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开局就是元神老怪 > 第二十六章、上有仙爹好风助,真君有意吞杯樽

第二十六章、上有仙爹好风助,真君有意吞杯樽(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女巫:虚空卡牌 飞升星空 拜师九叔,开局加入聊天群 都市打脸狂人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神户 穆十四娘 重生九八做大亨 2002:首富之路 大兖至尊路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潜水符……”

常辉拿着手中轻薄的符箓,一时不知该做何感想。

总感觉亏了,但这符箓又是实打实的在手上。

不过,他还是将潜水符收好了。

但他没有立即就走,而是继续停留于阁楼中,观望着阁楼中的三位仙师。

想瞅瞅他们三位要购买甚物件。

然后就听着三位仙师操着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与他们身旁的姑娘郎君说话,而那几位姑娘郎君却都能听懂,且以上京一带的标准语言回答着。

“师兄,他们是要买那个吗?”常辉的师妹,叫吴萍萍,她凑上来小声地问着常辉。

她的目光所投之处,便是阁楼内得诸多琉璃橱窗中的一盏紫铜灯。

“兴许是法器吧。”常辉这话只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在这里头穿行好一阵,常辉也问了跟随身边的紫衣姑娘好些有关于修行界的问题,

他知晓这些仙师并非仙,都还在修行路上,成仙了道者可不会来参加此地坊市。

至于山上修行界的法器如何算,紫衣姑娘也说了个大概。

最为低劣的叫符器,符器往上便是法器,法器再往上叫法宝。

法宝之上紫衣姑娘就不知了,但是法宝世上便难寻,都是元神真仙用的。

另外,他还从紫衣姑娘处得知了修行界有诸多修行法门,诸多道统,诸多变迁的境界,只是紫衣姑娘对此讳莫如深,不愿与他多讲。

而后,他就瞧着阁楼中一位年纪尚轻的道士本来两手空空,突然就多出了一把蛤蟆符钱,这一把蛤蟆符钱足足有两千枚。

只是他的目标却并非紫铜灯,而是紫铜灯旁的另一件事物,一枚金锭。

“想来是什么良材美玉,好炼法器吧。”常辉心想着。

当然,这事他也就想想,毕竟他而今连修行界的门槛都没看到。

只是接着他就见那青年道士的目光投落到他身上,还有他师妹身上。

然后就见青年道士招了招手,示意两人走过去。

常辉自然先是警觉,而后惊喜。

“师妹,仙师在唤我俩,我俩快些过去。”常辉拉住自家师妹的手,要将她带过去。

师妹也没拦,跟着他就过去。

走到近前,青年道士却不说话,只冷淡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常辉愣了愣,没立即追上去。

“师兄,我们跟吗?”

“跟。”常辉咬咬牙。

以前寻仙访道被骗了好些钱后,遇上了吴师父,他不也照样贴上去,最后死磨硬磨着,还不是成功拜师,学得了真武功,练了如今这身本事。

此时此地,皆为真修行客,怎能不热脸贴冷屁股,死命贴才是真理,更要磨着。

吴师父都说真法不轻传了,这等修道长生之法,那如何能轻易传人。

所以跟了。

紧走慢走好一会,在坊市中穿来穿去,从这间阁楼到那间阁楼,青年道士买了三件宝物,待得星月将歇之时才停下来,寻了个……云榻坐下。

常辉与吴萍萍跟了一晚,居然有点困乏疲累了。

想他们武艺也有成,气血搬运,提高耐力的手段也不是没有,往日里,攀登千尺高山,一路狂奔上山都只是浑身是汗,但半点不觉疲乏,甚至愈加精神,今日却没想到,反而是累了,当真匪夷所思。

但只见青年念了个咒,一两青芒自他指尖飞出,落到两人身上。

而后两人立即不觉疲乏困累,反而精神奕奕,又能再这样跑一趟。

“武功练得不错。”青年道士冷淡说道。

“多谢仙师夸赞。”常辉赶忙附和道。

“嗯。”青年道士点点头。

“小姑娘也练得不错。”青年道士又对吴萍萍说道。

吴萍萍也感激着:“多谢仙师夸赞。”

青年道士再道:“我观你俩仅有武艺傍身,却无修为在身,怎来此地了?”

