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开局就是元神老怪 > 第二十七章、月魔余孽勾劫数,左道老怪直杀来

第二十七章、月魔余孽勾劫数,左道老怪直杀来(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女巫:虚空卡牌 飞升星空 拜师九叔,开局加入聊天群 都市打脸狂人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神户 穆十四娘 重生九八做大亨 2002:首富之路 大兖至尊路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这位道友怎就不将钱花出去呢?”

财主颇为苦恼。

雾山坊市开办这么多年,这等宝物他虽不是第一次见,但却也少见,自然多加关注。

为了能够为这位道友提供更好的服务,他身子还亲自附念到一道紫烟化身上。

这紫烟化身本只是他招揽来孤魂野鬼,然后为他们塑造紫烟化身,可在凡间生活为好处拉拢住他们,为自己办事的。

当然,现在这样附念到紫烟化身身上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

只是,他觉得这位道友像是来游戏红尘,并非来购买所需的。

但想想也是,能拿出此等宝物的,能是寻常人,说不得就是为元神真人来这儿玩闹的。

“若真是元神真人来此,咱这笔买卖怕是得亏死了。”财主苦着脸对身边的金钱蛤蟆说道。

金钱蛤蟆大如小山,盘卧在地,大口向下,稳吃八方。

他的声音闷闷地从腹下传来:“若是真人来咱这游戏,那可是咱们得荣幸,即便是亏了,也该让真人开心乐怀。”

金钱蛤蟆这么一说,财主立即反应过来:“是极,是极,道友说的对。”

财主说话时,忍不住就擦了擦额上冷汗。

差些没被他自己这一张臭嘴害死,怎能随意抱怨元神真人,那等人物,此刻的神念怕是都落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不管他说什么,还是在想什么,人家随便都能知晓。

想到这,他忍不住就像给自己甩上几个嘴巴子。

“道友好生伺候着嘞,劫气当道,莫要被填了劫难中去。”金钱蛤蟆悠悠说道。

“好嘞。”财主这会那还敢胡思乱想,集中注意力去伺候那位爷。

……

“若道友喜欢,可折价购入。”

听到紫衣姑娘说这句话,一旁的常辉和吴萍萍都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

这儿不是只有涨价买,没有跌价卖的吗?

他俩走了那么一大圈,各个楼阁都逛了,就没见过紫衣姑娘这么说话的。

这真就是看人下碟吗?

常辉不由得看看跟随自己身边的紫衣姑娘,期待她能再给自己指点迷津,也给自己点好处。

但这位紫衣姑娘却没说话,只微微一笑。

他也只能感叹人比人气死人。

但想想其他仙师也没有这等待遇,也就心理平衡了。

然后他接着就又听到这位仙师说话:“可否直接采炼元气炼丹?”

常辉听不大懂,但感觉这就好像小时候听二婶子与大嫂子聊房事,虽听不懂,但却感觉很厉害。

紫衣姑娘给了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这,怕是不可以。”

若是能凭空以元气炼丹,五千符钱怕是买不到,非得十万符钱往上了。

以元气炼丹,世上怕是没有几个炉鼎能办到,且操使这炉鼎的人怕是修为也会浅了。

而那等人物可不会却炼丹药材,直接采炼天地间各类异种元气,罡煞元气,直接去炼丹就是,可不会将自己吃饭的宝贝炉鼎拿来此地换蛤蟆符钱。

这件炉鼎能有九道禁制已经不容易了,再添三道禁制便跃过一个层次,在修行界中的不成文的规矩里,就算是中品法器了。

倒是就更值钱,三万枚符钱就是个起步价。

“小子,你来帮我炼个丹。”

就在常辉呆愣的时候,忽而就听到一声呼唤。

原来是那位仙师在召唤他。

炼丹?他会炼哪门子丹?做饭都做不好,如何能做这仙家事。

但仙师不管他反对与否,直接就将炉鼎塞入他的掌心中。

“你且运着此口诀。”仙师说道。

“口诀?!”常辉有些惊喜。

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竟然还能有此境遇。

是仙家口诀吗?

然后他就听到一串口诀。

是武功心法。

虽有些失望,但觉得是仙师所赐,也许是个考验,因此他就思虑着这串浅显易懂的口诀。

这段口诀真的很简单,不像江湖上许多武功心法那样满是暗语,而常辉又习练武功有成,要练得此法却也简单。

很快,仅三十个换气后,他就练成了这串口诀。

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了。

“快快吐一口内气来。”仙师催促道。

常辉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自双手掌心吐出内气两道。

噗。

内气新练,孱弱不堪,吐出时宛如放屁。

随着内气的注入,这方炉鼎立即运转起来。

嘭!

