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开局就是元神老怪 > 第二十八章、道行圆满不好求,上京之地惹劫数

第二十八章、道行圆满不好求,上京之地惹劫数(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女巫:虚空卡牌 飞升星空 拜师九叔,开局加入聊天群 都市打脸狂人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神户 穆十四娘 重生九八做大亨 2002:首富之路 大兖至尊路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扬关斜躺在地上,将收起的酒樽拿了出来,牛饮一大杯。

“这记攘星北斗用得不错,已得真传。”

在扬关的评价下,被勾连住的北斗天星已经砸下一道星光。

星光由远及近,只一个眨眼就砸到左道老怪嚣张的气焰上。

左道老怪修为深厚,但修行之法非是大道,且炼得邪法,但又不得魔门魔性,因此这一记落实,就足够左道老怪大吃一壶。

左道老怪的注意都在雾山坊市的财主和金钱蛤蟆上,而这记攘星北斗来得又急又快,他才反应,就被这记星光穿过了法相,正中肉身。

然后财主趁机就打出一道金锁链。

锁链围着左道老怪转上一大圈,直接就将左道老怪给困锁住。

然后金钱蛤蟆跟着吐出一道金光,金光一裹左道老怪,直接就将左道老怪给吞了去。

左道老怪被拿下后,财主与金钱蛤蟆也不再维持雾山坊市,更在扬关身边的紫衣姑娘朝着扬关微笑挥挥手便自散了去,回到财主所设的那方香炉中。

再而后,这片荒郊野岭的亭台楼阁一间间轰然倒塌,化作一团团灰蒙蒙的雾气,然后雾气奔涌入财主手中,化作一张图卷。

“诸位,时辰已到,今日坊市已闭,若有道友还未曾够得满意的宝物,可明日再来。”财主的声音幽幽淡淡。

见着坊市烟消云散,一众心底捏了一把汗的修行者们各自驾着法器和遁法离开了此地,仅有几位修行者还留待原地,要去跟财主将这事问个清楚。

只是财主也没那么大空闲去理会他们了现在,就与金钱蛤蟆先行遁走而去,都不先找阿罗去算算账。

不过阿罗这小子也早就遁走了,卷着常辉和吴萍萍就随便找了个方向去了。

最后,这片荒郊野岭就只剩下几座本就立在此地的破旧茅草屋。

以及扬关一人。

扬关慢慢起身,将座下的草席收起,然后抱着酒樽缓缓去往上京的方向。

天下将乱,但川禾国上京却是一片和平景象,可以去闲逛,待上几日。

顺便再闭个关。

扬关偶有所得,以为自己应该能够窥见道行圆满了,那日的先天太极图突降,让他悟道更深,道行大进。

当然,真想要道行圆满,怕是也不容易。

道行圆满该是个什么章程呢?这一点每个修行者都不同,若是相同,那么就那些纯阳道境同样道行圆满者的实力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差距了。

扬关也想证得一份上上佳的道行圆满,否则着实对不起他的这份上上佳的法力圆满。

……

七月七,是为七夕佳节,川禾国将举过庆祝。

上京已是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每逢佳节倍思亲,却遇七夕哭两斤。”扬关坐楼望街,长长叹息一声。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

扬关只得饮一杯酒,然后送上诚挚祝福。

呸。

怎是劣酒一杯。

“大爷,要来玩吗?”

然后扬关就遭到了楼阁对面的一座灯红酒绿的大楼的姑娘彩帕招摇。

扬关见状,也摆动刚刚握在栏杆上的手掌,笑道:“好嘞,下次一定!!”

说罢,他便回了房间。

这是他在上京常租下的宅邸,位于繁华街道,费了好些银两。

扬关也没有变出钱财来租,毕竟钱财这事神庭也是管的,尤其是对修行者,元神以下的修行者还没法凭空捏造个金银,所以会使着障眼法,这般情况下,神庭的各路财神都会记下一笔,待得以后被人举荐升入神庭做仙官时再核算,或者轮回转世入幽冥地府时也会好好算账。

