的花茎长鞭,像是两条水蛇一般紧贴地面向前游走,悄无声息的缠住水华的脚腕。她手上用力,猛地一扯,水华仰面摔倒在地。

    芙蓉一下子跳到水华身上,手指头戳了水华心口一下:“水华姐姐你死了。”

    若是芙蓉的手指头换做匕首,水华确实死了。

    但水华哪里肯轻易认输,正欲翻身,眼角瞄到远处有一道儿白影行来,立刻握住自己被芙蓉压在大腿下的手臂惨叫一声。

    芙蓉吓了一跳,忙从水华身上跳起,捂着手臂的水华痛得在地上打滚儿。

    “芙蓉师妹,只是一场切磋比试,你怎下得如此狠手?”

    自从常笑云被地仙木客击伤昏迷又苏醒之后,刘茫一直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担心芙蓉因他与水华的刁难,在师父常笑云面前给他穿小鞋。

    刘茫完全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芙蓉从来不会计较这些,很快他也发现了这一点儿。

    但他并未因此变得肆无忌惮,反而更加的小心翼翼,等待时机。

    关键时刻,他是癞蛤蟆一般跳出来恶心人,指责批判芙蓉,带动舆论。

    “芙蓉,你做了什么?”

    常笑云声音清冷的兀的响起,芙蓉吓了一跳,忙低头认错:“对不起师父,我把水华姐姐弄伤了。”常笑云看了一眼被刘茫搀扶起身的水华,又看向芙蓉:“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潺潺溪水边,翩然若仙的常笑云负手而立,芙蓉垂着头,一脸愧疚。

    水华脸上挂着泪痕,右手托着用木板固定的左手,表情痛苦,满眼委屈的望着常笑云。

    “因何打架?”

    常笑云表情严肃,芙蓉张了张嘴,水华已抢先道:“师父,我们只是在切磋。芙蓉妹妹不小心下手重了些。”

    “我下手并不重,都没有出全力。”

    芙蓉小声嘟囔了一句,常笑云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你是不认错吗?”

    “我错了。”

    常笑云觉得芙蓉的认错态度敷衍了事儿,十分不诚恳。

    是以,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常笑云表情严肃认真,语气毋庸置疑,对芙蓉与水华二人进行了一番训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