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八做大亨 > 20.顾盼自雄

20.顾盼自雄(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2002:首富之路 大兖至尊路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高冷老婆请自重 人在公寓,收集原力 华娱之顶流天王 猎魔人在霍格沃茨 体坛之重开的苏神 一点特效,亿点伤害 奶爸:人在大学,被校花女神堵门

韦亦辰没有其他要求,吃过晚饭后,稍作休息。

张蓉拿出二千块钱交到韦亦辰手上,由他处置,又叮嘱尹孝华务必听从韦亦辰的吩咐,还阻止了想要跟着一起去的尹丽霞。

在她们一家五口人中,张蓉是最相信韦亦辰的。

这些年,尹孝华输了七八万块出去,要说他家里人不恨那些一起赌的人,显然不可能。

要不是自身实力不足,早就把那个赌场掀翻了。

现在有幸遇到了韦亦辰这样的高人,张蓉当然希望能够连本带利地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出一口恶气。

没多久,韦亦辰跟着尹孝华来到城郊一处赌场。

守门的人看到尹孝华,知道是常客,便没有阻拦他们进入。

尹孝华摸着韦亦辰给他的五百块钱,想起韦亦辰路上跟他说过的那些话,既有些激动又充满期待。

他正想带韦亦辰过去炸金花的地方大杀四方时,便见留着一头黄发的张兴笑嘻嘻地走来:“华子,新年好啊,好几天没见,还以为你去走亲戚了呢!”

通常过年这一段时间是赌钱高峰期,郴县县城的人谁不知道尹孝华家里开了一家网吧,赚钱得很?

张兴作为赌场一份子,又怎么可能会不想从尹孝华的身上啃下一块肉呢?

尹孝华本来想拍开张兴勾过来的手,略一迟疑,不悦地道:“家里看着,走个屁亲戚,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出来玩两把!”

他就是被张兴带进赌场这个坑里的,后来才知道这家赌场张兴家也有份。

张兴一边搂着尹孝华肩膀往里面走,一边笑着道:“算了,既然出来了,那就好好玩!”

他倒是想去欣悦网吧找尹孝华来赌,捞点外快,只是张蓉知道张兴唆使尹孝华赌博后,把他当成仇人一样恨不得拿刀砍他,张兴哪里还敢送上门去?

韦亦辰扫了一眼赌场,场地不算大,二百多平方,分成两层,一楼摆着十多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围满了赌钱和看热闹的人,绝大部分是在玩吃大小和炸金花。

尹孝华见他没有反应,便跟着张兴来到一张桌子。

还没入座,就见主位上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笑道:“哟华子,你可来了,哥哥就等你过来送钱了!”

男子的名字叫付长河,赌技很厉害,他经常坐庄,赢过尹孝华不少的钱。

他知道尹孝华想翻本,就故意有事没事刺激一下,结果尹孝华越输越多。

如果换作平常的时候,尹孝华拿付长河毫无办法,然而现在有韦亦辰在,尹孝华顿时多了些底气,反口相讥道:“有本事,你尽管赢,就怕你没有钱赔给我!”

这里是一楼的高级桌,下注十元起,上限一万元,不过玩得比较大的人都会去二楼。

付长河见尹孝华上当,冷笑一声:“只要你敢押,倾家荡产我也赔给你,就怕你没有那个能耐赢!”

其他人他不敢说这话,可赌一次输一次的尹孝华,付长河却是丝毫将对方放在眼里。

尹孝华将目光看向韦亦辰:“辰少,您看怎么押?”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韦亦辰身上,吩咐怎么做,尽数照办。

“随便押二千块玩玩!”

韦亦辰随手从身边的旅行包里拿出二千:“对了,这里下注有没有限制?”