至于元神之上,直接就可以凭空捏造金银,这等情况下,神庭可就不客气了,直接递交六御,而后六御简单演算情况后,便为这些元神加上一份不轻不重的业力。

所以休要看现在千年小劫,劫气翻腾,就可肆意捏造金银来,那些财神们可都在盯着呢,到时被记一笔,以后在地仙界都不好混。

听说就有一个元神大肆凭空捏造金银,然后被神庭罚下大笔业力,堪比杀戮千万生灵,最后被天道降下雷霆,打得道行尽消,最后上得剐仙台,成了剐仙台上的一道幽魂,转世重修的机会也无。

至于他凭空捏造出的金银,全被神庭收了去,重新打散为金性元气,归入天地间。

前车之鉴犹在,还有谁敢任意扰动地仙界的钱财秩序,也就魔门那帮子魔头会在暗地里搞这事。

至于扬关的钱财怎么来的,左右不过用珍贵文玩书画换来的。

川禾国久不经战事,上京安平,百姓安居,商贾富裕,这些文玩书画,奢靡无用之物自然也繁盛起来,所以扬关卖了一副川禾国百年之前的一位书画大师之作后,就得了千金,自然可以租得起这座宅邸。

至于扬关为何会有百年前的书画大师之作,原因只不过是扬关曾游历此地,正巧见着当时还尚属落魄的书画大师,瞧他画画辛苦,且颇具匠心,于是就买了一副。

却也没想到而今竟然还升值了。

只不过这画看起来仍只有匠气,而无几多灵性。

但观其后来之作,却又有那么几分灵性,难怪他的画作可以有如此价值。

兴许是在见过扬关之后又有遭遇,然后顿悟了,就有了如今的成就。

此时,偌大的阁楼中也只有扬关一人,但扬关并不觉寂寞无聊,至于道侣之事,他早有大道作陪,大道做道侣,何须再添新人?他一项专一,实在做不得三心二意之事。

不过这宅邸中并非只有他一人,还有五人留着照料宅邸的花花草草,墙壁地板,假山鱼池,但都被他打发去过七夕了。

毕竟是佳节,也不止陪情人,不止幽会,还可陪着亲人。

扬关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他现在也没心情闭关,毕竟前些时候闭关,也没求得道行圆满,反而更觉得道行圆满离他越来越远,他知晓是自己太重得失,所以更难求,这才出关来,买了这间宅邸,好生修养。

“咦,有乐子上门。”扬关放下酒樽。

方才是口好酒。

其实不管是好酒劣酒,扬关都会饮下,只不过劣酒不好,所以要吐槽一句。

至于扬关此时口中的乐子,不过是一个小子,这小子惹了祸事,且这桩祸事将牵连整个上京,乃至川禾国的安定和平,所以被追杀至此。

不对,不是至此,而是隔壁的宅邸。

那间宅邸内也有住人,也是修行界人,乃上京大人物,与此桩祸事也瓜葛,若是这小子落入这人手中,这场祸事怕就没什么波折了,将一路坦途,蔓延整个川禾国。

再而后,便是一路牵连,绵绵不绝,半个葫芦洲都将陷入混乱,陷入如同神洲现今的境况。

“这事也能让我逢上,也属……整日劫数魔怔了我。”扬关掐算一番,笑了笑。

他没有干扰这一事,任由那小子闯入那间宅邸。

毕竟此中也有异数在。

……

“国师!!我有要事上秉国师!”少年郎的洪亮声音在大院内传开,往着内宅隆隆传去。

在少年郎身边,正有许多护院家丁持着棍棒围拢着。

只是这小子着实能打,已经有几个家丁被打倒在地,所以只能这么围着,撑个样子,免得让人觉得他们对不起他们所领受下来的工资。

一个相貌堂堂穿着管家服饰的男子操使着川禾国东南地区的口音从内宅大门走了出来:“你是何人?缘何求见国师?”

