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97之另类地产霸主 > 第十七章 技术交底还是图纸会审

第十七章 技术交底还是图纸会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呵呵我靠,这么吊的吗,还什么技术交底会议。”

    “啊!?”

    李达康的轻声吐槽却被水哥听到了,他盯着李达康道:

    “怎么,难道在你们大陆做工程,连技术交底都不做吗?”

    李达康一笑:“也做,不过在我们内地,可不会叫这个名称。”

    “那叫什么?”

    “我们叫图纸会审。”

    “图……图纸会审?”

    听到李达康这样说,这几天一直表现得很酷的水哥难得露出了一点笑容。

    的确,其实无论是叫“技术交底”还是叫“图纸会审”,其实差不多就一个意思,那就是在一个项目正式施工之前,当设计方的图纸正式下发到施工方后,双方通常都会坐在一起开一个交流会。

    这是一个很有必要开的会议。

    在这个会议上,设计方要谈谈自己的设计意图,以及他们认为的施工方在施工时候一些重点注意事项。而施工方则简单阐述一下自己准备的施工思路,或者说是阐述一下初步施工方案。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围绕具体施工图纸展开的会议,设计方和施工方都要在会议上谈谈自己对施工图纸的具体看法,省得在正式施工之后,出现一些原本可以避免的误会或者具体问题。

    图纸本身就是设计方设计的,因此在开工之前,他们肯定要比施工方对图纸更熟悉说,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把这个会议说成是“技术交底”当然没毛病。

    因为在这类会议开始之初,肯定是由设计方来主讲,这就好像是他们在对施工方进行“技术交底”一样。

    但咱们国家基建狂魔的名头可不是白叫,施工方当然也有高手,尤其是一些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当他们看过一遍图纸后,很可能能够发现图纸上的很多问题,然后把这些问题当成疑问,在这个会议上提出了。

    这里必须多提一嘴的是:施工方工程师也许能够发现很多问题,但基本都是一些小问题,比如设计师的一些小疏忽和小疏漏,可能能被细心的工程师发现,然后在会议上提出了。

    至于那些性质严重的大问题,通常就不会在这种会议中出现。

    举个极端的例子,假如某份设计图纸存在严重的设计缺陷,按照这份图纸去施工的话,没准还没等房子盖完就会垮-------

    施工方的工程师当然也有可能发现这类问题,但即便他存在这个疑问,也完全可以不在这种会议上提出了。

    提出了是好心,不提才是本分。

    因为类似这种重大设计缺陷,设计方是要负全责的,换句话说,就算施工方按照这份有缺陷的图纸施工,只要他是完完全全按图施工,只要他在施工过程中没有偷工减料,没有操作不当,那么等事后追查责任的时候施工方一点责任没有。

    在工程界,类似的设计缺陷其实很多,甚至不夸张的说,在咱们国家真实历史中的之后20多年,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只可惜大多数普通人不知道这点,所以每当新闻报道那个建筑出了问题,大家基本不会多想,先骂两句偷工减料黑心包工头干的豆腐渣工程再说。

    实事求是的说,大家口中的黑心包工头,大概帮别人背了二成到三成左右的锅。

    李达康记得在真实历史中的某一年,咱们国家一南一北两个省份曾发生两起很相似的桥梁垮塌事件。

    几辆车在桥上跑的时候,桥梁就在那个时候垮了。

    等这样的新闻见诸报道之后,那自然引来众吃瓜群众义愤填膺,网络上的各种嘲讽更是不绝于耳,大家纷纷制作“汽车轮胎把桥梁压垮”系列。

    然而经过事后调查,北方那座城市立交桥确实没得洗,那的确是一个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

    至于南方的那座高速公路匝道桥,那座桥就不存在质量问题了,时候那个省交通厅给出的事故报告,认为桥梁垮塌主要是因为超载,超载引来侧翻,车辆侧翻后才导致桥梁垮塌。

    嗯,这是当时官方给出的说法,但看过当时的报道和事故后的新闻图片后,作为资深结构师的李达康却有自己的看法:

    超载固然是第一责任,但那座桥梁的设计者多多少少也有少许责任的,最最起码,他没有给出足够的设计安全系数,大凡他在做设计的时候稍微保守那么一点点,那起事故完全有可能避免。

    可惜李达康现在还只是个实习生,还没成为后世那个资深结构师,因此对于两天之后的会议,他当然不会专门去找人家的设计缺陷。

    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以他现在的身份人微言轻,李达康估计就算自己真的提出来了,到时也没人去听。

