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我为截教仙 > 第191章 轩辕拜师,蚩尤上门!

第191章 轩辕拜师,蚩尤上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为截教仙

    “仙长是说,欲收我这小子为徒?”

    看着不请自来的广成子,有熊部落族长姬少典皱着一双浓眉,一脸纠结的说道。

    “正是如此。”

    广成子抚须笑道,一副得道高人做派。

    “族长尽可放心,贫道乃玉清圣人首徒,不会亏待你这孩子的。”

    玉清圣人,仙道修士……

    这一说不打紧,姬少典的眉毛皱得更深了。

    对于修士,身为部落族长的他并不陌生,且不说他自己是武道修士出身,有着一身堪比金仙境的修为,哪怕是自己的部落刚兴起不久,也招了几位散修当做部落供奉,对于修士界的事情也略有所知。

    对于广成子的话,姬少典是没有太多怀疑的。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的胆子大到去冒充圣人门下,否则因果纠缠之下,顷刻间就要化为灰灰。

    只是,对于姬少典来说,仙道修士,还真有太多的吸引力。

    “广成仙长,你也能够看出本人这一身武道修为,因此,我本打算等到轩辕再长大几岁,便送到东海人族部落那边,去接受最好的武道修炼。”

    姬少典一脸歉意的望着广成子,实话实说道:“因此,少典在这里也只能多谢仙长的好意了。”

    仙道修士有什么好,对敌手段大多依赖于手中的法宝,还不如武道修士,伟力归于自身来的爽快!

    ???

    姬少典一番话下来,把广成子搞得差点怀疑人生。

    有没有搞错,自己身为阐教首徒,亲自前来收徒竟然被对方父母给嫌弃了?

    为什么人教玄都和截教公明在收徒时没这么多的幺蛾子啊!!!

    广成子心中抓狂至极,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一次,丢脸丢的实在是大发了!

    但如今多说无益,显然轩辕父亲姬少典已经认定要让轩辕去修炼什么狗屁武道了……

    广成子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实不相瞒,我与你人族武祖赵朗赵公明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弟,再加上和令郎却有师徒之缘,不如我随轩辕前去东海人族部落,教导他神通兵法谋略,以及治国之道如何?”

    退而求其次,这,就是广成子想出的折中之策。

    只是这样一来,让他心中颇有些憋屈。

    身为堂堂圣人首徒,竟然求着对方拜师,甚至还要捏着鼻子与他人分享这这人皇机缘,这叫做什么事儿啊!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赵朗在人族之中传授武道一来,经过数个元会的发展,武道在人族已经彻底扎下了根基,无论是金仙还是太乙金仙都不在少数,甚至是大罗金仙都冒出了七八个来。

    如今的武道,已经成为了洪荒世界修行界中的显脉,甚至不少和人族亲近的巫族之人也修炼了武道。

    “仙长竟然认得武祖?”

    姬少典听到广成子说自己认识赵朗,看向广成子的眼神顿时热切了起来。

    武祖赵朗是什么人,那是开创了武道一脉的自己人,是他们武道修士的传道之祖,心中的偶像啊!

    广成子心中无语至极,只得循着对方的话语点头应承了下来,并将自己和赵朗的关系说了个大概。

    “既然仙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少典就依仙长所言!”

    能当上族长,并且将自己部落带上正轨,姬少典的智商和情商绝对是在合格线之上的,如今见广成子这般说,顿时明白自己这位刚出生的幼子和对方确实有师徒之缘。

    这样的情况,在人族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出现过,最著名的莫过于天皇伏羲和地皇神农这两位最著名的人族共主,因此他也没有过多怀疑,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呼!