“在下无名小卒,但有大事,事关天下的大事,需得上秉国师,告与国主。”少年郎大声说道。

“你且稍候,待我将此事告与国师,若国师许了,我便带你进去。”管家皱着眉头应道。

然后又呵斥几人,让他们放下手下棍棒,不要与少年郎多做冲突,而他自己则回返内宅。

少年郎见状,虽还有些焦急,但却也安心些许,就找了地坐着歇息。

虽然他武功好,但是几番奔逃,又与国师府的护卫家丁大战一阵,也是损耗了不少体力,现在休憩会,等下可能还有不少事。

大约等了一盏茶的功夫,那个管家又走了出来。

“后生,国师请你入内详谈。”管家做了个请姿。

少年郎喜极,直接就从地上蹦了起来。

然后,就在管家的带领下,少年郎穿过大门,走过花园,路过假山鱼池。

在穿过花园时,少年郎本能地观察了一番四周,然后就瞧见这间偌大的国师府宅邸旁的一座宅邸内立着三座阁楼,其中一座阁楼中正有一面朝着花园的最顶层的房间的窗户大开着,那儿正有一人持着一个奇怪的酒樽看着这片花园。

应当说正看着他。

他本想问一嘴,但此刻情况紧急,且见管家没什么异样,似乎对那道阴影都投入花园的阁楼没有半点意见,就没有再问。

只是,这可是国师府,国师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有时候,国主有大事都会先征询国师的意见。

旁边居然会有这么一座宅邸,且宅邸内的阁楼挡下了照入国师府的阳光,这可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这怪事不是他一个小人物能管的,而且他此刻迫切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见到国师,然后揭穿一事。

穿过假山鱼池后,就到达了内宅。

少年郎这会算是知晓为何管家就一个通报的事,怎就要去这么久了,看来时间都花在路途上了。

听闻王宫更大于国师府,是天底下最大的“宅院”,也不知跑一圈要花多少时间。

内院大厅内,此刻正有两人在交谈,在说事,在……

少年郎已经掉头跑了。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他便察觉不对,所以立即就跑。

因为那声音实在太熟悉了,就是那人。

想要血祭了整个上京百万人的邪魔。

“小子,走哪去啊?”那声音在少年郎跑走时,追索到少年郎的耳旁。

少年郎跑得更卖力了。

“我心如铁,我心如铁,我心如铁。”少年郎赶紧念动咒语。

这份咒语可激发藏在他身上的一件异宝,这件异宝乃一块鱼鳞,他之前就是借着这件异宝逃过了这些邪魔的追杀。

随着他的口诵,一道金光自他胸口冒涌而入,如同一道金水,溢流灌满全身。

这件异宝会在瞬间榨干他的体力,而被榨干的体力需得一刻钟才能恢复小半。

而异宝榨干他的体力后,就会将他瞬间送到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处有水的地方。

也不管这地方的水是多是少,只要有谁便可送达此地。

“小辈,早就知你有这手了。”一抹幽光直接笼罩了少年郎的视线。

咔咔。

幽光咬住了他被金光覆盖住的左臂。

仿佛凶恶的野兽在嗫咬它的猎物血肉骨骼一般,恐怖的碎裂声准确的传入少年郎的耳中。

接下来也没有预料的空间颠倒的变化,只有一股刺痛从左臂传入大脑。

真被这邪魔给拿住了,要玩。此刻少年郎心底就是如此想法。

他仿佛已经能预见自己接下来的下场,扒皮抽筋,吸血碎骨,炼魂夺魄,脑髓喂魔,五脏六腑皆归虫豸。

就在少年郎感觉自己命不久矣时,一道清光陡然刷落下来。

幽光瞬间被破。

然后清光一把将他卷住。

接着就是一声喝斥:“绝练子,尔敢!”

少年郎耳旁只有这么一道声音。

“贫道有甚不敢的?这小子被你们如此紧张,你俩定有把柄落他手中,贫道早看你俩包藏祸心,欲要祸乱川禾,想必此番是露了爪牙,恰巧被他撞见了吧。”绝练子的声音清脆悦耳,仿佛上京最有名的昌平坊的歌姬的动人声音。

“此子盗我秘宝……”

国师还想辩称一二,但被那邪魔给拦阻下来:“道友,莫要多言,先拿下再谈。”

“好。”国师也清楚此刻多说无益,还是得手下见真章,神通法术得‘真相’。

“早就警告国主,左道妖人用不得,可惜国主不听,旁人也说左道之中亦有良善,我便没镇压你俩,但不晚,今日就让我看看你俩这副道貌岸然的面貌下是何等的腌赃恶心。”绝练子清喝一声。

…………

目 录
新书推荐: 镜观其变 我有一个修仙世界 瞒天纪 全宗门都重生了 大周斩妖人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九劫剑仙 死也不当江湖中人 综武江湖:我为大理寺卿 聊斋子不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