    当然喽,接下来要干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机场服务区而已,最普通的那种民用建筑的,所以像这一类建筑,设计师就算想出现严重设计缺陷都难。

    当然,这是单指结构方面,至于其他设计不合理之处,一来不是李达康专长,二来跟他一个实习生屁的关系没有,那他就更不可能去操心。

    当然喽,尽管不可能去操心那些可能比较高深的问题,但接下来的这个会议,李达康还是要好好准备一下的。

    毕竟作为一名穿越的资深结构工程师,李达康也是有自己的骄傲,在前世的时候,他一般只参加图纸评审会议,而不会去参加什么技术交底会议。

    不,这样说好像也不准确,其实技术交底会议李达康也会参加,不过一般都只有他给别人交底的份。

    从他前世成为工程师开始,那还真没接受过别人给他“交底”。

    这辈子当然也是一样,别看这个项目的总包方是荷兰人,设计方则是英国人,但无论是荷兰人或者英国人,李达康认为他们都没资格给自己这个穿越者交什么底。

    而郭阿水同志虽然只算个初中肆业生,然而“技术交底”和“图纸会审”的区分还是听得出来的,因此听了李达康的话后,水哥难道冲李达康笑笑:

    “那行,大学生,这两人你就专心看图纸吧,放线的事我找别人帮忙,对了,我看那些图纸可都是英文,你一个内地……”

    李达康很装逼的看了他一眼:

    “图纸是工程师的语言。”

    “吊~~”

    郭阿水对李达康竖起一个中指,然后就准备离去了:

    “那行,就这样,反正看不看得懂只有你自己知道,好了我去找人放线去,对了,后天开会的时候文叔也会来,你不是说你自己很吊吗,后天就让文叔看看你是真吊还是假吊。”

    撂下这句话后,郭阿水同志就那样扬长而去,给李达康留下一整套完整的施工图纸。

    接下来不到两天的时间,李达康自然是留在工地看图纸了。

    李达康看得很仔细,很认真,毕竟想不接受别人“交底”的话,他当然要在最短时间熟悉图纸,然后最好能在里面挑出一些小毛病和小问题,等到开会的时候当面提出了,这样才有资格被称为“图纸会审”。

    问题当然是有的。

    事实上前世的李达康从业那么多年,参加的图纸会审就算没有100次也有80次,他还真的极少碰到一点毛病都没有的施工图纸。

    尤其是这个香江大屿山机场项目-------

    在前世的时候,这也算是李达康的第一次实战,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么大的正式项目,因此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当他翻开施工图纸之后,前世的一些经历又被他回忆起来。

    尤其是他自己在这个项目实习的时候,他自己曾经亲历过的一些问题,到当天晚上时候竟然是越来越清晰。

    对照着施工图纸,李达康把这些问题一一记录下来,准备到开会时候提出。

    等到第二天上午,也就是李达康拿到图纸之后的24小时,李达康罗列的问题已经多达12条,而到这个时候,他的图纸其实还没有完全看完,大概只看完了四分之三。

    等到中午的时候,流生舅舅特意跑到工地看望李达康,不过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只在工地上停留了不到半个小时,给李达康留下2000港币零花钱,他就马上匆匆离开。

    李达康对此表示理解。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老板麦亨利。

    要说麦亨利这人比较悲催,他认识谢流生之前,就已经是太古建设的副总,并在当时的时候就被看好,认为他很有可能更进一步,接一个英国老头的班,正式成为太古建设的总经理,并且成为整个太古集团的执行董事之一。

    然而五年过去了,这家伙还在原地踏步。

    不过李达康心里清楚,如果历史没有发生什么改变,那么在一个月之后,这一切就要见分晓了,麦亨利败给他的竞争者,一个香江籍的40岁左右中年男子,董事倒是成为董事,不过只变成一个独立董事,而没能成为大权在握的执行董事。

    更重要的是,他也没能成为太古建设的总经理,虽然保住了副总经理的职位,不过却被人家架空,被人调去分管一个看上去非常重要,并且显得很高大上的项目。

    但是那个项目的难度极大,无限接近地狱级,根据李达康所知,即便到他穿越之前的2021年,都没能完成的项目。

    前世的李达康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灰溜溜的回到内地。

    李达康现在考虑着怎么帮麦亨利一把。

    其实也就是帮流生舅舅一把。

    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第二天的图纸会审会议开过再说。

    谢流生走后,李达康继续看图纸,等到了傍晚时分,他罗列的问题已经多达17条。

    而就在这个时候,郭阿水同志又来了,并且是领着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文叔”一起过来。

    “来,内地大学生,我来跟你介绍,这是文叔,你图纸看得怎么样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