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慕仙小花妖 > 第七十四章 就是你杀的

第七十四章 就是你杀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恨得咬牙切齿的纯束言,自从他们在树林中遇到天师府众人,结识芙蓉之后,他们钟山王屋的很多师兄弟都似被灌了迷魂汤般对芙蓉百般献殷勤。

    桂亮也是其中之一,鬼迷心窍般总是围着芙蓉转悠,定是芙蓉趁此机会引诱于他,将其骗到没有人的地方杀害,吸干心头精血。

    “你这是嫉妒。”

    水华护在芙蓉身前,言纯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芙蓉就是凶手,却一口咬定芙蓉杀了桂亮,全是出于嫉妒。

    纯束嫉妒她的道侣桂亮讨好芙蓉,心有不甘和怨恨,才会想要将脏水泼到芙蓉身上。

    “不是的。仙门道侣分分合合十分正常,绝不会因此心生嫌隙。我只是替死去的桂亮抱不平,绝对没有私心冤枉他人。”

    “没有证据就一口咬定芙蓉师妹杀人,这便是冤枉。”

    梁君言芙蓉身上的血,不足以当成她杀人的证据,可能事出有因。

    坐在地上听了半晌的芙蓉终于大脑恢复清明,惊愕询问:“桂亮师兄师兄死了,你们怀疑是我杀的?”

    “你不用装蒜,就是你干的。若不是,你身上的血如何解释?”

    昨夜,芙蓉心脏似燃起一团火焰,烧得她身上血液如开水一般沸腾,最后竟失去了神智。

    她只记得,自己好似一只猎豹般在树林内奔跑穿梭,猎捕了一头鹿。

    为何要追鹿,她自己也十分迷糊搞不清楚。

    还有一件事情令她更加迷惑,那就是,她好像还喝了鹿血。

    是妖性发作了吗?

    可是妖性为何会突然发作?

    芙蓉想起昨夜水华给她喝的鹿血,难道是因此?

    “水华姐姐,我昨夜喝了你给的鹿血之后,心脏便似火烧一般。是不是因为我是妖,饮血之后便会对血液产生渴望?”

    听到芙蓉的询问,所有人全都看向水华。

    刚刚,水华护着芙蓉被打的样子,着实令姜沫赞叹不已。

    心说前不久芙蓉折断了水华的手臂,水华却完全不计前嫌,如此维护芙蓉,着实难得。可见二人确实姐妹情深。

    如今听到这话,姜沫不禁微微蹙眉,疑惑道:“水华,你为何给芙蓉喝鹿血?”

    “师兄,你这是在责备我吗?”

    万分委屈的水华言自从她得知芙蓉吞食了情花种子之后,一直多方打听,该如何解除芙蓉身上的情花之毒。

    但情花之毒实难解除,她问过很多名医,却是未能寻到一个法子。

    不过有个巫医告诉她,鹿血性热,滋补,对心脉受损有奇效。

    医书有载:鹿血大补虚损,益精血,系名贵中药。

    古往今来,乃是宫廷皇族、达官显贵治病健身的珍品;仙家也多以鹿血入药炼丹,滋补养身,对修为提升也大有益处。

    懂得一些医理的梁君点头,认同水华这种说法,至于妖饮鹿血之后是否会产生依赖性,他便不得知。

    “没错。妖类嗜血成性,定是她饮用了鹿血之后,激发体内妖性,杀害了桂亮,假托杀鹿饮血。若她真喝的是鹿血,为何这里没有鹿的尸体?”

    示意众人看周围的纯束指出两个疑点儿。

    第一,芙蓉言她乃是猎捕了一只鹿饮血,但却不见鹿之尸首;第二,若是猎鹿,必然有痕迹可寻。可周围的地面和落叶堆,却是完全不见打斗痕迹和血迹,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芙蓉说谎。

    纯束分析得头头是道儿,推测芙蓉昨夜杀了桂亮之后妖性大发,失去了理智,奔跑至此。

    待众人寻来之时她便装傻充愣,以猎鹿为借口,试图蒙混过关。

    可惜,但凡有点儿脑子的人,都不会被她这漏洞百出的幼稚谎言蒙骗。

    纯束说着,满脸委屈的扯住于桑葚的衣袖:“师兄,桂亮死得冤枉,你一定要为其做主。咱们钟山王屋也是仙门大派,可不能被人这般欺辱。否则以后还不得被些阿猫阿狗骑在头上拉屎。”

    “对,纯束说的没错,咱们钟山王屋绝对不能让人这般欺负了。”

    钟山王屋几名女弟子,最近几日也十分看不惯师兄们讨好芙蓉的样子,纷纷声援纯束。

    “人不是我杀的。”

    芙蓉摆手,极力辩解,自己真的是猎捕了一头鹿,绝对没有杀人。

    纯束等人根本不听,让芙蓉莫要再继续抵赖。

    耐着性子的芙蓉,又重复了一遍昨晚的情况,言她在猎鹿饮鹿血之前,神智还算清醒。

    她犹记得,当时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也没有遇到桂亮。

    纯束不听芙蓉的分辩,扯着芙蓉行到桂亮的尸体旁边,让她看着桂亮的尸体发毒誓。

    芙蓉毫不犹豫的起誓,言自己若是杀了桂亮,愿遭天打五雷轰。

    “若发誓有用,天底下就没有坏人了。”

    于桑葚悠悠开口,面色冷峻,看向姜沫:“吾希望,天师府给个交代。”

    这一次于桑葚带队出来,遇到这种事儿,必然要得出一个结果,回师门时才好有一个交代。

    于桑葚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姜沫一时不知该如何招架。

    百口莫辩的芙蓉请姜沫相信,她绝对没有杀人。

    “我相信芙蓉师妹。”

    面无表情的梁君表明态度,他言芙蓉纯善,绝不会做出害人性命的事情。且芙蓉不会说谎,若真是她干的,她也会承认。

    之前在岱宗山上,芙蓉被冤杀人,当时梁君也是如此坚定不移的支持芙蓉,令芙蓉十分感动。

    “我也相信芙蓉妹妹。”

    水华挡在芙蓉身前,言钟山王屋不能拿推测揣度给芙蓉定罪,除非他们能够拿出芙蓉杀害桂亮的证据。

    纯束咬着芙蓉身上的血衣不放,冷嘲热讽天师府为了颜面,包庇同门。

    静静拔出剑的于桑葚,态度又冷了几分,言这里只有天师府与钟山王屋的人。平日里,桂亮从未与任何同门发生过龃龉,不曾结怨。因此,一定是天师府的人所为。

    “荒谬。”

    梁君言于桑葚言辞片面,不足以说服人。

    芙蓉的坚决拥护者易定胜连连点头附和,言他师姐芙蓉不是凶手,他们天师府的人更不会杀害桂亮。

    因为,没有意义。

    谁会没事儿闲得杀一个与自己毫无相干的人。

    若论起来,钟山王屋的人才更可疑一些。

    纯束一听就火大了:“胡说。你们杀了人,竟然还往我们身上泼脏水。于师兄,天师府实在是欺人太甚,咱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日就算你们说破大天,也休想抵赖。”

    于桑葚朝同门众人使了一个颜色,钟山王屋众人立刻围拢上前,虎视眈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