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97之另类地产霸主 > 第十八章 犀利

第十八章 犀利(1 / 1)

目 录
好书推荐: 从斩妖司地牢杀成仙王 厨子影帝 龙族:制霸卡塞尔的我想要篡位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 喻锦呈祥CP手册 西游,开局直播砍玉帝 我的恋爱画风有些不正常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 异界之最强修罗国度

“文叔”名叫文叔同,是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在前世的时候,李达康当然也是认识他的。

只不过认识归认识,李达康却和他不算太熟,前世他在香江实现了四个月,倒是之和这位技术负责人见了不到10面-------

这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文叔这人比较忙,他在太古集团同时兼管几个项目的技术工作,而太古集团的重点又是在房地产方面,因此大屿山这个项目别看是超级工程的一部分,却并非是集团的重点,是这个原因让老文来得少。

在李达康印象中,老文这人其实挺不错,业务娴熟,经验丰富,算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现场工程师,不过最让李达康印象深刻的却是老文另外一个特征-------

通常在工地待长久了的现场工程师,他们要么是大嗓门,要么就脾气比较急躁,总之都会给人一种风风火火的感觉,“出口成脏”也是正常标配。

但老文不是这样,他说话细声细气,慢条斯理,很有一种传统文人的气质-------

老文是说粤语的,本来按照正常情况,粤语的语速本来就要比普通话稍快,所以老文这种慢条斯理讲粤语的人,还真给李达康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这辈子两人当然是第一次见面,而老文这个时间点跑来工地,那当然就是为了明天的图纸会审,因此经过开场的介绍和简单的寒暄之后,老文也没有过多废话,他直接问李达康图纸看得怎么样?有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问题。

李达康也没有过多废话,他直接递给老文一个笔记本,里面有他记录的这两天发现的17个问题-------

这是李达康准备的施工日志,这也是他从前世开始就养成的好习惯,只要到一个新工地,那无论要待多长时间,总是要准备一本这样的“施工日志”。

老文含笑接过笔记本,等他翻开之后,他先是不易觉察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很快露出惊讶之色-------

老文的皱眉可以理解,要知道这里可是香江,老文平时看惯的是繁体字和英文,而李达康的施工日志又不是公开资料,平时也不用给别人看,那他当然就按两辈子养成的习惯记录。

老文的惊讶同样很好理解,他当然知道李达康是个大陆来的实习生,那么按照他的理解,这应该是个菜鸟啊,是个连萌新都算不上的职场新人。

可是这个萌新,他怎么还罗列了这么多的问题?还记录得如此密密麻麻?这些真的是他这两天找出来的问题吗?

带着这些疑问,老文开始逐条逐条的仔细观看李达康记录下来的问题,而随着他的观看深入,他的惊讶之色更甚,看到后面甚至已经有点心惊-------

李达康罗列的问题主要分两类,一类其实就是抓虫,把设计师在设计时候出现的小纰漏揪了出来。

在老文这种经验丰富的现场工程师眼中,李达康能够发现这些问题,除了说明这个人做事细致耐心,并且体现了非常好的专业基本功之外,并不能够让他惊讶。

真正让老文惊讶的是李达康准备在明天会上提的第二类问题。

在现场干过的同行当然都知道,其实这一类的图纸会审会议,施工方还有一个权利,就是可以在会上提出一些类似“合理化建议”的问题。

比如说某个具体的设计,其设计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设计师提出的具体做法却还是值得商榷,假如施工方认为自己有更方面,更快捷,甚至更省钱的施工方法,并且按照自己的做法,完全可以达到和原设计完全相同的效果,那么这些,也是可以在图纸会审时候提出来。

事实上对于一个图纸会审会议来说,抓虫还是小事,其真正意义主要是体现在这个方面,老文对此司空见惯毫不稀奇。

真正稀奇的是罗列出这些问题的人啊。

因为想提出这一类的问题,要么就必备极其丰富的现场经验,要么就拥有很好的前瞻性。

这像是一个职场萌新能提出来的问题吗?