他将张蓉给的二千分了尹孝华五百,加上自己的钱还有二千,索性全押。

韦亦辰让张蓉帮忙找了一个旅行包,用树枝撑起,然后将钱放在最上面,乍一看去,还以为包里面全部都是钱。

他拿钱出来动作太快,旁边的人哪里看得出破绽。

看这架势,包里至少也装有十多万,边上的人都是大吃一惊。

赌这么大的不是没有,然而鲜少一次下注那么多,带这么多钱来赌场玩。

赌场的人看到尹孝华,就一路跟着,眼见韦亦辰从旅行包拿出二千下注,因此认定这是一条大鱼,听他问赌场下注的规矩,便连忙告诉他每次下注最少十块,最多一万。

付长河和张兴愣了愣,不禁回想起尹孝华说的话。

他好像是叫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辰少,语气很恭敬,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张兴忍不住凑到尹孝华身边:“欸,这兄弟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他在这个圈子里面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一次也没见过气质非凡、财力雄厚的韦亦辰,难免会起疑:听说尹孝华的姐姐嫁到了省城,这人可能是省城有钱的主。

尹孝华漫不经心地道:“我姐夫那边的一个亲戚,过年没事过来玩几天!”

他看到付长河拿着牌,正犹豫不决,便催促道:“还等什么?”

等付长河开始发牌后,便跟着韦亦辰将五百押上。

边上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来围观,都没人捣乱。

对于他们,谁输谁赢,都无关痛痒,纯粹看热闹。

看着稳坐钓鱼台的韦亦辰和尹孝华,付长河有种不详的预感,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果不其然,揭牌一看,他真的输了。

付长河十分肉疼的赔了二千五出去,把他这两天赚的全赔了。

首战告捷,尹孝华对韦亦辰的能力更加深信不疑,挑衅地看了看付长河桌上的筹码:“还敢赌吗?要不你先去借点钱再玩!”

才二千五,离七八万的目标还远着,尹孝华当然要好好表现。

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引来不少看热闹的人围观。

付长河有点下不了台,死鸭子嘴硬:“嚣张什么,不就是走狗屎运让你赢了一把吗?还想赢光我,你做梦吧!”

他桌上还有七千多块,就不相信尹孝华和韦亦辰会那么好运。

尹孝华哈哈大笑:“你就等着哭吧,今天我不止要把你赢光,还要你打张欠条给我!”

前些时候,他有一次被付长河赢光,还欠下赌债,打了欠条,从而让尹孝华成为这个圈子的笑话,县城赫赫有名的败家子。

这个耻辱,尹孝华一直铭记在心上,现在有机会,他自然想从付长河的身上找回来。

付长河一边不断洗牌,一边看向韦亦辰:“小子,我就不信你那么好运,还能押中!”

他知道关键是韦亦辰,尹孝华只是跟着韦亦辰押,不足为惧。

“发牌吧!”

韦亦辰没有多说废话,只是将钱全部都叠了起来。

他将每张牌的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付长河洗牌再快再频繁,也逃不过韦亦辰的眼睛,牌还没发,他就已经知道是什么牌。

还真别说,付长河的运气非常不错,第二把牌拿到了最大牌。

除非动手脚换牌之外,这把谁也不可能赢得了他。

尹孝华见韦亦辰没押,他不好认怂,于是随便押了一百块钱。

不出意外,他输掉了,可尹孝华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心里非常的激动,这说明韦亦辰对赌桌上的情况了如指掌。

付长河以为韦亦辰和尹孝华会全押,不禁暗暗地捏了一把劲。

没有想到,只是尹孝华押了一百块,偏偏还输了。

不知为何,付长河没有胜利的喜悦,莫名其妙有种希望自己输掉的感觉:为什么这一次没有全押,不然他就可以反输为赢,扭转乾坤?

不一会儿,他迅速地调整好了心态,挑衅性朝尹孝华努努嘴:“怎么样,我就说你们不可能好运,还赢光我,想都不用想!”

付长河隐隐有种直觉:韦亦辰没押,可能跟自己洗牌有关系。

前面那局,他拿起牌随便洗了一下,韦亦辰全押,然后赢了;刚刚这局,付长河洗了很久又很快,结果韦亦辰一毛没有押,而尹孝华押了一百输了。

想到这里,付长河看了一眼韦亦辰,发现他正看着自己洗牌,顿时将一手牌洗到飞起。

出乎意料,这一把尹孝华又跟着韦亦辰全部押上,并且赢了,还是翻倍。

付长河彻底地傻了眼:“怎么可能?”

他明明比刚才洗得久,动作也更快,韦亦辰怎么可能会押中唯一的对子?

尹孝华没管他那么多,得意洋洋地道:“快赔钱,钱够不够?”