炉鼎内的十二根百年老山参都成了药渣,内里的药性和毒性都被打散而出。

药性被炼成聚散不定的一粒粒雾丹,而毒性则化作一只只不停蠕动的青色蛆虫。

看到这一幕,常辉都觉得修行好多造化,竟能将这十二根老山参变成如此玄奇诡异之物。

这方炉鼎也真是奇妙,他都有此刻就抱着这方炉鼎往阁楼外跑,跑出坊市的冲动了。

但他最后还是克制住了,不得不克制,不然这儿这么多仙师,坊市主人的本事怕也是能千里追敌,也许能如话本中所说的那般,一念之间就能隔着千里取了他的首级。

而不等他抱暖手中的炉鼎,炉鼎就离他而去。

“此中毒性痛幽精鬼魅,小子可莫要被勾了魂,做了不该做的事。”仙师拿住炉鼎,提点道。

常辉被提点,立即醒转过来:“多谢仙师。”

只是,方才的那点念头还萦绕在心头,就好像屎坑旁总有苍蝇一般,怎么扇都扇不走。

“小子不错,若非我不炼剑,可能就让你做我的捧剑童子。”仙师又说道。

“……”看着仙师那张俊脸上的抱憾,常辉一时不知如何答话。

他也觉得挺可惜的。

做神仙的捧剑童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神仙为了不寒碜,指定会给他一份修行法门。

这倒也给常辉指点迷津了,或许他能去做个捧剑童子……

也不知山上修行可否有伴读书童,或者仙奴之类。

常辉不是山上人,自然不知山上事。

修行者自有各种手段解决诸多生活上的杂事,诸般法术,种种符箓,法器也可炼,哪需要仙奴。

若有个仙奴,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修行还得照看仙奴,一不小心闭关几多年,仙奴在荒郊野岭就被山精野怪给吃了,这不平白无故添业力吗。

至于捧剑童子,那都算是记名弟子了,得好生教习,否则将来惹了祸,斗不过他人,不管是面子里子都得损失。

接着,常辉就见仙师随手往炉鼎中一拨弄,就将内里的八粒老山参药性凝聚成的雾气打了出来,化作了八粒圆不溜秋的紫色精纯丹丸。

然后,他将这八粒丹丸都打出去,自行落到常辉手上。

“它们就算是你的酬劳了。”仙师说道。

“多谢仙师。”常辉愣愣的。

没想到先前那仙师收了他的符箓没给他一点好处,却没想到这位仙师这么大方,给了他一串口诀,又给他体会了修行界之玄妙,现在又赠了他八粒丹丸,这是何等好人,难怪能有如今的成就,难怪会被坊市的紫衣姑娘如此对待。

常辉接着还想多嘴问个修行事,希望这位好心的仙师能够再指点迷津,但是这位仙师在交付了一枚符钱,算作老山参的购金后,便舍下炉鼎,洒脱而去。

常辉想拦都拦不住。

不过,这位仙师刚走,先前那位拿了他的符箓的仙师又复返归来,找上了他。

“小友,方才有事,走得急了些,忘了将答应的道法交与你,勿怪勿怪啊。”仙师目光在常辉手中的丹丸盯了一下。

常辉能肯定,他是盯了,绝对是盯了一下。

另外,他还感觉面前这位仙师在打量他,那种目光下,仿佛他浑身赤裸裸的,筋骨肉都微微有些酥麻。

再而后,仙师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而今你便随我修行吧。”

“嗯??”