常辉说道:“仙师,我俩想求仙缘,觅得长生之机。”

他不敢说话太全,更不敢直接说想拜师,不然惹恼了仙师可就完蛋。

而且,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动仙师,难道拿手上这件用一枚蛤蟆符钱购得的潜水符?

方才这位可是费了大笔蛤蟆符钱买了一件宝物。

只是,一枚蛤蟆符钱怕是耗费他的大半家财都购买不到。

修行界与凡间的差距绝对是鸿沟天堑。

他那些家财都不过是凡尘俗物。

“嗯。”青年道士点点头。

然后就无言了。

场中一时寂静下来,但常辉更不敢发声,他的师妹吴萍萍也静默无言。

“行了,我曾也习武过,所以也不与你多废话,我且问你一事,你那张符箓可否卖与我,我给你一千符钱。”青年道士说道。

一千符钱?!常辉呆愣。

还有这等好事。

这张潜水符他仅花了一枚蛤蟆符钱,却没想到,转手就能换得一千符钱。

一千符钱,在这儿怕是足够换来一份浅薄的修行法门了。

正经大派之法或许求不得,但是旁门左道之法却可以够来。

只是,这么去购买怕也是件祸事,毕竟财帛动人心,想必这修行界也有这一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遗世独立的尘仙人。

所以,常辉想冒个险,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仙师,不知可否换成修行法门?”

常辉不傻,知晓这张符纸或许有大用,藏了什么大秘密,但是他小小一武夫,怕也窥不得里头的秘密,而且藏宝在身,怕也是祸事。

而这位既然愿意出价,且没有抢夺的意思,就说这这位应该算是好说话,是我这可以谈一谈。

做生意都有个谈价格的过程,这会也可以有不是,毕竟这里是坊市,不就是谈生意的地方,坊市主人可以谈生意,他们也能谈一谈。

“嗯,我一身修为皆来自师门,师门法门不可外传,除非你做我徒弟。”

青年道士说到这,便看了常辉一眼。

常辉被看得心跳加速,热血上涌,几欲直接磕头拜师,但他知道这么上赶着怕是得吃份挂落。

毕竟这位若是真要收他为徒,早就收了,那会说这些。

果然,青年道士见常辉如此,嘴角微微一翘,然后迅速收敛。

“你年纪已过宗门要求,我收你不得,且我亦未曾出师,也收不得徒弟。”

“不过,我近些年多有奇遇,倒是有获得一门道法,虽非修行根本,但却也可窥见修行之事,且也颇契合你,毕竟以你之资质,怕是也仅有走那旁门一途了,不过旁门也可得长生,你若是福缘深厚,说不定真就能铸就道基,而后证就一份旁门元神来。”青年道士一边评判着常辉的资质,一边为常辉说着修行之事。

这虽然让常辉有些气馁,却也激发了常辉的万丈雄心。

他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被评定一个没有修行资质,但是却还有门路。

“可是我年纪太大了?”常辉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非也,修行界中一百岁开始修行都不晚,但是无有资质者,且求个下世吧。”青年道士说道。

这话虽然不近人情,却没有半点遮掩,所以也就是心里难受一下。

“不过,若是你有为真仙爹爹,或者真仙爷爷,或许你家真仙爹爹可以大法力扭转乾坤,改换资质。”青年道士接着又笑道。

“……”

若是有真仙爷爷,常辉哪还会在这儿求一份修行法门。

“只是修行路长,若是你家真仙爹爹给你改换了资质,却也没法帮你炼心,别说成不了元神了,就是金丹也成不了。”青年道士悠悠说道。

常辉点点头。

他在修行界连雏都不是,这位怎么说,他便怎么听着了。

“可愿换否?”青年道士觉得话说得差不多了,就追问道。

常辉也不必咬牙,不必纠结,取出符箓来:“多谢仙师讲道,我愿将此符赠与仙师,无需仙师再赠我任何仙法。”

青年道士微微点头:“好。”

他也没有多说别的,没客气什么,就将符箓收了去。

收走符箓后,便招了招手,收了云床,缓缓离去。

“……”

常辉这会真的呆愣住。

这位怎不按常理出牌。

不是该随手取来一件宝物转送回给他吗?