    见对方应承了下来,广真子心中大石终于落了地。

    若是自己连收徒这件事都搞不定,甚至还要截教的那位财神出面说话,那阐教和师尊的脸面都被自己败光了……

    …………

    昆仑山上,玉虚宫中。

    看着有熊部落中的一幕幕,元始天尊的眼角抽了两抽。

    自家这位大弟子觉得阐教和自己的脸面没有丢,实际上已经叫那些在暗中观察的三界大能们笑得合不拢嘴了。

    毕竟,相比于玄都和赵朗当时收徒时的自然而然,广成子显然就要逊色许多。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一来玄都和赵朗都是先天人族,收徒时遇到的阻力就在无形中小了许多;二来,时移世易,大家都明白了成为人皇之师可是蹭功德的大好时机,好处大大的有,暗中的竞争自然也就激烈了许多。

    只是,让元始天尊脸上最挂不住的,就是广成子这位阐教首徒拼着脸面不要争取来的机会,竟然不如东海人族部落,以及赵公明这小子的名头,这无疑感到让他憋屈不已。

    哪有上杆子眼巴巴的要去当人家师父,结果人家父母爱理不理,转头上杆子眼巴巴的要将自己刚出生的儿子送到东海人族部落去接受教导,这样的落差,哪怕是他如今的圣人心性,一想起来只觉得莫名的窝火。

    金鳌岛碧游宫中,通天教主则是差点笑弯了腰。

    一想到平日里看自己不顺眼,对自己门下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二兄那一脸郁闷的神情,通天教主就觉得神清气爽,浑身舒泰。

    哈哈,你家弟子能不能收徒,到最后还得靠我家弟子的名头,这,这真是……太爽不过了!

    不过,就是他这位师尊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位三弟子在巫妖大劫时力劝人族实行的狡兔三窟之策,竟然造就出两个分别位于十万大山和东海之滨的超巨型人族部落出来,而且这两个部落无论是在底蕴上,还是在实力影响力上,都力压了人族祖地一头。

    以致于自己根本就没什么动作,这位有熊部落的族长就要眼巴巴地将自己的儿子送去那里接受教导,平白分了广成子身为人皇之师的不少功德,但却偏偏还不能说什么,真真是笑死个人了。

    只能说,公明这孩子干了好大事情!

    “啊……阿嚏!!”

    峨眉山罗浮洞中,正在教导几位弟子的赵朗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老师,这是谁又在念叨你啊?”

    敖丙忍着笑意问道,这些天,他已经见过自己师父时不时的打上一两个喷嚏。

    老师他身为准圣大能,早已寒暑不惧,百病不侵,自然不会得什么感冒,因此,打喷嚏的唯一原因,只剩下了被人给念叨了。

    赵朗揉了揉鼻子,一脸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好家伙,这几天这喷嚏的频繁程度,差点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原时空那个流感暴发的冬季了。

    只是,自从神农功成之后,自己就安心窝在峨眉山上,给自己的几位弟子和峨眉山上的诸多生灵讲道演法,要不然就是回金鳌岛上去见见师尊和几位师兄师妹,怎么这时候会有人念叨起自己来。

    赵朗正想着,忽然心有所感,掐指一算,对一旁的夏红道:“夏红,去洞门处迎接一下,有位贵客要上门。”

    正有些打瞌睡的夏红闻言顿时精神了起来,站起身一路小跑向着罗浮洞的洞门跑去。

    不多时,夏红便再度回返,只不过在她身旁,有一名比她要高出近三头来的昂藏大汉。

    “早知道是你,我就让玄山那只懒猫去了。”

    夏红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这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巫人一脉的首领,赵朗的外甥,大巫蚩尤。

    “你不在十万大山那边治理部落,怎么有空跑我这来了?”

    看着如今好似小巨人一般的蚩尤,赵朗开口问道。

    “嘿嘿,不瞒舅舅,部落中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是心有所感之下,这才来峨眉山向舅舅请教一番。再说,外甥看舅舅,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蚩尤嘿嘿笑道,脸上没有半分不好意思。

    “你小子这厚脸皮,肯定不是遗传的白矖姐!”

    赵朗横了蚩尤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有事嘴甜叫舅舅,没事臭嘴喊骗子,刚见面那段仇,他赵公明还记着呢。

    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赵朗自诩不是什么君子,所以报仇肯定从早到晚,有事没事就给这小子挖几个坑,让他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

    感受到赵朗略带危险的眼神,蚩尤心中一凛,急忙搬出自己母亲来。

    “不瞒舅舅,这次外甥是奉母亲白矖的命令,来这里从舅舅口中讨一个准信。”

    说得再晚一些,就不知道自己这位无良舅舅要给自己挖什么大坑……

    “老实说来,是白矖姐想要讨一个准信,还是你小子想讨一个准信?”