……

“此事全矣。”扬关抚掌而叹,然后又饮一杯。

呸。

又是劣酒。

扬关做事不过牵线搭桥,嫁接因果罢了。

他也不为别的,只是将阿罗这一异数引入他未来的一个可能的劫数中。

毕竟他才到此地就遇上了常辉与吴萍萍,其中若无劫气操纵,他绝不信。

至于为何遇上常辉和吴萍萍会让他有如此反应。

只因,他虽算不得应劫之人,却能演算常辉和吴萍萍这两人。

稍稍一算,他便算定这两位与斜月宗有瓜葛,虽然这瓜葛不过是拔萝卜带出的泥,但终究是瓜葛,在这场千年小劫中就足够牵连到斜月宗,而斜月宗被牵连,扬关而今就在地仙界,自然是走脱不得。

至于为何这两个与斜月宗远隔一片东海的凡人能与斜月宗有牵连,扬关也算得其中因由。

缘由就在被斜月宗收入门下的应劫之人关英奇身上。

常辉之师,吴萍萍之父,乃月魔教执事,其未被斜月宗派来葫芦洲的门人打杀,逃过一劫,后躲入凡间,以邪法顶替了一位江湖有名的身份,以此避过斜月宗的演算,但没想到,因缘际会,却让扬关给遇上了他的弟子和“女儿”。

只不过,扬关也只能演算到此,这位月魔教执事的方位却是一片混沌。

看来是有人有意干扰了他的行踪,或者是他有了奇遇,落入了某个不知名的秘境,被屏蔽了行踪,总之可能性有不少,但都可视做劫数干扰。

……

凌晨时分,天将要亮,雾山坊市将要关闭。

扬关则仍旧在里头待着。

一旁的紫衣姑娘还在微笑以对,但面上的一丝焦急却被扬关看在眼里。

那财主已经从这道紫烟化身撤去,而今这里头就是一道孤魂野鬼。

孤魂野鬼最惧白日阳火了,如今扬关还这么拖拖拉拉的,自然是生出急切来。

“好了好了,我这便走了。”扬关从草席上起身,收了酒樽,拍拍屁股便要走。

只是,他刚起身,坊市中就传来一声轰鸣。

应劫之人不愧是应劫之人。

到哪儿都得搅动风云,这之中,扬关绝对没有插任何一手,什么也没做。

劫数已经被引动,不管坊市财主和金钱蛤蟆想怎么去阻拦,但都没法拦下。

至于怎么惹来这场劫数的,因由只有一个,他来葫芦洲时打杀了一个左道妖人。

那左道妖人掳掠婴孩,正巧被阿罗撞见,阿罗此人虽修行日久,但往日的江湖侠气仍在身,虽然他似乎在游历江湖时并不怎么谈侠气义气的,但是任侠之风犹在。

因此阿罗见着这等腌臜事怎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是下狠手,就把那左道妖人打杀了。

左道妖人背后自然也有妖人老怪。

那老怪与左道妖人关系颇为亲密,是为亲子,那叫个怒火烧心,然后就以秘法查到阿罗所在,追索到此地。

阿罗在正要离开此地时,就撞上了这位左道老怪。

左道老怪正是怒火烧心时,直接就巴掌盖下,要将整个坊市都给炼了,以告慰他那孩儿。

而那财主如何能让他办下此等大案,于是直接就运使大法,拦截住左道老怪的大动作。

“长角老怪,快快退去,我可当做未曾见到你。”财主朝着雾蒙蒙的夜空喝斥道。

显然,他认识这位左道老怪。

左道老怪被怒气蒙了心眼,如何能听劝,那可是他唯一的亲子,他作孽多年,费了好大功夫,娶了一百零九个新娘后,才生了这个孩子,然后悉心培养,想要自家后继有人。

可是……可是……他连真灵都来不及救。

因此,他很恼很怒很愤,即使知晓这座坊市后头还有大人物,他也不管其他,就全部都打杀了了账。

“都给老夫死来。”左道老怪咆哮着。

又是一道道冲霄的乌云鬼啸声伴随着紫青色华光扑落而下,朝着整个坊市打去。

轰隆隆!!

至于怎么个死法?那自然不可能。

呱!咕!

一只蛤蟆大口由淡金光粒组成,在坊市上空跃起,直接就将这道鬼哭狼嚎的紫青华光一口吞下。

“长角老怪,再不退去,俺就将你也吞了,孤寡。”一声大喝自坊市中传出。

“聒噪!”左道老怪哪管那么多,直接就祭出一道幽光大斗。

此乃祭炼了数十万生灵之魂炼成的法器。

“老贼好胆。”

一道光点自坊市中闪烁而起,勾引起天上的北斗星光。

正主阿罗也动手了。

…………

目 录
新书推荐: 我有一个修仙世界 瞒天纪 全宗门都重生了 大周斩妖人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九劫剑仙 死也不当江湖中人 综武江湖:我为大理寺卿 聊斋子不语 驭龙剑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