……

“哈哈哈,这小子倒变得有意思了。”扬关拿着酒樽,大笑着拍草席。

那张符箓就是他放出去钓鱼的,专钓阿罗这条鱼。

符箓上面的符文就是他随意画上去的,但是他扭曲了金钱蛤蟆的意志,使之将这张鬼画符定为潜水符。

也正因此,那间阁楼中才会有修行者围观着这张符箓,毕竟这张符箓着实奇怪,他们看不懂,便觉得是奇物,但是又拿不准,便踌躇在那,而且这张符箓着实便宜,只需一枚蛤蟆符钱,更让他们犹豫,毕竟金钱蛤蟆可从未出错过。

最后就被常辉拿下了。

而阿罗也已被引到那,也感应到内里的气息,晓得是扬关的,于是就找上常辉,想将这张符箓买下。

至于扬关,他只是想让两方有个交集。

有了交集,随后自然就会有故事。

毕竟阿罗可是应劫之人,这一番遭逢,劫气沾染,因果牵连,若是以后还撞不上,扬关就将手上这酒樽吃了。

“只是这小子为何会来葫芦洲呢?”扬关想要演算天机。

但是应劫之人天机混沌,难算明白,怕是道果老祖来演算,也算不清楚,毕竟应劫之人乃地仙界天道所选。

也就不灭道尊查前古岁月,观无数未来,才能在地仙界内算定天道变迁了。

不过地仙界内有太上老君与世尊如来,不灭道尊怕是也不会来触霉头。

“葫芦洲近来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扬关心下再做演算。

取来弥天紫罗,好生演算一番,费了些仙气。

幸而法力圆满,仙气用不尽。

劫气汇聚之地在葫芦洲西南,就在太山……

“劫气未尽,更有愈演愈烈之势,怕是会有更为恐怖的劫难产生。”扬关惊觉。

之前身在那头,他还没有察觉,幸而后来遁出那地界,而今才能以局外人的视角来看,不被劫气所迷障,看了个真切。

先是太山门被魔门众老魔围攻,而后魔祖自天外降来意志,由此折损了一位纯阳,一个老魔。

再而后三山五云宗分家。

现在,那地还有什么劫难?

难不成要有一家仙宗被灭门?

西南丘陵一带也只有前三山五云宗,而今的八家仙门了。

如此多仙门聚集,着实有些密集了,有一场斗法也是应该。

“先给老友寄份我察见的劫气变化,让他警惕些。”扬关说着便打出一道无形气息。

气息飞逝,往着西南丘陵方向投去。

扬关收了心念,从草席上起身,然后在身旁的紫衣姑娘的殷切且期待的目光下,往着一间阁楼走去。

阁楼中就是常辉与吴萍萍。

他也没找两人说什么,更没看两人一眼,他只走到一个楼阁内的琉璃橱窗前。

“这玩意要多少符钱?”扬关问身旁的紫衣姑娘。

紫衣姑娘堆着笑答道:“只需五千枚符钱,已炼得禁制九道,名作千衰。”

“有何能耐?”扬关问。

“可解巫蛊百毒,可自炼丹药,只需加入相应的药材,便可自行炼成相应的丹药。”紫衣姑娘答道。

“可否试试手?”扬关问道。

“呃…”紫衣姑娘有些尴尬,这该如何接。

“不可以吗?”扬关问。

“可以。”紫衣姑娘紧接着就应道。

“那就拿来试试。”扬关招招手,就将琉璃橱窗内的法器摄取出来。

这件法器为炉鼎形状,鼎身上就有一道道花鸟鱼虫的简略纹路。材质为黄铜宝材。

“可有药材?山参来十根就好。”扬关问向身旁的紫衣姑娘。

紫衣姑娘脸上这会并无尴尬和犹豫,直接就去取来十二根百年老山参。

扬关也不客气,一把就将山参抓来,然后投入千衰炉鼎中。

只是等了好一会,也不见这炉鼎将十二根山参炼化成丹。

“呃……需得催动法力。”紫衣姑娘在旁颇为无奈的说道。

“不是说可自行炼成丹药吗?”扬关说道。

“……这…您还要吗?”紫衣姑娘尴尬地问道。

…………

目 录
新书推荐: 龙武仙尊 这个农夫原来是修仙大佬 一笔封仙 武林秘录 我是气运主宰 江湖杂鱼,开局获得降龙十八掌 长刀逆天传 镇世神尊 执情剑祖 穿越凡人修仙低调修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