他押九百,再加上韦亦辰押的四千,庄家赔双倍,付长河就得赔九千八,桌上的钱至少差一两千。

付长河将桌上的钱都赔给韦亦辰后,还少了八百,只好找张兴借钱周转。

他跟着张兴走到一旁,压低声音:“败家子今天带来那个人好像会记牌,你看怎么弄?”

尽管付长河不敢肯定,可是直觉告诉他就是这样,要不然韦亦辰也不会一直盯着洗牌。

张兴迟疑不决地道:“不太可能吧!你洗那么快,那么多次,谁记得住,这还是人吗?”

尽管他也觉得韦亦辰看起来很可疑,可是付长河给的理由实在太过牵强,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

付长河又开始怀疑自己在疑神疑鬼,应该是巧合。

韦亦辰牌都没有碰过,怎么出老千?

付长河压根就不相信,有人看一眼就能够把所有牌都记下来,殊不知韦亦辰的视力、记忆力都远远超过常人。

张兴琢磨了一会儿:“要不这样,吃大小的玩法太过简单,一会我带他们上二楼去玩一下炸金花?”

他不想放过送上门的大鱼韦亦辰,更不想韦亦辰和尹孝华从这赢钱走。

付长河点点头:“只能先这样了,你借我五千把败家子的账清掉再说。”

他既不想给尹孝华打欠条丢面子,又不敢赖账。

很快,尹孝华从付长河手里接过二千六百块钱,笑眯眯地道:“牛皮,还要继续吗?”

说着,他数了八百块钱给韦亦辰,剩下的十八张自己留着。

付长河脸色僵了僵:“手气不好,不玩这个了,有本事就跟我炸金花!”

别说他没那么多钱,就算还有钱,付长河也不敢再吃大小。

看韦亦辰和尹孝华现在这个架势,还可能全押,再要输了,付长河就至少得赔两万,也太吓人了。

尹孝华没理付长河,扫了一眼众人:“还有谁,来吃大小?”

他觉得现在炸金花,本钱有点少,担心不够跟,想再多玩两回吃大小,就差不多了。

可惜,旁边的人看到他们太生猛,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应声。

此时尹孝华就像是战场上的将军,没人敢违抗,顾盼自雄,威风八面。

付长河和张兴见尹孝华想吃大小,更认定韦亦辰只会这个,不会别的。

哪知,尹孝华只是觉得他们眼下本钱还不够多,想多赢点。

他见没人玩吃大小,于是勉为其难地道:“唉,都没人玩,那就算了!”

付长河和张兴一听,以为尹孝华赢了钱就想溜,连忙劝阻:“急什么,你运气正旺,不趁着这机会多玩几把,多可惜啊!”

要是让尹孝华走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来?

放跑来自省城的韦亦辰这条大鱼,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宰到他。

原本,付长河和张兴都担心韦亦辰是赌术高手,现在看尹孝华一心只想找人吃大小,不禁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尹孝华无奈的道:“有什么办法,都没有人玩,辰少又不太会炸金花,你说怎么搞?”

他心里暗暗地高兴:你们这两个害人的狗东西,还想坑我,看老子今天不赢得你们连裤子都输光。

张兴笑道:“没事,大家都一样不太会炸金花!”

心想:就是不太会才跟你玩这个,你要是厉害,傻子才会跟你玩这个。

随后,韦亦辰、尹孝华便跟张兴和付长河上二楼玩炸金花。

过来围观的人很多,真正上桌的人却只有六个,韦亦辰、尹孝华、张兴以及一个卷发、一个光头、一个老头,付长河刚才已经输怕了,钱也不多,就想先看看情况再说。

为了防止韦亦辰和尹孝华打配合,张兴故意坐到他们中间,分开两人。

前面四局韦亦辰和尹孝华都没有拿到什么大牌,韦亦辰看了牌就扔了,尹孝华没收到信号也没跟,一起输掉了几百块钱。

正巧,张兴、卷发、光头、老头每人赢了一局。

张兴和付长河见状,彻底放了心。

他们还担心韦亦辰炸金花也厉害,那就玩完了,现在看来是虚惊一场。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目 录
新书推荐: 上门医仙 都市极品仙尊 洪荒第一暴君 医武兵王混乡村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又名:洪荒第一暴君)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第一战神 神医狂婿 乡村桃运小神医 超级修真弃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