    赵朗脸上似笑非笑,看着蚩尤问道。

    “是娘亲……”

    蚩尤正准备硬着头皮说是自己母亲白矖,忽然心中警兆升起,急忙改了口。

    “舅舅,实不相瞒,是外甥我想从舅舅口中讨一个准信。当年地皇陛下是否亲口说过这句话。”

    “这样才对,男子汉大丈夫,遮遮掩掩成何体统?”赵朗面容清冷,道:“莫不是,你小子盯上了那人皇之位?”

    “舅舅说的对!”

    蚩尤深吸一口气,大大咧咧的承认了自己心中所想。

    “当年地皇曾有言,巫人一脉有着人族血统,也可以参加人皇的角逐。既如此,我身为巫人一脉的领袖,为何不能有此想法?”

    说到这里,蚩尤眼中精芒暴闪。

    “更何况,如今三皇之中,天皇出自人族祖地,地皇出自东海人族部落,最后一任人皇从十万大山中走出来也算合情合理。大家都是人族的重要组成部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你小子竟然还能说出这种歪理来?”

    赵朗听罢,颇有些哭笑不得,随即脸色变得极为严肃。

    “蚩尤,谁为人皇,并不是由其出生于何处而决定的,而是由其对人族和人道的贡献而决定的。

    伏羲能成为天皇,是因为他创建八卦,发明文字,促进了知识在人族的传播;神农能成为地皇,甚至证道成圣,是因为他寻五谷,设大阵,尝百草,著医经,大大改善了人族的生活。

    蚩尤,如果你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那还是老老实实的当巫人一脉的首领,这人皇之位还是莫要想得好。”

    “这……”

    蚩尤听罢,顿时若有所思。

    他原本以为,这人族天地人三皇虽然是天定,但最终也不过是三家大型人族部落分蛋糕一般各占其一罢了,如今听赵朗如此说,显然并不是如自己和那些长老想的那样。

    “蚩尤,你在十万大山里面待得太久了。若是有闲暇,还是去人族祖地和东海那边走走看看吧。”

    赵朗看着眼前的昂藏汉子,眼中一抹遗憾一闪而逝。

    有原时空的神话传说作为参考,他早就知道了人皇最终的人选。

    从结果推导出过程来,对于赵朗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

    但即便那位姬轩辕是天定的人皇,但自己必须在其中插上一手,至少也要保住蚩尤的性命。

    巫妖大战时,白矖姐已经死了丈夫,如果蚩尤再战死,那对于她这位人族老祖来说,无疑是太过于残酷了。

    蚩尤沉默片刻,一双大眼忽明忽暗,显然心中并不平静。

    他原本来找舅舅赵朗,是想让他支持自己成为人皇,却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番话来。

    难道,这人皇之争,其中的变数太深?

    “舅舅,蚩尤明白了。”

    蚩尤最终点点头,又和赵朗闲聊几句后,方才告辞离开。

    “老师,蚩尤他……”

    敖丙看着赵朗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吧,这小子会想明白的。”赵朗将自己的担忧压到心底,淡淡道,“如果他连这都想不明白,那他根本不配当巫人一脉的首领,更何况人皇一职。”

    只是,这小子明显受巫族那套以力为尊影响的太深了,自己这番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

    收敛心神,赵朗看着自己的三位徒弟,郑重告诫道:

    “对了,人皇之争太过坎坷,稍不注意就会染上天大因果,使得自身修为不能寸进。你们几个,在人皇彻底定下来之前,不得出峨眉山半步!尤其是你,敖丙,你小子交游广阔,所以这段时间,你要不呆在为师这里,要不就回东海水晶宫找你老爹,除此之外,哪里都不准去。”

    “是,弟子知晓了。”

    见赵朗态度前所未有的严肃,无论是敖丙,还是邓九公姚少司,心中俱都一凛,纷纷表示记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