当然喽,尽管看到这些之后,老文已经暗暗心惊并且已经对李达康刮目相看了,但两人这毕竟是第一次见面,根本就完全不熟,因此心惊归心惊,老文却没有半点表露。

等老文看到笔记本上的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他却是终于憋不住了,并且忍不住哈哈大笑:

“啊!排污管道居然埋到地面上?哈哈哈,这份设计是谁做的……喔,英国的奥莱设计事务所,阿康是吧,来,你把图纸找出来给我看看。”

李达康在给老文找图纸的时候,旁边的郭阿水同学好奇心发作:

“啊,文叔你说什么?什么排污管道埋在地面上?”

老文暂时没有接茬,他先是对照李达康指出来的问题查看图纸,经过简单的默算,确认确实是图纸有误之后,老文先含笑看了李达康一眼,然后对水哥笑道:

“是呀阿水,你应该没见过吧,设计师居然把管道设计到地面上了,还好被阿康发现了,这要真等到埋管子时候才发现,那他们才是糗大了。”

郭阿水听说居然是怎么回事,他当时就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

“哈哈这什么破设计师啊,文叔你刚才说是哪个……”

老文和李达康含笑对视一眼,却并没有回郭阿水同志的话。

因为两人都非常清楚,把管道埋出地面这事看似奇葩,但性质却并不严重,只是属于“抓虫”性质的小错误。

设计师的设计错误大致是这样出现的:

大家知道一块施工场地平整之后,虽然看似很平,但考虑到之后的排水,整个施工场地一般会设计成一个坡度的。

尽管这样的坡度通常很小,但是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机场,就算长度只有100米,1%坡度的话,两头的高差也有1米。

同样的道理,埋设的管道为了方便排水,同样是需要设计成一定的坡度。

这其中有一个问题,这两个坡度完全独立,彼此互不相干。

换种说法说,你的施工场地可能是东高西低南高北低,你埋设的管道却完全可能反过来,变成西高东低北高南低。

李达康发现的问题就是因此而产生,因为设计方设计的时候,这两部分通常不会是由一个人完成。

前者属于总图管理范畴,后者则是属于给排水专业。

假如给排水专业的设计者忽略了总图管理,他就按照自己设定的坡度来,那当然就有可能越埋越浅。

这样轻则管道的埋深深度不够。

严重一点呢,那就出现了李达康发现的奇葩问题,有某一段管道竟然被设计师设计到地面上了。

实事求是的说,在一个项目上,这种错误的性质并不严重,发现后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坡度,问题很轻松就能得到解决。

然而就像后世的那句流行用语: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很强,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大多数人的反应都会和郭阿水同志一样:

这是什么破设计师?这个水平也太烂了。

“阿康,”

三个人在那里鄙视一番这个英国奥莱设计之后,老文最后还是对李达康说道:

“你不错,相当犀利,这种错误竟然能提前发现,不过明天的会议,这一条就不用提吧,对了还有这条,这条,这三条都别去会上提,抽空私下和设计所沟通一下就可能,你觉得呢?”

李达康看向老文指出的其他两条。

这最后一条不提的意思他当然秒懂------这当然是为了给同行留个面子,省得到了明天会上,当着业主和总包方的面,设计方的代表太过难堪。

所谓做人留一线以后好见面嘛,更何况仅就在这个工地,太古建设就和这个奥莱设计还有很多交道要打,没准什么时候要求到人家头上。

至于其他两条,两世为人的李达康一看同样秒懂--------

这两条,可以看作是李达康提出来的“合理化建议”,是那种既能方便施工,其实还能帮业主省钱的建议。

站在李达康的立场,因为他自己还需要在这个工地干几个月,所以他看重的是“方便施工”。

因为方便施工就是方便自己。

而站在老文的角度呢,他看重的是“省钱”。

要是这两条建议一旦上了会并且被通过,那业主当然是省钱了,却对施工方不算什么好事。

所以作为职业老鸟的李达康一听就秒懂:

这两条同样可以私下和设计方沟通,做法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却完全没必要去帮业主省钱。

李达康同样也不点破,他含笑对老文点点头道:

“文生厉害,是我欠考虑了,这两条确实不适合在会上提。”

老文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然后对李达康哈哈大笑:

“哈哈我不厉害,真正犀利的是你阿康才对,啧啧啧,我听说你是大陆东大的吧,早就知道东大的土木很强,国内数一数二,现在看来还真名不虚传。”

既然提到了母校,李达康当然也不好太过谦虚了,于是两人就顺着这个话题继续攀谈起来。

毕竟是同行,并且彼此对对方的印象都相当不错,因此接下来的攀谈还算是相当愉快。

聊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老文突然问道:

“阿康,你的英语怎么样?”

李达康一愣,因为老文的这个问题,恰恰就是用的英语:

“呵呵一般一般,我的英语水平非常一般。”

老文再次哈哈大笑,因为说自己“英语水平一般”的李达康,用的还是像模像样的牛津腔。

老文继续用英语说道:“你的英文既然这么好,那我就放心了,这样,到了明天的会上,我看还是你来代表我们发言吧,反正这些问题都是你整理出来的,由你来提最合适,不过你要注意,明天上会没法用普通话,粤语都还是次要,正式问题全部用英语提出。”

“这个……我就一实习生,文生您觉得我去代表公司合适吗?”

“合适,现在没有人比你更合适,我看你的英语,哈哈至少要比总包方的那个荷兰人更好,比我也是好很多。”

老文亲热的拍拍李达康肩膀:

“好了阿康,今天就这样,本来我还担心这边打不开局面,现在却是彻底放心,我马上要回去了,你也继续准备一下,你罗列的这些问题都很好,你主要是准备一下明天的英语表诉,好了再见,走,阿水,”

说到这的时候,老文又转为粤语:

“现在又要麻烦你送我回九龙了。”

“没问题文叔。”

别看阿水同志自己没什么文化吧,不过有一点好,这人比较尊重有文化的人,当然,像谢流生李达康这样的大陆人除外。

阿水载着老文就这样离开了,因为在刚才的后半段,李达康和老文全程是在用英语交流,阿水这个半文盲根本听不懂,因此在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呵呵文叔,你觉得这个大陆仔怎么样啊?他自己倒是牛逼哄哄,不过在您面前应该也就那样吧?”

老文没有理他,在过了2分钟之后,老文才答非所问的问道:

“对了,你姐阿娟现在怎么样?她什么时候和阿流办喜酒呀?”

“你别提那个仆街。”

“嘿嘿,原来阿流在你这里都是仆街,”

老文先是冷笑,接着叹一口气:

“我说阿水,我也是从小看这你和阿娟长大,你就没有阿娟的眼光,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能有阿流这样的姐夫,那不仅是你老姐的福气,其实也是你的福气呀,我跟你说,其实在麦生身边,现在也就是阿流最有本事,也是他在帮麦生撑住局面,要不是他的话,我看麦生身边的人,迟早要被那边挖空。”

老文这也是有感而发,不过他却忘记了,他这纯属对牛弹琴,因为像郭阿水同志这样的,他根本对太古集团的一些内部派系争斗完全无感。

“呵呵那是文叔您看得起他,好了不提那个……您现在就说说这个年轻大陆仔吧,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我刚才不是说了,犀利呀,我看阿流的这个外甥,竟然比他本人还要犀利,嘿嘿……”

说到这老文再度有感而发:

“犀利呀!怎么现在跑香江来的这些大陆人,一个个都这么犀利的吗?

目 录
新书推荐: 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 都市之我是无敌杀手 最强道长:开局就是神仙 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 我重写了家族历史 我在地球当影帝 很高兴认识你,林演员 开局就较真,对面被我吓到报警!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华娱之二代崛起
返回顶部